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宗翰这边动静很快吸引了不少与会者注意。

众人围聚过来,口耳相传,不过都没能搞清楚出了什么事儿。

面对唐宗翰的反问,黑衣保全干脆道:“我们接到举报,有人怀疑你是通过不正当手段混进会场的。请你配合,出示门票。”

此言一出,围观看客们立马交头接耳起来。

他们都是有身份人,越是有身份人对自己性命安危,**安全越在意。

时下突闻会场可能混进陌生人……他们自然感到不安与愤怒。

再看唐宗翰衣着样貌,行为举止,尤其是那双沾满油渍双手……与会者对唐宗翰身份同样产生质疑。

“我在安检处已经出示过了,你们现在又要我出示,就凭一个举报?能告诉我是谁举报的吗?”唐宗翰并未因为周遭质疑慌乱,他平静问道。

“是我!”几乎是在唐宗翰问话落罢同时,人群后方一记洪亮声音传来。

众人随即望过,一个年轻人端着红酒从容走过。

来人不是旁人,唐宗翰认识……王炜。

上次的福寿阁事件……王炜在薛紫琪面前丢了脸面。

长这么大,他从未如那夜受挫。

被邱天逸的人**他认了,毕竟对方是绥海区老大。

可唐宗翰竟然也打他脸,这叫王炜没法接受。

事后,王炜一直憋屈没处发泄,适才见到唐宗翰在场,没犹豫,第一时间找到安保,与对方说明了情况。

王炜确定,以唐宗翰身份绝对没能力购买一百万门票入场。

至于那夜他所开的限量款迈凯伦P1……也透过卜郁证实是唐宗翰为了装逼从租车行租赁的,并非他本人所有。

王炜的登场不出意外吸引了场上众人目光。

唐宗翰也立时明白为什么安保会来找他麻烦。

“唐宗翰,你可真有本事呐,这种场合你都能混进来。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别人不了解你的情况,可我了解。我呢,也不想事情做的太绝。识相的,自己从这里离开。不然的话……”

“你是谁?我跟你认识吗?”唐宗翰取过桌上湿巾将手上油渍擦拭干净,继而淡漠道:“这年头什么阿猫阿狗都跑来跟我攀关系,真是笑话。”

王炜闻言,眉角微微抽动。

不过他随即冷笑:“都到这时候还在那儿装大尾巴狼,唐宗翰呐唐宗翰,你想做上层社会人可以理解。但做白日梦前拜托先摸摸自己口袋,你拿的出一百万吗?你以为靠不正当手段混进这里……就真和我们是一类人了?看清现实吧,听我一句劝,你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占了这么些便宜,也值了够本了。毕竟这些高档食材,你这辈子都未必有机会吃到。所以……见好就收,赶紧离开,再没有给事情搞的更糟前离开。不然等我揭你老底,恐怕你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吃不了不兜着走难道给扔了?这些食材摆在这儿不是看的,是吃的。再者说节约为荣,浪费可耻是咱夏都传统美德。”

“不要跟我扯那些没用的!!你要是买票入场,自然是有资格享用,你怎么吃都没人管你。但问题你有票吗?”王炜讥讽道。

黑衣保全也是跟进要求:“先生,请你出示门票。”

唐宗翰没有动作。

王炜心理更得意了。

心道是:唐宗翰你不是喜欢装吗?

之前福寿阁叫你装成功了,这次……我看你还怎么装!!

“先生,请你出示门票!!”黑衣保全着重音调,如果说之前他们还只是怀疑唐宗翰身份。

那么现在,唐宗翰的无动于衷已经可以断定他是混进场内的。

“我没有门票。”随口回了句,唐宗翰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反倒是王炜听了这席话尤为激动:“哈哈哈,唐宗翰你总算是承认了啊!”

如同得胜的大公鸡,王炜高昂着脑袋,发出扎耳笑声。

唐宗翰则是静静看着笑如大傻样的王炜。

“各位,这个唐宗翰,他其实是腾创医院一名临时工。月薪不过几千块,根本不可能买得起入场门票。本来我不想点明的,可是这家伙平日里就虚荣心作祟。没想到这次竟然用非法手段混进了会场。这要是不给他制止,放纵下去还不知道日后会做出怎样事情!”

言罢,王炜移目落在唐宗翰身上,紧接道:“唐宗翰,穷不可怕!装才可怕!你想成功,应该靠自身努力,而非旁门左道!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本事。这个圈子不是你能来的。”

王炜一番“语重心长”后,场上看客们也是先后开口。

“还真是混进来的啊,会场安保太差劲了吧,我们的安全,**怎么保障啊。”

“赶紧给他带走呀,真是的,会场竟然进来这种盲流。”

“报警报警,这种人必须严肃处理!”

“**丝就好好在你**丝圈子待着,跑这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

各种难听数落抨击话此起彼伏。

王炜环臂在胸很是享受这个场面。

他阴恻恻望着唐傲松,心理乐开了花。

之前福寿阁憋屈这么些天的郁气终于是得以宣泄。

“先生,你自己走还是我们带你走?”黑衣保全冷言问道。

唐宗翰着目扫过全场,随即笑眯眯迎上王炜得意笑容,朗声道:“我唐宗翰来这儿需要门票?”

王炜先是一愣,接着再次大笑:“哈哈哈,唐宗翰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以为靠着虚张声势能糊弄过去?几位,这小子情况你们也看到了。为了会场安全,该怎么做不用我多说了吧!”

黑衣保全左右靠上,这次他们明显不打算再和唐宗翰废话,准备强行带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唐宗翰从裤兜摸出贵宾邀请函,凌空扬了扬,那金灿灿贵宾邀请函在灯光照射下硕硕放光。

黑衣保全见了立刻停住动作。

王炜搞不清楚状况,以他身份自是不知道本次会议还有贵宾邀请函这种东西。

他冲着停滞黑衣保全怒目斥道:“你们干什么呢?还不赶紧给人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