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过就是偷亲了阿衍哥哥一下,这就上升到强吻了?

他到底搞不搞得清楚,偷吻跟强吻的区别?

算了,一个连初吻都还没送出去的单身狗,分不清楚也是正常的。

画个小圈圈诅咒这家伙下次被女生偷袭加强吻,好好教教他这两个字的区别。

江沅黑着小脸,说服自己不跟直男单身狗一般计较,凉凉瞥了他一眼道:“你要是不怕阿衍哥哥收拾你,你就去告诉晚姨吧!”这家伙怕不是忘了,她可是有靠山的。

到时候别再指望她会救他就行。

果然,徐瑾言的嘴角抽了抽,脸上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怂了。

他忍气吞声一脸憋屈道:“看在咱俩一起长大的份上,能不能不要互相伤害?大不了下次双排我不抢你兵线。野区归你,人头归你,buff也归你。”这样够有诚意了吧?

江沅:“我会怕你抢?”那也要抢得赢才行。

徐瑾言:……

“那你说吧,怎么办?”

江沅:“今年的压岁钱分我一半,顺便你答应小胖的皮肤我也要一份。”

徐瑾言跳脚道:“你趁火打劫啊?再说,你又不缺钱花。”整个家里就属她零花钱最多。

江沅:“现在缺了!”毕竟刚刚借出去一大笔。

“……”

徐瑾言黑着脸,咬牙切齿地瞪着她道:“知道了!”下次要是再管不住自己的嘴,跟她分享秘密,他就是狗!

从医院回去后,两人便正式开始了愉快的假期生活。

一下午,江小沅都窝在厨房里跟着张妈一起捣鼓。

这几天考试,张妈每天都变着法子给她们做好吃的,以确保她们的营养。

徐瑾言找不到人双排,好不容易等到江沅从厨房出来,立马叫住她道:“江小沅,你干嘛呢?”

江沅:“没看到我正跟张妈学习厨艺呢?”

徐瑾言一脸狐疑地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对下厨感兴趣了?”况且,这丫头做的东西能吃吗?

江沅:“不是说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嘛。我决定好好学习厨艺,然后假期里每天做好吃的给阿衍哥哥吃,这样就不怕阿衍哥哥会变心了。”

徐瑾言闻言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有些鄙视地看着她道:“你是不是傻?你看哪个男生出轨是因为小三做饭好吃的?”难怪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看来女学霸也一样。

江沅:……

莫名觉得好有道理,她竟无法反驳。

“况且,你觉得你做饭能有我哥好吃?”徐瑾言还嫌不够似得,紧跟着又来了一句。

好吧!江沅觉得自己被说服了。

刚刚燃起的不到半天的热情,被对方三言两语给浇灭了。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况且厨房多危险啊?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切到手,还有可能会被油给溅到,有那个时间还不如来陪我双排。”徐瑾言继续鼓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

所以,这个才是这家伙最终的目的吧?

江沅瞥了他一眼,拒绝道:“不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