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房间出来,刚好碰到徐瑾言。

后者看着两人,脱口而出道:“江小沅,你又爬我哥的床了?”因着江沅不满圆滚滚这个名字,变着法子在林晚面前告了几次状之后,总算让对方改了口。

当然,这个过程对方没少被收拾。

小姑娘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鼓着腮帮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关你屁事!”

“某人恼羞成怒了,略略略~~~”徐瑾言朝着她做鬼脸。

“你……”小姑娘气红了脸,瞪着他道:“我要告诉晚姨,说你在学校里骗人家小姑娘。”

“我什么时候骗她们了?明明就是她们自己跑上来说要跟我做朋友的。再说了,那也比你整天缠着我哥强!”徐小少爷哼哼道。

“我才没有!”小姑娘下意识地反驳。

“怎么没有?”徐小少爷哼了一声道:“是谁一下课就往我哥的班上跑?是谁放学了还要缠着我哥辅导她做作业?又是谁晚上跑我哥房间抢我哥的床?牛皮糖都没你粘人。”

是她是她,还是她!

小姑娘一时间找不出话来反驳,连脖子都涨红了,白嫩的脸颊更是红的要滴血,“你分明就是嫉妒我跟阿衍哥哥关系好。”

徐小少爷一副欠揍的语气道:“是啊是啊,我好嫉妒哦!”

“懒得理你!”小姑娘跺了跺脚,气呼呼地跑开了。

徐小少爷难得占一次上风,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旁边,徐嘉衍冷眼瞥了自家弟弟一眼。

徐小少爷莫名就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抬起头,便对上自家大哥冷漠的眼神。

虽然平时大哥也都是这副表情,怎么今天感觉格外的冷?他忍不住激灵了一下,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

刚想要开口,就见对方已经收回视线,朝着楼梯口走去。

徐小少爷忙不迭地跟上,跟在对方身后碎碎念道:“哥,你可不能再惯着她了,这丫头都快要爬到咱们兄弟俩头上作威作福了。”

为了捍卫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徐小少爷觉得有必要策反他哥。

虽然机会渺茫,可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可能?

万一呢?

“闭上你的嘴。”刚说完就见小姑娘去而复返,脸上带着羞恼的红晕,手里拿着半块昨晚吃剩下的点心,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

“唔……”徐瑾言嘴巴冷不丁地被堵住,下意识地想要吐掉,却意外地发现味道居然还不错,忍不住咽了下去,意犹未尽地看着江沅道:“这是什么?还挺好吃的,还有吗?”

“没了,这是最后半块,我准备留着喂大黄的。”小姑娘板着小脸道。

大黄是学校附近的流浪狗。

徐小少爷一脸失望,对江沅暗骂他是大黄的事丝毫不在意。

只是遗憾这么好吃的点心他居然没吃到。

“好吃吧?这可是阿衍哥哥昨天特意给我买的。”小姑娘带着炫耀道。

徐瑾言抬起头,一眼幽怨地看着自家大哥:“哥,我是咱们家充话费送的吧?”他们是不是分不清到底谁才是亲生的?

徐嘉衍:“不一定,也有可能是路边捡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