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骂我!”

姚梦琪心里莫名一慌,她虽然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但也知道不能让对方说出来,否则,她在这个班上怕是也待不下去了。

当下便从自己的位子走了下来,举起手便朝着于橙橙脸上挥了过去。于橙橙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一言不合就敢对她动手,一时间竟然忘了闪躲。

眼看着对方的巴掌就要落到自己脸上,幸好江沅眼疾手快地拉了她一把,另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你放开我!”姚梦琪转过身去狠狠瞪了江沅一眼。

她最恨的就是江沅了,刚刚在奶茶店的时候,她要是当什么都没看见,也就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

所以最让人讨厌的就是她了。

江沅声音温软,却透着几分凌厉:“你做的那些事情若是真要闹,也不是完全闹不出结果。我们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钱包是你偷得,可你也同样没有证据证明是你捡的。更何况,你拿着别人的钱包去买东西是事实。真闹起来你觉得有几个人会相信你无辜?你若是还想在学校待下去就该适可而止。”她只是不想计较,而不是没办法计较。

于橙橙也回过神来,想到自己差点被打,忍不住跳了起来指着姚梦琪骂道:“姚梦琪,你还要不要脸了?偷了沅沅的钱包,非但没有丝毫的悔过之心,还好意思说什么是你捡的。理直气壮地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被发现了还好意思跑到老师面前哭诉,搞得你好像还委屈了。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奇葩,简直厚颜无耻到了极点。”

周围的人听到江沅和于橙橙的话瞬间哗然了,纷纷对着姚梦琪的方向指指点点。

姚梦琪梗着脖子道:“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偷的?没证据你们就是污蔑。况且,连班主任都相信我没偷,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她也是从办公室出来的路上才想到,更衣室里没有监控,她们根本就没办法证明她偷了东西。

所以她有恃无恐!

只要一口咬定是捡的,谁也拿她没办法。最多也就是捡到东西不上交而已。可是校规也没规定,捡到东西一定要交给老师。

她们就算怀疑自己,可也只是怀疑。谁也拿她没有办法。她唯一做错的就是不该因为心虚说钱包是在教室捡的,她应该直接说是在更衣室捡的。

江沅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你是什么样的人相信大家都看的很清楚,我们用不着证据证明,只要大家相信是你偷的就行。如果全班去找班主任抗议,要求你换班的话,你觉得班主任是向着你还是向着大家?”

“你不会真的觉得,班主任是相信你,所以才不查监控吧?他只是怕查了监控,你就真的没办法继续在班里待下去了。班主任是不忍心看着你被同学排挤,可别人也不是傻子。更何况,你已经换过一次班了,你觉得,再换一次,还会有班级愿意接受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