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向照脸上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

谁知道下一秒,主任的枪口便对准了他道:“笑什么笑?还有你,身上穿得这是什么玩意儿?你哪个班的?明天也把你家长叫过来。”说完,这才背着手气匆匆地走了。

向照可不是附中的学生,自然不怕对方。

一想到某人明天要被叫家长,忽然觉得神清气爽,什么仇都报了!大摇大摆地从徐瑾言身边走过。

叫家长这事徐瑾言已经有经验了,丝毫不慌,直接拐去小卖部买了一堆零食,丢在了江沅的面前。

江沅正坐在花坛边上,百无聊赖地等着某失踪人士,忽然一袋零食从天而降。

江沅抬起头,看了一眼某人,又看了一眼那袋零食,缓缓开口道:“你这算是让我等这么长时间的赔罪?”

“不是!”徐瑾言摸了摸鼻子,这么忘了还有这茬了?

江沅:“那就是有事求我了?”以对方的尿性,以及她这么多年对对方的了解,绝不会无缘无故地请她吃东西。

徐瑾言:“准确的说是求我哥。”

江沅:“哦,那你自己去找他吧!”

一袋零食就想求她办事,怕不是痴心妄想!

徐瑾言:“别啊,你是我大嫂,求我哥跟求你还不是一样吗?”

好吧,这一声大嫂直接戳中了江沅的软穴。

江沅慢吞吞地开口道:“倒也不是不可以……”

徐瑾言一瞬间福至心灵,果断道:“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亲大嫂,这辈子我就认你一个大嫂,我哥以后要是不娶你,我就和他断绝关系。”

江沅满意了,站起身道:“行,你的忙我帮了。说吧,什么事?”

徐瑾言:“能不能让我哥明天去一趟主任办公室?”

江沅的视线落在他青紫的嘴角,扬了扬眉:“打架被叫家长了?”这家伙出息了啊,去买杯奶茶的功夫就跟人干了一架,居然还惊动了老师。

“行吧,我会跟阿衍哥哥说的,不过,他自己就是附中的学生,你确定他过去能有用?”

徐瑾言道:“他不是咱们学校的学神吗?我听说附中的老师都很喜欢他,而且我哥他是附中的希望,学校还指着他今年能替附中拿个高考状元回来,他去见老师,老师肯定会给他这个面子的。”

这小子知道的还挺清楚。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既然受了对方这一声大嫂,江沅自然得帮他把事儿给办了。

徐嘉衍晚上有自习,下课回到家已经将近十点。

小姑娘熬得哈欠连连,才总算等到对方,听见隔壁有动静传来,小姑娘一个咕噜从凳子上爬起来,朝着隔壁跑去。

见徐嘉衍的房门虚掩着,江沅直接推门进去。

“阿衍——”哥哥!

徐嘉衍正在换衣服,上衣刚撩起一半,露出劲瘦的腰身。小姑娘刚喊到一半,冷不丁地看到眼前的一幕,小嘴微张着,后面的话被吓得尽数咽了回去。

徐嘉衍:“闭眼!”

“哦!”小姑娘这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小手捂住脸。

唔,好害羞,她刚才好像看见阿衍哥哥的腹肌了。

是腹肌吧?

小姑娘偷偷把手指头张开,从指缝的缝隙里偷看。

却是对上一张清冷无波的眸子。

徐嘉衍:“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