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琪听罢后,娇媚微蹙,秀美容颜相当凝重!

她很清楚叶昊天,姜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们所谓的主持公道不过是为了保住自己宗门比赛成绩的冠冕堂皇。

他们的行为完全是将林安琪心目中的神圣医道玷污了。

她真想抛开一切和对方力争到底。

奈何,受限于玄衣门门徒身份,她实在没法直接与叶昊天,姜龙撕破脸皮。

若是因此挑起玄衣门与神农门,龙虎门门派冲突……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唐宗翰~对不起,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相当不干,林安琪无奈撤回目光重新看向唐宗翰。

眸中不禁是为漩涡中央男人感到不公和担心!

又一次,唐宗翰又一次要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赛场。

只是这次……他还能如之前那般逆天行事,翻盘得胜吗?

“鬼先生,戏台我已经给你搭好了。可以让你的人好好表现了。”叶昊天搞定林安琪后,马上传音给二楼。

旋即,台下“黑袍男”便是冷言厉喝:“唐宗翰,识相的就交出彼岸花!!”

闻言,叶昊天唇角翘起抹阴毒弧度。

他又是感受到了之前运筹帷幄,掌控全局爽快感。

挥舞着正义大棒,利用唐宗翰与鬼医门“圣物”冲突,由“黑袍男”出手解决唐宗翰……他叶昊天这个始作俑者什么都不用做,只消动动嘴皮,就能坐山观虎斗就能扫清唐宗翰这个大麻烦,确保儿子叶明哲夺得最后冠军。

如此一举多得手段令叶昊天非常舒服。

“笑话,交什么交啊?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再说了,就算我真有那什么彼岸花……我又为什么要给你?”唐宗翰无所谓耸肩。

“没关系!”“黑袍男”微眯起眼,眸中散放寒光:“你不主动交,那我就杀了你自己取!”

“呵呵,”唐宗翰轻摇摇头:“行吧,那我也明确告诉你,我唐宗翰身上任何一样东西都是我唐宗翰凭能耐得到的。你想拿走?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了!”

好家伙,唐宗翰这话无异于是火上浇油,斥果果挑衅。

林安琪无奈垂下脑袋,她真不知道这时候唐宗翰为什么还要说这种硬气过激话。

她能理解唐宗翰心理不爽,有火气,换做是谁处在他的立场……拼尽全力,眼瞅就要多的斗医论坛冠军。结果横出这样事端都会心绪躁动。

林安琪也替唐宗翰着脑,可好汉不吃眼前亏呐。

唐宗翰之前种种消耗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与“黑袍男”拼杀。

所以……眼下最正确处理方式还是应该想法透过相对和平手段平息事端。

奈何唐宗翰一句话就给火药桶点爆了。

“这唐宗翰可是有够刚的啊!”

“狗屁的刚,他这纯粹是拎不清斤两!”

“就是就是,他什么状态,对手啥状态?就他那半死不活情况,还说这么狠的话,着急奔死呢?”

“嘿,他也是没办法。横竖都是个死。与其被虐杀,还不如死前硬气点,多少能博个好名声。”

“你可拉倒吧,就他那鸟样还有啥个好名声可博?一个小偷垃圾,死不足惜!!”

……

“唐宗翰,老夫劝你句,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还是主动给彼岸花交出来,这样好歹还能保存男人尊严。”叶卓适时给唐宗翰说教。

唐宗翰扫了叶卓眼:“多谢叶长老关心,你要真这么关心我……那就把叶明哲丹药评定做了,宣布结果。这样的话,你才真算个爷们。”

“不知好歹!!”叶卓哪里想到唐宗翰会给他整出这么句?

对方的含沙射影令其非常难堪!

“唐宗翰!你杀我师傅,抢我鬼医门圣物,今天我与你新仇旧恨一起算!去死吧!!鬼医十三手!”

有了叶昊天的首肯……“黑袍男”再无顾虑,当下火力全开,朝唐宗翰挥掌招呼!!

“黑袍男”双手临空轰击,应时凭空十三道掌印尽皆朝唐宗翰罩去!

远远看去,似是一张铺展开大网,意要将唐宗翰彻底吞噬般。

“这没想到,这鬼医门小子实力不错,看样子少说得有通玄境五阶。”姜龙面带笑容。

无疑,“黑袍男”实力越高,唐宗翰生还几率就越低,姜龙自然高兴。

“嗯~”叶卓点头:“从他真气醇厚度差不多就在通玄境五阶~唐宗翰这次难道一劫了。”

“唐宗翰是通玄境四阶吧?他全盛状态尚且不是人家对手。经过几轮厚脸皮消耗……拿什么跟人拼?

死到临头还嘴硬,还在那死撑!

就这鬼手十三掌我看就足够取他性命了!!”

姜龙嘲讽之余也是给唐宗翰判了死刑。

林安琪心旋紧绷,替唐宗翰捏了把冷汗。

这“黑袍男”却是厉害,一出手就奔着取唐宗翰性命去的,丝毫没給唐宗翰任何喘息回旋余地!

“唐哥~”柳贝卢沙近乎异口同声近乎脱口。

若是比赛伊始,面对“黑袍男”这般凌冽攻势,柳贝,卢沙或许也会担心,可绝对不会似眼下这般紧张。

毕竟,唐宗翰几次反转耗费了太大精力,体能。

尤其是柳贝,他的忧虑更甚几分。

卢沙不清楚“黑袍男”适才话语底细,但柳贝知道。

按照“黑袍男”所言,唐宗翰目前仅仅是外在看上去没事儿。

内在的话体内黑血早已泛滥,他的起死回生不过是彼岸花开花效果!

柳贝担心唐宗翰的没事儿都是靠自个儿真气强行压制勉强支撑的。

此刻对上“黑袍男”如此强横打击……他若是再行消耗真气,恐怕……

柳贝不敢朝下多想。

而就在他这头胡思乱想,忧心忧虑之际,漩涡中心,“黑袍男”的鬼手十三掌完全彻底给唐宗翰包裹住。

这十三掌若是拍实……唐宗翰必将面目全非,暴毙当场。

韩欢见得这慕唇角止不住裂出一条欣喜若狂弧度:“哈哈哈!唐宗翰,你完了!!你终于完了!!”

也韩欢如此激动,他被唐宗翰压制憋屈的太久了。

这次总算是成功得手一次,虽然不是他主导的,但只要唐宗翰倒霉他就高兴!

“砰~”爆响声在漩涡中心炸响。

所有人都认为唐宗翰妥妥被“黑袍男”掌风拍死了,“黑袍男”自己也是露出了胜利笑容,提步准备上前收取彼岸花。

没曾想,他前脚将将迈出,一道劲风在爆裂灰尘冲击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