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琪在旁俏脸愠怒。

卢沙适才话虽糙了点,可他说的没错啊,叶昊天为了保住儿子十连冠,的确脸皮都不要了。

“叶门主,取消成绩?这……不合适吧?”

“林评委,到了这时候你还要护他唐宗翰吗?他所做所为在场人都看见了!!他偷窃神农门圣物,可是事实!?他当场杀人,可是事实?我们门主所言有半句冤枉他吗?

你身为玄衣门门徒,希望你在是非曲直面前搞清楚立场,莫要辱没了宗门!!”叶卓占据道德制高点拿捏林安琪。

还真别说,叶卓一番给林安琪揶到哑口。

如若没有玄衣门门徒身份,林安琪肯定要跟叶家好好理论掰持番。

奈何眼下……她不甘捏紧拳头,眸中闪烁怒火。

太欺负人了!!为了十连冠……叶家真是不择手段了!!

“呵呵~哈哈哈!”就在林安琪无能为力,为唐宗翰所遭遇事情感到不公悲哀之际,唐宗翰突然在台下没由来笑了起来。

叶卓见状厌恶喝道:“唐宗翰!你笑什么!!赶紧带上你的人离开赛场!!这里不欢迎你!!”

“叶长老,我笑什么……难道你心理不清楚?也罢,本来我还想着给彼此留点颜面。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你们叶家想要赢,想得十连冠我非常能够理解。

想来,叶门主也是早就把本次冠军收归囊中吧。

要不然也不会破天荒给神农门镇派之宝当做奖励拿出来!

不过,既然是比赛,既然想赢那就凭实力,靠这种取消成绩,驱逐手段会不会太拙劣了!?”

“唐宗翰,你够了没有!?你在胡扯什么?投机倒把,靠不承担比赛的人是你!你不要在这儿信口雌黄,颠倒黑白!!”叶卓岂能容唐宗翰这里“胡言”?

尤其还是做贼心虚状态,叶卓进一步威胁道:“唐宗翰,你不要把我们门主的宽容当做纵容!!你再这样,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唐宗翰压根没理会叶卓威胁:“也难怪,到了这步,你们叶家也没其它法子了,除了扣屎盆子……黔驴技穷了吧?”

“混账!!”

“我说错了吗?”唐宗翰陡然严肃:“谁都知道神农门斗医论坛是盛会,进出个山脉都有严格把控!那么这家伙他是怎么进入主殿的?

进入主殿,明知道他是来搞事儿的,叶门主竟然没有采取行动,没有进行驱离。

一句这是我和他个人私怨就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然后,任由他出手打伤我兄弟。

他说我偷了他们鬼医门圣物。

还要给我就地正法,取我性命!

这些大全都是他一家之言,叶门主不做考证全然相信。

最后说什么我杀了他大逆不道?

我就想问叶门主,他杀我可以,我杀他不行?

这就是你不介入,不干预原则?

哦,细细分析下来,我要是死了,借着他的手杀死,或者干扰我比赛进程,消耗我真气体能……那叶明哲十连冠岂不是稳了?

还有啊,我的炼丹炉莫名其妙炸裂,这还真是有够巧合的。

当然,你可以说我实力不够,不懂得控制破坏了炼丹药鼎。

只是我就想问,我一个能在十分钟时间炼制出四级上品丹药存在……会连区区炼丹药鼎把控不好?

至于质量……我想以神农门这样炼丹大家会连区区炼丹药鼎质量控制不到位?

不应该吧?

如此一来,难道是有人有意在我药鼎里做了手脚?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唐宗翰最后还是破除万难,完成了比赛。

叶长老,你一直要我用实力说话。

等我用实力说话了,你们又说我是用什么彼岸花投机倒把取得的眼下成绩,所以要取消我成绩,还要驱赶我离开赛场。

呵呵,行,这些呢,我都可以接受。

你们要十连冠,你们拿去就好!

一个虚名而已,你们这么看重,我让给你们!

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全场观众眼睛都是雪亮的!”

“唐宗翰,你够了!!你在胡言乱语,老夫……”

“叶长老,不要倚老卖老了!你们用不着找那么多借口!我走没问题,走之前给叶明哲丹药品级确定了,我这要求不过分吧?”

“就是啊!有能耐就确认叶明哲丹药,扯那些废话做什么?扣屎盆子谁不会啊!?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真要有能耐怕个啥啊?”卢沙力挺唐宗翰。

两人唱喝间……叶家人面色相当难看。

唐宗翰的职责等于是给最后一层遮羞布撕破了。

唐宗翰本来是真没想做这么绝。

可能情况下,他也不希望和神农门树敌。

毕竟,现在他的状况不佳,这里又是神农门地盘,真要翻脸于他不利。

最关键,比赛已经结束,他已经克服了叶家比赛中设立的重重阻挠。

如果能够顺利拿下比赛,那揭不揭露叶家手段也就不重要了。

成绩就是对叶家最好打脸和羞臊。

奈何,唐宗翰还是低估了叶家的恶心。

这帮又做选手,又做裁判,不可谓不手段尽出。

最后,甚至直接宣布取消他唐宗翰比赛成绩!

要知道那可是唐宗翰拼命才拿下的成绩,岂能叶昊天一句话就给否定了?

若是寻常比赛他倒也无所谓,关键,这场比赛他还打了两个赌。

其中一个赌约更是用性命做赌!

除此之外,更为重要一点,唐宗翰是要用这场比赛证明自己信奉医道,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输!!

“放肆!!几个黄口小儿,真当我们神农门是你们可以肆意妄为,撒野地方吗?”叶卓真气鼓动挥掌朝唐宗翰拍了过去。

叶卓也是不得已为之。

他很清楚,自己出掌不仅有以大欺小嫌疑,更重要有失神农门脸面。

毕竟,有理说理,动手你就理亏。

可没办法,论到辨理……叶卓还真拿不出强有力证据。

旁的不说,单就唐宗翰咬定一点……要叶明哲进行评定他无从拒绝。

所以,权衡之下,索性动手。

动手获取会叫神农门名誉受到些许损毁,给人他叶家输不起感觉。

但只要宰杀掉唐宗翰,让叶明哲登顶冠军,药王鼎的秘密就能保住。

历史终究是胜利者谱写的。

时间久了,人们自然会忘却今日相关!!

到时候略加手段,给赛场之事添油加醋做些歪曲,还怕不能给唐宗翰抹黑?

人们记住的永远只会是叶明哲的十连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