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放完狠话,气呼呼地走人。

拉开房门,就看见徐瑾言正倚在隔壁的房间门口,笑得跟只大尾巴狼似得,看到她出来非但没有偷听被抓包的尴尬,反倒大大方方朝着她比了个大拇指。

这丫头果然是个狠人。

居然对着他哥说表白就表白,事先连一点准备工作都不做,表白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对着他哥放狠话。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江沅:……

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江沅的小脸瞬间一阵红一阵绿。第一次表白失败也就算了,居然还被这家伙撞了个正着。

以后没脸见人了啦!

这家伙肯定不会放弃嘲笑她的机会的。

狠狠瞪了对方一眼,不等徐瑾言开口,便飞快钻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徐嘉衍盯着手里的书看了半晌,眼前却满是小姑娘娇嗔喜怒的小脸,看了半天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早上醒来,发现那丫头居然破天荒的早起坐在餐厅里,看到他下楼立马起身,一阵风似的跑上楼。

林晚看了一眼大儿子,又看了看小姑娘跑走的身影,狐疑地问道:“你俩怎么了?”凭她多年的经验,这两个孩子之间一定有问题。若是以前沅沅肯定第一时间就跟臭小子打招呼了。

可今天居然一句话也没说,而且还一看到臭小子就跑了。

有情况!

徐嘉衍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看了一眼江沅离开的方向,随后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在餐桌前坐下道:“没事!”

“吵架了?”不应该啊!这小子不是一直挺护着沅沅丫头的?

见臭小子不说话,林晚一副看好戏的语气道:“一定是你整天摆着一张脸,所以沅沅才不爱搭理你。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暖男,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开始的时候可能是会被你这张脸吸引,可是久了觉得捂不热,也就不想要了。”

徐嘉衍:……

他妈在影射什么?

都一个屋檐下住着,沅沅喜欢这小子不是秘密,这小子平时对谁都冷冷淡淡,唯独对着沅沅的时候会有几分情绪,分明也是喜欢的。

只不过这小子从小就端着,只怕喜欢也不会轻易说出口。

真想看看臭小子吃瘪是什么样子。

林晚看热闹不嫌事大,笑眯眯地说道:“我们沅沅这么可爱,听说每天都有男孩子给她写情书,也不知道她以后会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是时候给臭小子加点压力了!

徐嘉衍握着筷子的手忍不住收紧了几分。瞥了她一眼道:“你不担心她早恋?”

林晚道:“没有早恋过的青春是不完整的,妈妈是过来人,妈妈相信沅沅,就算早恋也会守住分寸,不会影响学习的。”

徐嘉衍:“你倒是相信她!”

“当然,毕竟我们沅沅这么好,有人喜欢也不奇怪。”臭小子,等你媳妇丢了,看你着不着急?

徐嘉衍的眉头果然蹙紧了几分,不过没给林晚太多看好戏的机会,很快便又恢复了正常:“我去学校了!”

“儿砸,你不吃早饭了?”哈,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