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安年和林晚出差了,家里只有保姆在。

徐小少爷坐在客厅里,怀里抱着半个西瓜在吃。江沅一进门就朝他比了个耶的手势。

徐小少爷松了一口气,难得地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

这丫头还算有点用处。

只不过怎么感觉他哥一进门看他的眼神就不对劲?

臭丫头不会偷偷说他的坏话了吧?

徐瑾言随即将江沅拉到一边,悄悄问道:“你都跟我哥说什么了?”为什么他觉得他哥看他的眼神带着赤果果的嫌弃?

江沅:“就告诉了阿衍哥哥你的分数啊!不过你放心,阿衍哥哥已经答应帮你签字了,就是,他可能觉得,你的智商有点配不上这个家。”

徐瑾言竟无言以对。

臭丫头这么一说,她好像确实比自己更像这个家的人。

瞬间觉得怀里的西瓜都不甜了。

心里承认是一回事,但气势不能丢。徐小少爷梗着脖子道:“你懂什么,我这叫大器晚成,等着吧,小爷早晚有一天会亮瞎你们的眼。”

江沅一本正经地点头:“对,你不是笨,你只是聪明的不明显而已。加油,我相信你。”

徐瑾言:……

他怎么觉得臭丫头是在嘲讽他?

“你等着,小爷早晚有一天会超过你的。”徐瑾言气急败坏道。

江沅:“嗯,我看好你哦!”

徐瑾言:……

好气!

气死小爷了!

好想把臭丫头抓起来暴打一顿。

“你们在干什么?”身后,徐嘉衍朝着两人走过来。

徐瑾言瞬间一个激灵。

算了,他不敢!

臭丫头可是有后台的。

江沅转过身,朝着徐嘉衍露出一抹乖乖巧巧的笑容道:“阿衍哥哥,我在和言言聊天呢。”

看起来就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

徐瑾言撇了撇唇,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要不是看到过臭丫头打人的架势,差点就也被她给骗过了。

“嗯,过来洗手,一会吃饭了。”徐嘉衍道。随即又看了一眼徐瑾言怀里的西瓜,微微皱了皱眉,“吃那么多,你还吃的下吗?”

徐瑾言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道:“不用等林小晚她们吗?”

徐嘉衍:“不用,她们出差了,晚上不回来。”

“出差?”徐瑾言瞪大眼睛。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都没人告诉他?

就是说林小晚根本就不会看到他的试卷,所以他在紧张什么?

“我吃的下!”徐瑾言瞬间觉得胃口大开,比平时还多吃了一碗饭。

愣是把肚皮撑得大大的,围着家里走了三圈才勉强在沙发上坐下。

结果,才刚一坐下就接到了林晚打回来的电话,“徐瑾言你出息了啊?居然就给老娘考这么点分。”

隔着电话线都能感受到电话那头林晚的怒气值。

“你怎么知道的?”徐小少爷惊呆了。

难不成是江小沅告的状?

“你说呢?你们班主任都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林晚气不打一处来。都是同一个肚皮里出来的,怎么老二和老大就差那么多呢。

大的从来没让她操过心,小的倒好,三天两头给她挂红灯笼。

要不是实实在在疼了那么一遭,她都要怀疑臭小子不是她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