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斌早就给韦少宝言语举动弄的着脑。

他一直压着火气在,如若不是看在唐宗翰份上……他妥妥招呼手下教训这没脑子浮夸。

可谁能想到,这该死浮夸竟然给脸不要脸,敢对唐宗翰出言不逊,还吩咐他们对付唐宗翰。

面对唐宗翰的问话,华表看了眼还跪在地上黄斌,肃然道:“黄老大,事情你也都清楚了,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黄斌从刚才开始一直是提醒吊胆,就怕唐宗翰对他降火动怒。

然而,唐宗翰非但没有责难他,反倒是韦少宝,王丽丽对他不利时……出面规劝。

本以为王丽丽,韦少宝是唐宗翰朋友,黄斌还担心因为刚才打了二人……会被唐宗翰打击报复。

没曾想,唐宗翰跟这两人压根没啥亲密关系。

现在得到唐宗翰暗示许可……黄斌不傻,该怎么做自然用不着他人吩咐。

点点头,黄斌从地上缓缓站起。

起身后的他面上重新挂上凶悍神采。

韦少宝见状,还以为自己威胁起了效果。黄斌被吓到,准备按照他的吩咐行事。

所以……耀武扬威般的跟进补充道:“去!!给这两个不知死活玩意掌嘴!!妈的!!敢跟老子叫板,老子今天非给你打到亲妈都不认识!!”

韦少宝气势十足。

可他这头话音刚落,黄斌斗大拳头便是山呼海啸般砸过。

紧接,结结实实正中他面门。

韦少宝那小身子板哪里扛得住黄斌凶悍拳击?

当即痛叫一声被放倒在地。

“你疯了吧?你敢打我?你知道我谁吗?”

“我去你妈的!”黄斌扫开椅凳,直接骑在韦少宝身上,又是一拳砸下:“老子管你他妈是谁!!”

有了唐宗翰许可,黄斌用不着留手。

这货刚才对唐宗翰出言不逊,刚好给了黄斌戴罪立功机会。

他给所有火气全都撒在了韦少宝身上。

开始,韦少宝还能叫嚣两句,但随着黄斌雨点般拳头砸下,很快韦少宝便没了动静。

王丽丽惊恐看着眼前一切,事态的急转直下弄的她措手不及。

她那脑容量本就不大大脑一时之间没法接受发生转变。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不是惧怕韦少身份都给跪下了嘛?

怎么转脸就骑在韦少身上拳击呢?

唐宗翰没兴趣欣赏这单方面虐打。

他对王丽丽,韦少宝也没半分同情。

这两货从开始就对他和妹妹极尽挖苦。

如果不是他唐宗翰,换做旁人还不知道要被怎样羞辱。

时下俩货遭遇所有都是他们罪有应得,自找的。

唐宗翰领着陈语嫣走出包间。

陈语嫣第一次遭遇这种场面依然神情紧张。

好在有唐宗翰在身边,不然真要崩溃了。

华表紧跟在后,在他酒店出了这档子事儿,尽管事儿不是因他而起……华表还是紧张的不得了。

小心翼翼跟在后面。

华表给唐宗翰,陈语嫣送到酒店外。

这时的酒店外一辆奥德A6已经恭候多时。

这是华表提前安排的,就为唐宗翰有需求第一时间安排接送。

唐宗翰也没跟华表口气,和妹妹坐上车。

临行前,华表试探性向唐宗翰征询了要处置王丽丽,韦少宝分寸。

唐宗翰简单回了句:“教训下就好!”

这两人终归跟他没有啥深仇大恨,没必要取人性命。

也得亏唐宗翰给了标准,否则按照黄斌这种道上人行事风格……他们对待那些顶撞上头大哥家伙从不会留手。

知道经过酒店事情,妹妹也没心情外面吃饭了,唐宗翰索性招呼司机给车开会家。

回到妹妹所在小区,唐宗翰给陈语嫣先行送回家。

他自个儿则是溜达出门打算去超市逛逛,买点菜,回去整个锅子。

出了小区,唐宗翰七拐八绕找了间超市。

里面斥巨资海购一通,完了大包小包心满意足返程。

不过走着走着,唐宗翰心理没由来烦躁。

警觉的他察觉到不太对劲。

不动声色找了出小巷,唐宗翰顺势拐进,隐没在黑暗中。

就这么在昏暗巷道里行将十来步,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淡漠道:“朋友,跟了一路了,这里没人,有什么事儿不妨出来一叙,如何?”

没有人应答。

乌漆嘛黑的巷道只有唐宗翰声音孤零零回荡。

“呵呵,”摇摇头,唐宗翰扫了眼巷道高点,从兜里摸出跟香烟,点上:“何必呢兄弟,有什么事儿不能出来说清楚的?你早点给事儿说完,大家也好回家吃饭,不香吗?”

见还没人回应,唐宗翰耸耸肩,不再废话,提步继续前行。

可就在他动身瞬间,一道残影闪电般从他头顶划过。

好快!!

这是唐宗翰对来袭对手第一反应。

不过他还是及时作出了判断侧闪避过。

下一秒,卡拉拉~

唐宗翰身旁墙壁几块碎石落下。

黑暗中,墙头上,唐宗翰能够隐约瞧见个黑影。

对方四肢俯地,似是一只猎豹蛰伏在黑暗中紧盯着猎物。

“喂,兄弟,怎么称呼啊?”

对方照旧没有回应。

唐宗翰无所谓追问:“你这大半夜找我有什么事儿?不会单纯来找我练手吧?”

“我的任务是杀死你。”对方终于说话了。

是个男人!

可叫唐宗翰诧异的是……他竟然从对方周身感受不到一丝气劲流动。

要知道适才男人爪击直接是给厚实墙壁割裂,这至少是S级战力。

而凭唐宗翰与男人交手瞬间感觉……单就男人恐怖速度……实力少说也有SS级。

但问题……不管对方战力如何,身上总会有气劲游走。可唐宗翰没捕捉到。

这是件非常奇怪事情。

唐宗翰之所以能察觉有人跟踪他……靠的是对方不经意流露出的杀气。

刚才躲过男人致命刺杀……也是他感受到对方散放杀气。

否则换做旁人……遭遇这般会隐匿自身气劲杀手……基本已经死了。

对方的回答唐宗翰并不意外,如果不是想要取他性命,谁吃饱了撑的大半夜跟踪尾随他。

“嗯,谢谢你坦诚。最后一个问题……能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嘛?或者说杀我的理由是什么?”

“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