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照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看着那小子脸上欠揍的笑容,莫名有些心塞。

昨天打架输给了他,没想到今天被人打又碰上了他。

这小子怕不是专门来给他添堵的。

“用不着。”向照看见他就心塞,说完直接扭头就走。

“等等,你说的下午有事,不会就是指这个吧?”徐瑾言抬起下巴朝着巷子里示意了一下。

“不关你的事,不想惹麻烦就赶紧走。”自己的兄弟正在里面被人欺负,向照哪有空搭理他。匆匆丢下一句话后,便再次冲进了巷子里。

徐瑾言看了江沅一眼道:“你就在站在这里等我,别进来。”

想了想又道:“还是别了,你先回去吧!”这里也不安全,万一那些人打着打着跑巷子外面来怎么办?

江沅闻言眉头立马竖了起来,瞪着他,凶巴巴地问道:“徐小言,你是不是也想去打群架?”刚刚说只是看一眼的呢?

小姑娘哼了一声,“人家昨天才带人堵你,脸上的伤都还没好,你今天就去帮人打架,怎么,还打架打出情谊来了?”

徐瑾言瞪她道:“别胡说,我就是想着这人还欠着我六天的奶茶,万一被人打得下不来床,未来六天的奶茶谁给我送?”

合着今天的奶茶是这么来的。

江沅抽了抽嘴角,这小子还挺会给自己省事的。打一架就把她的奶茶问题解决了。

“那也不行,大不了后面的奶茶我不喝了。”总不能为了几杯奶茶,就让他去跟人打架。

更何况,连向照都不是那些人的对手,没看见被人给踹出来了?多这家伙一个能干什么?给人送人头吗?

徐瑾言不想走,“好歹喝了人家一杯奶茶,要是就这么走了,那小子岂不是会以为小爷我怕事?好歹进去看一眼情况再说。”

江沅蹙了蹙眉,“一定要进去?”

“行吧!”好歹那奶茶也是给她的,江沅道,“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徐瑾言一口拒绝道。

林小晚要是知道他带着这丫头打架,非得举着棍子追着他绕小区三圈不可。

他好歹这么大人了,要脸。

江沅晃了晃手里的手机道:“反对无效,你要是不同意,那我现在就给晚姨打电话让她来逮你回去,况且,我要进去你觉得你能拦得住?”

徐瑾言拿那丫头没办法,垮着一张脸道:“姑奶奶算我求你了,你就安安分分在外面待着行不行?”

江沅:“不行,要么我和你一起进去,要么你现在就和我回家。”

徐瑾言见说服不了那丫头,再拖下下,里面怕是都要打完了,只得妥协道:“行吧,那你待会记得躲我后面一点。”

打架的两方其中一方正是向照还有他那群五颜六色的兄弟。另一方看着也是学生,不过是附近技校的学生。

他这边只有七八个人,可对方的人数却足足是他们的两倍。

两人走过去时,双方正打的不可开交。

但向照这边明显处于弱势,毕竟人数上吃了亏。

哪怕向照再厉害,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此刻正被四五个人围在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