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渐而散去,就在看客们都认定战斗结束,打算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之际,人群里有人惊呼:“唉,那里面……好像……”

似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恐怖异状,惊呼之人言语激动,口条结巴。

他话音未落,场上众人目光却是被不约而同吸引了过去。

大家再次是给移转目光重新落在漩涡中央。

果然,大家注意到,有个身影若影若现。

片刻后,待得烟尘彻底散去,众人终于是瞧清楚了……“唐,唐宗翰,他,他,他……好像还没死啊~”

没错!众人眸中所见正是唐宗翰。

按理说,这本不该是啥需要好奇意外事情。

毕竟,谁都清楚唐宗翰状况,烟尘里的人除了唐宗翰不可能会是其它人。

但问题……唐宗翰的姿势与模样实在是……

右掌侧身向前,左掌依旧是搁在邱天逸背脊,那在众人看来应该是被轰碎身子骨啥问题都没有。

若是贴近仔细看……你甚至瞧不见半点破损,创口。

“唐……哥~”邱天逸睁开眼:“你……怎么样?”

心“噗通,噗通”剧烈跳动。

邱天逸非常担心唐宗翰情况。

收回右掌,唐宗翰回正身子,随口回了句:“我没事儿。不用担心。”

轻描淡写语气好似刚才仅是发生了一件极为微小事情般。

可任谁都清楚,叶昊天适才那掌绝非是微小事情,这是足可要人性命的致命杀招。

邱天逸不确定唐宗翰话里真假。

唐宗翰呢,言罢就给抵在邱天逸背脊救治左掌撤离。

经过唐宗翰不间断输入自然脉动之气,邱天逸整个人无论是气色,还是身体都恢复的七七八八。

最为神奇地方在于……之前被混球敲破创口此刻竟然也都愈合如初。

只是,面对这些……邱天逸一点都兴奋不起来。

望着站起身,重新面对叶昊天的唐宗翰背影……邱天逸心绪复杂!

唐宗翰在叶昊天强横攻击下存活下来……这自然是令人欣喜事情,也是邱天逸想要见到事情。

可接下来……唐宗翰依然无可避免要面对叶昊天。

二人战斗,己方与神农门恩怨不可能这么轻易随便结束。

今日两方除非有一方倒下才能终止这场生死冲突。

唐宗翰将将起死回生,又为自个儿输入大量真气救治……邱天逸非常担心唐宗翰接下来与叶昊天战斗情况。

唐宗翰的起身再次是叫围观看客们吃了一惊。

饶是适才耀目光芒掩盖了一切……但是唐宗翰身上状况足以说明一点……他成功挡下了叶昊天的“神农掌”。

“不是吧,唐宗翰还真是没事儿啊,竟然还能站起来。”

“不止是站起来吧,你们注意到他身上没?没有明显创口呀!”

“不对,好像之前战斗伤口都愈合了!!”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都这样了还能给叶昊天武技挡下!?”

“呵呵,有意思。这回轮到叶昊天郁闷了。”

看客的分析一点毛病没有,唐宗翰的转身重新站起的确是令叶昊天非常郁闷。

要知道,叶昊天适才攻击可是一点都没留手,他是决意要一击必杀彻底解决唐宗翰这个后患。

结果……自信攻击却是被唐宗翰挡下了。

挡下了就算了……对方似乎屁事儿没有,完全未有受到攻击影响。

叶昊天如此,叶卓亦是如此。

“这唐宗翰是个怪胎吗?”

能叫叶卓给出此等评价,唐宗翰算是头一人了。

从中也昭显出叶卓的无奈。

没办法,对唐宗翰这种打不死的小强……叶卓已经没法用正常思维论调去评断。

只能是归结为“怪胎”二字。

此刻唐宗翰这个被叶卓视为怪胎的男人正目不转睛盯着叶昊天。

叶昊天被唐宗翰盯看的非常不舒服。

一个本该被自己一击斩杀蝼蚁竟然敢什么事儿没有,还在此地对视自个儿。

尤其是唐宗翰眸中透射出的那股子冷漠,好似看个死人般……这着实是令叶昊天不爽。

“唐宗翰,我还真是小瞧你了。没想到受到如此重创以及黑毒侵蚀你还能有如此表现,真的是……你现在有资格与我一战了。”

叶昊天说了句屁话。

看上去是在赞扬唐宗翰,实则还是保持着他上位者绝对自信和蔑视。

他的话翻译过来就是……你唐宗翰再怎么牛逼,再怎么折腾,再怎么成长,落在我叶昊天面前都是渣渣。

唐宗翰没有说话,摸摸裤兜,从破损衣襟里挑出褶皱烟包。

还剩最后一根,唐宗翰抽出,丢进嘴里,并未点燃。

但他的言行举动无疑是对叶昊天翅果蔑视与挑衅。

叶昊天眼神渐而微眯:“唐宗翰,我说你有资格和我一战……你也不要骄傲。虽然不清楚你究竟得到了何种机会,实力得到了怎样提升。在神农门,在我叶昊天面前是龙给我卧着,是虎给我趴着。

而你唐宗翰……不是龙也绝非虎,你只是个不入流连自己母亲,兄弟都保护不了的蝼蚁废物!

现在我面前撒野逞强……你找错人了,更找错地方了。

我承认你的表现的确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与判断。

可你我实力间的差距犹若鸿沟!

再给你些时间,或许你真有可能站到同等水平线,甚至是超过我。

但是很可惜……你不会有这样机会了。

我叶昊天今天必杀你。”

别看叶昊天话说的轻描淡写,可他对唐宗翰恨意不加掩饰。

能够叫叶昊天如此重视,如此对待……唐宗翰算是年轻一辈唯一存在。

单凭这点,他就足可自傲。

对此,唐宗翰皮笑肉不笑冷言回了句:“叶门主说我有资格与你一战了?呵呵,叶门主可真是会说笑。是什么让你有勇气这样和我说话?我有凭什么认为现在的你有资格与我一战呢?”

语不惊人死不休啊,唐宗翰这番话一经落定震惊了全场。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虽然都挺佩服唐宗翰这番不屈豪言壮语,但唐宗翰这个节骨眼如此强横……在场众人都未其捏把汗呐。

“我,我耳朵没听错吧?唐宗翰刚才说了什么?他说了什么?叶昊天凭啥资格和他一战?”

“我靠!本以为经过之前那些惨烈战斗……唐宗翰能低调点,没想到非但没改,反倒是更狂了!”

“他这话不是刺激叶昊天嘛,人家本来就要弄死你,现在还说这种话……唐宗翰啊唐宗翰,你到底是在想什么?”

“我倒觉着唐宗翰说的话没啥问题。反正横竖都是死,既然避不过,既然实力层面不如对方,气势上强硬点没坏处呀。”

“就是就是……唐宗翰是条汉子。那话咋说来着,真的猛士敢于正视淋漓鲜血,都已经这样了,还有啥好瞻前顾后的,挑衅咋了,要得就是这种气势!我支持唐宗翰!!”

观众不少都为唐宗翰的霸气,硬气佩服。

叶卓则是面色难堪。

唐宗翰的话挑衅的不单单是叶昊天本人,更是对他们整个神农门蔑视。

这事儿若是不处理妥当,日后他们神农门还如何在江湖立足,还何谈威严:“唐宗翰!!”

一字一顿,叶卓愤脑道:“你休要狂言!!”

唐宗翰头也不回,背对后方叶卓,叼着烟冷笑道:“狂言?是不是狂言待会就清楚了!”

说完,唐宗翰不再废话,双手虚指凌空舞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