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妻嫁到 >   第二十六章 手段

“侯爷放心,府上的一切损失,罗某一概赔偿。至于这刁奴,大理寺已经调查清楚,那自然就按照章程办理,罗某绝不会袒护!”

罗尚书心里恼火,但是面上不显。

当他得知出事,再赶到大理寺时,已经是晚了一步。想要和镇国公府私下沟通,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现在能补救的,就是积极认错,争取不让迟励宇这个煞神记恨上尚书府。

“老太爷,奴才错了,求您救救奴才啊!”洪六一把鼻涕一把泪,连连冲着罗尚书磕头。

罗尚书恨铁不成钢,指着洪六痛心疾首,道,“糊涂!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幸好国公府的姑娘命大,不然你一家子偿命都不够!”

洪六哭喊声一顿,心下却已经明白。

他一个当奴才的,若没有主人的指使,他做什么跑去给人家下毒。

可这话他不能说,不说,他自己扛,他的家人在尚书府还有命可活。若是牵扯出是受罗青瑶指使,那他不仅没命,他的家人,也肯定活不过今晚!

“奴才知道错了,是奴才糊涂,做下错事,给尚书府蒙羞了。”洪六认命,跪趴在地上忏悔。

罗尚书掸了掸衣袖,大义凛然道,“周少卿,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吧。”

少卿大人连连点头,“是是,尚书大人放心,本官一定秉公处理。”

说完,又谄笑着对迟励宇说道,“侯爷,您看……这就结案了?”

“就按少卿大人说的办。”迟励宇说完,招呼了迟君谦一声,“你先回府,看看你妹妹如何了。”

迟君谦心有不满,却也不好当面顶撞父亲,行了一礼,扭头就走了。

“罗尚书也分心好好整顿一下尚书府的好,不然被这种刁奴拖累,对罗尚书声誉也有损。”迟励宇也不看罗尚书憋的满脸通红的样子,冷哼一声,也出了大理寺。

大理寺门外,已经出来的迟君谦遇到了前来寻找迟励宇的林睿。

“林大哥,你来找父亲?”迟君谦见林睿步履匆匆,以为兵部那里出了什么事。

林睿点点头,先跟迟君谦说了一嘴,“夫人叫人来寻侯爷。”

“府里出了什么事?”迟励宇紧随其后,皱眉问道。

“呃……您最好还是先回去,和大少爷有关。”林睿不好说的太明显,只催促迟励宇。

迟励宇如今在兵部并不任职,每天也只是来点个卯。军营那里也有各个将领在,他没什么要紧事,便叫上迟君谦,一起回国公府。

路上,迟君谦到底还是没忍住,问,“父亲,您也知道那洪六根本就不是主谋,为何就这么算了?”

“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迟励宇脸色不好看,他只有迟意这一个女儿,宝贝的紧。让人算计了,他这个当爹的,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凶手?

“那您为何不再施压?这件事不是芸珠郡主就是罗青瑶指使,儿子都能看出来!”

“揪出她二人又如何?”迟励宇哼一声,“一个是长公主的庶女,一个是尚书府的孙女,周成铭只是个大理寺少卿,这两府,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明面上给周成铭一个台阶,他也只会念着咱们府的好。

至于那两个小丫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定不会让她们好过就是了。”

迟君谦恍然大悟,他还是太嫩了。

只想着要揪出凶手给妹妹做主,却没想着还能使用这种暗地里的手段。

“父亲说的是,即使周大人揪出真凶,也不能拿她们怎么样。”

“这件事我让林睿去办,你跟着他。以后我不在家,你母亲和弟妹们,都需要你保护。做事要学会变通,只一味用身份压人,只会矮人一筹。”

迟君谦被说红了脸,恭恭敬敬的点头称是。

他有时候是会冲动,母亲和弟妹去外祖家后,留在府里的只剩下他自己。

当祖母要把三房的院子给大哥住时,他不能说服祖母改变主意,最后只会拿大哥撒气,婚前把大哥揍成了猪头。

事后得罪了大伯父一家不说,就连一直喜欢他的祖父都说他冲动了。

等母亲回府,大伯母故技重施。结果这次被妹妹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不仅在祖母那里卖了好,还让祖母对大伯母也不满起来。

要说这方面,他都不如迟意这个妹妹。

他真应该好好向妹妹学习。

这次就是他学习的机会,他一定认真对待,让芸珠郡主和罗青瑶好好体会体会。

另一边的广轩楼里,还等着信儿的芸珠郡主不自觉打了个喷嚏。

“郡主,您不要紧吧?”钟凌儿小声关心道。

芸珠郡主皱着眉摆摆手,“青瑶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她都安排好了么?怎么会让人发现的?”

方才大理寺的人来请走了罗青瑶,虽然没说到底因为什么,但是在座的几人心里都清楚,定然是下手的人被抓住了。

罗青瑶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跟她保证,一定会给迟意一个教训,又不会让人发现马脚。

现在倒好,人赃俱获不说,就连她自己都被拖累了!

一旁出去打听消息的婢女给芸珠郡主递了条帕子,“郡主放心,我听围观的群众说,只捉住了那车夫,并没有供出是何人指使的。”

“那就好。”芸珠郡主点点头,用帕子擦了擦鼻子。

钟凌儿却没有芸珠郡主这么乐观。

国公府和大理寺的人又不傻,家生子预谋谋害别人家姑娘,若说没有主子指使,她都不相信。人家没说出来,是给尚书府留些脸面,并不是不知道。

结果芸珠郡主一副放了心的表情,这是真相信没人发现么?

钟凌儿心下决定,以后还是少和芸珠郡主罗青瑶这二人来往的好。

一个喜欢仗势欺人,一个没什么脑子。以后得罪了人,被人整了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她不像芸珠郡主如此好命,也没有罗青瑶那么疼爱她的家人。她想要过得好,只能自己筹谋策划。

首先,远离这二人,就是她要做的第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