笔趣阁 >  福妻嫁到 >   第五章 委屈

四少爷迟君谦如今在金吾卫当差,今日正当值,没法回府。

二少爷迟君凡是二房长子,在五军营当差,正巧今日他在京中,前些天迟君谦就拜托了二堂哥,今日迟意回来时帮他给妹妹带回来零食。

想起同胞兄长,迟意弯眼笑起来。吩咐忆岚摆了饭,随意吃了几口后,迫不及待的让把点心拿了上来。

味仙居传承百年,前朝时就已是京城家喻户晓的铺子了。迟意独爱他家的桂花栗粉糕,没想到迟君谦竟然记得,还让二堂哥给她买回来这么多。

喝着花茶,吃着桂花糕,迟意坐在临窗的暖炕上惬意的打发着时间。

正昏昏欲睡着,忆岚进来说迟君书过来了。

迟意让忆岚把人领进来,不等忆岚应声,那边等不及的迟君书就扬声叫着阿姐进来了。

迟意失笑,小五儿平时最是重视规矩的,今日这么冒冒失失的,显然是着急了。

“什么事儿这么急?快坐下擦擦汗。”迟意拿帕子给迟君书擦额头,被他一把握住了手腕。

“阿姐,你和娘怎么换了院子住?大哥不是有自己的院子么,怎么现在住进了明月苑?”

祖母当时留下母亲和阿姐,想必就是说这件事。他当时去前院给祖父请安,并不知晓清风堂里发生了什么,等到用晚饭时,下衙回来的二堂哥才和他说。

饭都没吃完,迟君书就跑过来问迟意了。

“没去打扰母亲吧?”迟意给迟君书倒了杯茶,让他平缓一下情绪。

迟君书绷着脸,摇了摇头,“娘怎么敢忤逆祖母,我去问她,只会惹的娘偷偷掉眼泪,所以直接来找阿姐了。”

迟意忍不住揉了揉迟君书的脑袋,成功让小少年变了脸,想躲又怕阿姐不高兴,只好皱着眉,又往迟意身边蹭了蹭。

“都是些内院的腌渍事,你不用管。母亲那里你也别提,省的母亲心烦。”

迟意让忆岚分些糕点给迟君书带回去,对于在清风堂发生的事,并不想让他掺合。

迟君书不满,他虽然年纪小,但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见迟意不想多谈,眼珠一转,就威胁上了。

“阿姐不想说就算了,我去找祖母,问她是不是府里没银子了,否则哪有让侄子霸占叔父婶母院子的道理。”

迟意扑哧一声笑出来,抬手在迟君书额头上拍了一下。

“瞎说什么实话呢,小心祖母下不来台,迁怒于你。”

“什么?还真是因为这个?不可能吧?咱们国公府穷成这样了?”

迟君书从小读书习武,又是生在勋贵家族,不通庶务很正常。更何况钟氏不缺钱,从小锦衣玉食的长大,所以根本不晓得国公府内里的状况。

原本胡说的话,却不想说的却也是实情。

迟意也不得不粗略的把实情跟他说了一遍,成功让小少年目瞪口呆。

“咱们穷成这样了?阿姐,你和娘说一说,以后的四季衣裳,不用给我做那么多了,我长的快,只一旬就穿不下了。四哥的旧衣服拿给我就行,我不挑的。以后我也不去猎场练箭,府里的校场也够用的……”

“停停停,你快别说了!”迟意打断迟君书,捂着肚子都快要笑倒了。一旁伺候着的忆岚也跟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姐笑什么?”迟君书不明所以,茫然的看着笑作一团的主仆二人。

“傻小子,府里还没穷到需要你这个小少爷节衣缩食的地步。更何况咱们三房可从来没缺过银子,你别瞎操心了。”

“那祖母也没有让阿姐搬到西院的道理,来来回回还要过月洞门,像是两家人似的。”迟君书还是不高兴,但是也说不出太多指责祖母的话,只是更心疼姐姐了。

迟意撑着下巴支在炕几上,懒散的拨弄着茶碗,涂着丹蔻的手指捏着银叉,选了一颗圆润的葡萄送进了嘴里。

“……阿姐,你怎么一点儿也不生气?”兀自郁闷的迟君书见迟意悠闲的吃葡萄,更觉得郁闷了。

“生气有什么用?气大伤身,你这小小年纪的,更不能生气了。再说,大伯母也就能占点儿这些小便宜,没什么值得生气的。”迟意开导弟弟,“父亲如今封了侯,为了不让咱们三房分出去单过,祖母以后也不会太为难咱们的。”

迟君书静下来想了想,渐渐明白过来,“还是姐姐想的对,是我急躁了。”

“你也是关心则乱,母亲那里你不用担心,父亲也在呢,他也不可能让母亲受委屈的。”

迟君书这才算是放下心来,跟着迟意吃起了点心。他晚饭没吃就跑来了,这会儿心里的事放下了,肚子也跟着饿了起来。迟意失笑,也幸好方才的饭菜还没撤,迟君书也不嫌弃,埋头吃了起来。

等哄走了弟弟,天也跟着暗了下来。

清秋忙活了一下午,这会儿也算是见了点儿成效,见迟意正在发呆,就拉着人去了寝室。

从门口一直到床边的脚踏,全都铺上了柔软舒适的绒毯,踩在上面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屏风也换上了亮堂的紫檀玉插屏,架子床暂时没办法换,但是床幔都换上了轻盈透气的料子。当作隔断的博古架上也都摆上了迟意喜欢的东西,临窗的梳妆台也都收拾出来了。

“时间太紧,很多地方都来不及换了,姑娘先将就着,其他的东西奴婢这两天就布置妥当。”

迟意已经很满意了,坐在床沿上拨弄了一下床幔上挂着的风铃,示意清秋和忆岚都坐下,“这样就可以了,不用再布置了。我看院子里的那颗桃树不错,赶明儿在树下扎个秋千,夏天也有个乘凉的地方。”

“姑娘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明天我就问问府里谁的手艺好,保证给姑娘扎一个好看的秋千!”清秋兴致勃勃,要不是因为天黑了,她恨不得现在就跑出去问了。

闲聊了一会儿,迟意就开始犯困,赶路疲惫,这会儿沾了床,迟意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忆岚赶忙伺候了洗漱,吹了灯,没一会儿屋里就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