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妻嫁到 >   第六章 糊涂

隔天一早,迟意还没有梳妆完,钟氏身边的大丫鬟黎儿就来了。

“夫人怕姑娘没休息好,特意让奴婢过来看看,要是姑娘起了,就一起去浅云居,正好三爷和四少爷也回了。”黎儿进来问了安,四下瞄了一眼。

迟意就当没看见,让清秋陪着黎儿说了会儿话,收拾妥当后一起去了浅云居。

进了浅云居的院子,迟意远远就看到了站在廊下的迟君谦。

“四哥!”迟意踮了踮脚,忍不住喊道。

迟君谦早上刚换了班回府,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所以穿的还是当值的军服,腰间挂着佩剑,少年腰杆笔直,英姿飒爽。

“阿慈,这大半年又长高了。”迟君谦上前,比了比两人的身高,欣慰的说道。

去年外祖父寿辰,迟君谦告假去了一趟江南,也是为了见一见两年未见的母亲和弟弟妹妹,当时迟意的个头还不到他胸口,这才过了半年,当初的小矮子也长高了。

“四哥这回不用担心我不长个了吧?”迟意捂嘴笑,她还记得当时迟君谦生怕她不长个,拼命给她买吃的,结果那一个月,她个头没长,肉倒是长了不少。

迟君谦忍不住揉揉迟意的脑袋,成功揉乱了迟意的头发。

“怪不得阿姐喜欢揉我的头发,都是跟四哥学的。”

最后到的迟君书正巧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吐槽。

“怎么,不乐意?阿慈想怎么揉就怎么揉,你要是敢躲,就让你见识见识长兄的拳头。”迟君谦一把搂过迟君书,在小少年面前亮了亮拳头,笑着威胁他。

迟意得意,故意揉迟君书的脸,揉还不够,最后还扯了扯他脸上的软肉。小少年不能反抗姐姐,把气撒在了迟君谦身上,挥拳对着兄长砸了过去。

迟君谦怎么可能被刚学武几年的弟弟打中,两人你来我往,干脆比划了起来。

迟意干脆坐在廊下,看的津津有味。

黎儿在兄妹三人说话的时候就进了屋子,钟氏正等着她,见她进来,连忙问道,“阿慈那里怎么样?有没有人怠慢?”

黎儿赶紧安慰她,“夫人放心吧,忆岚和清秋都是稳妥人,奴婢进了姑娘的卧房看过,已经是收拾过的了。院子里服侍的人也老实,就算是那些有异心的,姑娘也能处置了。”

从净室出来的迟励宇也跟着说,“阿慈那里你不用担心,我担心的反倒是你,昨天晚上都没有休息好吧,眼睛下面都泛青了。”

说着,还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支眉黛,比划着要给钟氏涂,“这个是做什么用的?能遮一遮眼睛么?”

钟氏抬手挡着迟励宇,脸色泛红的娇嗔,“快放回去,做什么用的你都不知道,怎么给我涂?”

“夫人怪我不会用?那你教教我,我学会了就帮你涂。”

夫妻二人打打闹闹,一屋子服侍的下人都垂着脑袋憋着笑。

三爷迟励宇在战场上可是有着杀神的名号的,但是外人可能不知道,在他们夫妻这院子里,三爷竟然也是个会哄人的温柔男人。

等这夫妻二人闹够了,外面的兄妹三人也打够了。给父母请了安,一家五口这才去了正院,给老公爷和老夫人请安。

清风堂里,老夫人盘腿坐在暖炕上,董嬷嬷把盛了牛乳的琉璃碗放在炕几上,收了托盘后悄无声息的出了室内,把东西递给门外的小丫头后,她亲自守在门口,没让其他人进去。

室内,老夫人端着碗轻轻吹了吹,牛乳凝固出一层奶皮,泛起淡淡的奶香味儿。

“三郎媳妇儿回来了,你怎么和三郎交代?”

老公爷坐在炕几另一面,整理了一下衣袖,又用手杖敲了敲地面。

老夫人闻言顿了顿,牛乳也不喝了,随手放在了炕几上,碗底和桌面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老三真的封侯了?”老夫人还是不敢相信。

老公爷冷哼一声,“用不用进宫亲自去问问皇上?”

老夫人面上一僵,顿时不乐意了,“我这不是不敢相信么?要是四丫头撒谎,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阿慈比你有分寸,倒是你,这么大岁数了,办的都是什么事儿。老大媳妇儿糊涂,你也跟着糊涂!”

老公爷平时不插手内院的事儿,左右府里地方够住,住哪儿都是住。只是他没想到,这老婆子能办出这么不要脸面的事情。他还是因为大孙子和四孙子打了一架,才知道的。

结果等他知道的时候也晚了,老婆子拍板决定了,老大媳妇儿还哭哭啼啼的说四孙子不地道,知道大孙子马上成亲,还专门往人脸上打。

他懒得理会,可也不能真叫大房这么欺负了三房。

老大袭了爵,原本去边关的就应该是老大。结果当年老大摔断了腿,根本走不了。老二在五军都督府,这领兵镇守的担子就落在了老三的身上。

这几年边关时常有摩擦,老三一直没机会回来。老公爷心疼儿子,不能说儿子在外面拼命,媳妇孩子在家里还被欺负。

舍了老脸,老公爷进宫求了皇上的恩典,把自己最后的一支亲军给了三儿子。

亲军的主人只能是镇国公,当时皇帝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老公爷叹了口气,只说一切全听皇上旨意。

有了这只亲军,迟励宇在边关如虎添翼,今年年初更是彻底剿灭了一支草原部落,让边关平静下来。

皇帝大喜,不仅升了迟励宇的官职,还封了平阳侯。

外人都在给老公爷道喜,老公爷却只能把苦咽在肚子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懂,老三懂,老大却未必懂。

现在看,这老婆子也是个懵的。

老夫人被训,脸上挂不住了,瞪了老公爷一眼,腿脚利索的下了炕,气哄哄的就出了内室,让董嬷嬷馋着去了大堂屋。

老公爷摇摇头,叹着气也跟了上去。

今儿不是大朝会,迟励宇兄弟四人都不用上朝,此时正站在抄手游廊上说着话。堂屋里,钟氏妯娌四人也都到了,迟意平辈的兄弟姐妹们也都聚在一起,等着老公爷和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