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位于森林之中,四周皆是白雪,仿佛一个雪中城堡。

办理完入住手续,时间还早,三人直接搭乘酒店的缆车上了Tomamu山顶。

可惜现在是冬天,看不到传说中的云海。因着下午的关系,甚至连云雾都散开了,不过俯瞰度假村,景色依旧很美。

特别是山顶大片大片的雾松,仿若仙境。

徐瑾言环顾四周道:“不是说来看粉雪?雪呢?”他可是听说了,粉雪是北海道的特色,在别的地方都看不到。

江沅指着他脚下道:“这些不就是?”

“这不就是白色的雪吗?哪里粉了?”徐小少爷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明明就是白色的雪,为什么要叫它粉雪?

江沅白了他一眼道:“都说让你多读书了,粉雪是指雪中几乎不含水分,更加固态化,比普通的雪更加柔软,就像棉花糖一样。而不是指它的颜色是粉色的。”

徐瑾言:……

这谁能知道?就不能叫它软雪或者棉花雪?没事叫什么粉雪,不管谁来,也会认为是粉色的雪吧?

江沅不想留下来看他丢人,指着展望台上的咖啡厅道:“走了,别秀你的智商了,我请你们喝咖啡。这里可是号称离天国最近的咖啡厅。”

徐瑾言:“离天国最近的咖啡厅,喝了会上天国的那种吗?”

江沅:“闭嘴吧你!”不想再听到他说话。随即又扭过头去看徐瑾言。“阿衍哥哥,下次我们出来玩能不能不带他?”

徐瑾言:“那估计只能是你们的蜜月之旅了。”到时候他保证不跟着。

江沅:……

江沅一张脸忍不住涨得通红,虽然她还蛮期待的,但是被对方当着阿衍哥哥的面说出来,就脸好热。

徐嘉衍看着两人一路吵吵闹闹,头疼又无奈,有一种领着两个幼稚园小朋友的感觉。

从山顶下来,三人回到酒店休息。

因着酒店紧张的关系,林晚定的是两间套房,本来打算她和沅沅一间,让他们父子三个一间。因着林晚和徐安年没过来,江沅只能自己单独一个房间,他们兄弟俩一间。

“砰砰砰——”

一大早,江沅还在睡梦中,直接被剧烈的拍门声吵醒。

她阴沉着小脸打开房门,看着门外的徐瑾言道:“你最好有足够的理由,否则,我不介意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徐瑾言无视那丫头的起床气,直接催促道:“别睡了,我们去滑雪了。”

“你先出去。”江沅深吸了一口气,再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之前,把门关上了。

徐瑾言倒是没敢再敲门,那丫头的起床气可不是盖的,没睡好被人吵醒,脾气大得很[笔趣阁 biquga.vip],刚才没直接给他一拳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在酒店吃完早餐,三人乘车去了附近的滑雪场。

司机还是之前林晚安排的那个。

这里的雪质特别好,雪道多样,难易比例协调,更有未经完全开发的高水平限滑区,雪道粗犷而充满冒险,不愧为滑雪胜地。

一进雪场,徐瑾言便成了脱缰的野马,江沅则是全程跟在徐嘉衍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