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妻嫁到 >   第三十六章 道歉

“夫人!”李氏的丫鬟吓了一跳,抽出帕子手忙脚乱的给李氏擦拭。

站在迟意身旁的花姑姑早有准备,用茶托把喷向迟意这边的茶水挡了个严严实实。

“大堂嫂这是怎么了?”迟意面露诧异,一脸关切的问道,“您没事吧?用不用请大夫来看看?呛到就不好了。”

李氏连连摆手,实在忍不住了,转过身咳的脸都红了。

“清秋!”迟意高声喊道。

“姑娘叫奴婢?”还在屋里的清秋赶紧跑过来。

“你跑一趟,给大堂嫂请大夫来,总是这么咳,也不是回事儿,还是让大夫看看稳妥些。”迟意意有所指道。

清秋挺着小身板儿,高声应了一声,“姑娘您放心吧,奴婢这就去请大夫,保证不耽误世子夫人的病情!”

说完,撒丫子就往院外跑去。

李氏这下子着急了,顾不上咳嗽,站起身示意自己的丫鬟赶紧拉住清秋。

小丫鬟还懵着,眼看清秋就要跑没影儿了,李氏手忙脚乱的推着人,“快去拦着!用不着去请大夫!”

清秋本就不是真要去,见李氏的人追了上来,她故意放慢了速度,让小丫鬟拦了下来。

“大堂嫂真没事儿?”迟意坐直身子,关切的看着李氏,“您若哪里不舒服,可别忍着不说。要真在我这儿出了什么事,妹妹我可真担待不起。”

李氏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又听迟意这么说,脸颊更红了几分。

她局促的抓了抓自己的手指,欲言又止。

她是替迟君舟来给迟意道歉的。

昨天他们大房一家被老夫人一顿训斥,不仅迟君舟挨了打,大夫人更是丢了管家权。

她原本觉得事情和她没关系,干脆就装起了鹌鹑。可后来她算是看出来了,不管这件事她有没有参与,都躲不过老夫人和国公爷的训斥。更因为出事时她没有及时阻止迟君舟的所作所为,国公爷已经对她不满了。

昨日回了大房,挨了打掉了一颗牙的迟君舟死活都不愿意来给迟意道歉。

想了一晚上,李氏决定,迟君舟不来,她得来。

原本就是迟君舟的错,旭哥儿根本就没生病,迟君舟中途拦走大夫,就是想给三房添堵的。

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也跟着倒了霉。

李氏跟迟意没有接触过,只是在迟凝的嘴里听说过这个三房的嫡女。

从小娇生惯养,性格强硬,目无尊长,和谁都能顶上几句。

李氏原本没把迟意当回事儿,十几岁的小姑娘罢了,她好声好气的哄上几句,不信她还能记仇。

结果就真打了脸,迟意不仅记仇,还知道讽刺她。

昨日二房和三房的姑娘出了事,三房的哥哥去给两个妹妹出了头。二房的哥哥嫂嫂就送来了精致的零食给二人压惊。

他们大房呢?不仅没来关心关心,反而在落井下石。

空手而来的李氏面上更无光了。

“大堂嫂想什么呢?”迟意见李氏面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心里嗤笑。

“四妹妹,真是对不住!昨日都是嫂嫂的错。旭哥儿身体不舒服,我实在焦心,这才催促你大哥去请大夫的。没想到你大哥把给你诊治的大夫先领去我们那儿,耽误了你的伤势。”

李氏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来了,她就不能无功而返,就算迟意还是不原谅她,那她也要把态度做足,不能落人口舌。

“听说昨日在清风堂,大堂哥被大伯父打了一巴掌。”迟意扫了一眼李氏,端起自己的茶杯抿了一口茶。

李氏面上一顿,暗道不好,看迟意的意思,是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大房了。

“大堂嫂既然来了,想来是已经想好了。”迟意顿了顿,接着说道,“但大堂嫂没有诚意,那我也无话可说。”

国公府就这么点儿大的地方,又人多嘴杂,更何况昨日老夫人在气头上,也没想着遮掩一二。就一晚的工夫,该知道内情的人就都知道了。

李氏既然还拿自己的孩子当借口,那就是掩耳盗铃,把大家都当傻子了。

被迟意如此直白的说出来,李氏无地自容,她也没想到迟意会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完全就是一副可以随时撕破脸的样子。

“四妹妹……”李氏还想说什么,前院儿的小丫鬟就送了帖子进来。

“四姑娘,长平侯府和户部侍郎府递了帖子进来。”

花姑姑接过帖子,递给迟意。

迟意拿着帖子,仰着头对李氏说道,“大堂嫂若是还没想好,就先回去吧。等下我还要招待侯府和侍郎府的姑娘,就无法招待大堂嫂了。”

迟意客气的送客,李氏也暂时松了一口气。

虽然丢面子,但是李氏确实拿不准要怎么和迟意说。她心里没底儿,打算回去跟孙氏商量商量。

忆岚亲自把李氏送到揽月阁的门口,还送上了一些点心水果。

“不知道世子夫人喜欢什么口味的,奴婢就都装了一些,您回去尝尝。”忆岚把手上的食盒递给李氏的丫鬟,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李氏不想收,结果丫鬟已经接了过来,还笑呵呵的跟忆岚道谢。

李氏一口气憋在心里,甩着帕子赶紧走了。

回到明月苑,不等李氏坐下喘口气,躲在书房不肯出门的迟君舟就推门走了进来。

他掉了颗牙,一侧的脸颊还红肿着,为了遮丑,他大白天在屋里子也在头上戴了顶围帽。

“怎么样?三房那儿怎么说的?”迟君舟坐在李氏对面,迫不及待的问道。

李氏本就心里有气,迟君舟还从来不知道顾及她的感受。听他这么问,李氏的脾气也上来了。

“这么上心,你怎么不自己去?伏低做小的事让我出头,早知如此,你又何必去招惹是非!”

迟君舟在老夫人面前唯唯诺诺,但不代表他是个没脾气的人。相反,国公府这一辈的男丁里,就数他脾气最暴躁。

听李氏如此抱怨,迟君舟无处发泄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啊!你干什么!”李氏懵了,他不敢相信,迟君舟竟然动手打了她!

迟君舟一巴掌扇在李氏的脸上,见她的脸上渐渐浮现的巴掌印,他憋了一晚的怒火仿佛找到了发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