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宗翰戏虐回应极具嘲讽。

玄奇关坐不住了,虽然他对自己还有绝对信心,可适才消耗过大,以他的年纪不适合再和唐宗翰进行真气层面的角力僵持。

毕竟,刚才的全力打击已经宣告失败。

所以接下来必须硬碰硬,用实战经验配合自己超强境界两招之内毙杀年轻人。

“嗖~”

没有多的废话!玄奇关慕的在位上消失了。

要知道唐宗翰话闭后,众人目光可全都盯着他在。

结果……玄奇关竟然残影消失。

接着,不等众人反应,“砰”的一声巨响,他竟然杀到了唐宗翰的近前。

等到众人回眸看去,两人已经各自分开,站定原地。

“二招咯。”唐宗翰伸出两指冲玄奇关抖了抖。

玄奇关心绪开始混乱。

若是搁在白天,唐宗翰这样的言语挑衅戏虐……他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两招的攻击让玄奇关内心泛起了一抹难以遏制的忐忑。

“玄大师,你搞什么呢?下杀手啊!说好的三招灭了他……你可别掉链子啊!”萧天意不合时宜的催促无疑是火烧浇油。

“你闭嘴天意!!”萧鼎天给自己儿子气到无门。

他也瞧出了玄奇关面色间的凝重。

儿子这时候说出这种话不是反向添乱嘛。

好在玄奇关此刻注意力全都放在唐宗翰身上,并未在意萧天意说辞。

“最后一击!我必杀你!”简单八字真言,玄奇关开始蓄积力量。

唐宗翰嘴上依旧叼着香烟,一副吊儿郎当没给玄奇关放在眼里模样,他勾勾手指:“来吧,我受着。”

“死!”

爆喝一嗓,玄奇关再次虚影一闪,横冲双拳轰出。

两拳叠加一处,双倍打击。

轰~

这拳出去地板被拖曳崩裂出一道深痕。

随即,厅堂外“砰”的一声巨响。

下一秒,似是有什么建筑坍塌倒下。

好刚猛的拳劲,好强横的力道,相信任何人都没法在这样打击下存活。

玄奇关轻吐口气,稳稳将双臂收回。

“结束了!哈哈哈,不愧是玄大师,太厉害了!三招,果然是三招宰了那小子!”萧天意又开始乐不可支了。

看客们则是纷纷上前,唐宗翰被轰出啥样了。

不过上前瞅了半天也没瞧见唐宗翰影子,当下纷纷议论。

“唉,人呢?怎么不见尸体?”

“且,还用问嘛,肯定是被轰出去了。”

“厉害啊,一点血都没见着。”

这时,玄奇关那苍老声音在众人耳里响起:“不用找了,他已经灰飞烟灭了。”

灰飞烟灭……这个词儿用在一个活人身上,不禁让所有人惊愕。

整个会场气氛也瞬间凝固。

在众人眼里,玄奇关的恐怖已经没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举手投足毁天灭地能力简直堪比天神呐。

萧鼎天则是快走两步上前:“玄大师果然名不虚传,说三招就三招。萧某人佩服,有玄大师在,我萧家必将再创辉煌!”

萧鼎天不愧是萧家家主,这玩弄权术却是有两把刷子。

简单一句话,不禁是给玄奇关马屁了,也顺道在宾客面前昭显了萧家实力。

要知道萧鼎天虽然私下对玄奇关发出了坐镇邀约,可玄奇关本人并未给出明确接受回应。

所以萧鼎天这回应完全是出于己方利益考量的擅自行动。

他也是看准了玄奇关顺利斩杀唐宗翰心情大好,加上这么多人敬仰不会拆穿。

至于之后玄奇关到底接受与否另说。

不过萧鼎天安心的有点过早了,玄奇关也对自己过于自信了。

这不,就在萧鼎天准备招呼手下打扫战场重新开宴之际,一记晴朗剩下戏虐传来:“萧家主,你这也大方了吧。”

熟悉的声音。

萧鼎天,玄奇关皆是眉头蹙起,转而寻声而亡朝天花板望去。

唐宗翰直接顶梁跃下,稳稳落定两人身前。

嘴里还是叼着香烟,身上也啥重创没有,落地唐宗翰跟进补充了句:“不好意思啊,我刚才耳朵是出了问题吗?有人说我灰飞烟灭了?这不是搞笑了嘛。我啥事儿没有,倒是萧家主你的院子就没那么幸运了。”

说者话,唐宗翰还不忘挑衅给手遮罩在额前,探头朝外望去:“哎哟,房子被掀了呀。啧啧,玄大师的攻击果然名不虚传,厉害!厉害!”

竖着拇指,唐宗翰冲玄奇关连连比赞。

“不过玄大师,很遗憾呐,你……没打着,呵呵呵。”

这番话对玄奇关侮辱性极大。

只是更叫玄奇关在意的是……他竟然没有察觉年轻人闪避躲开了攻击。

按照自己对年轻人实力境界碾压是绝对不应该出现这种事情的。

要知道白天战斗他可是给年轻人一举一动都摸的很清楚。

“草!玄大师,什么情况!怎么,怎么他还活着?”萧天意眼睛都快凸爆出来了。

望着面前活生生唐宗翰,再联系自己适才子哇乱叫的兴奋……简直是在耍猴戏啊。

萧鼎天则是侧身在玄奇关耳边低语了句:“玄大师,此子决不能留!还请趁现在将之灭杀!!”

萧鼎天的话将玄奇关从恍惚中拉回了现实。

他也认可对方给的提醒。

年轻人这次实力提升确实很大。

若是不尽快解决真要拖下去……他这把老骨头真就未必是对方对手。

毫无征兆间,玄奇关真气四溢,挥出的双掌两翼合击拍向唐宗翰。

他这是打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唐宗翰个措手不及。

可惜,唐宗翰什么人?岂会轻易中招?

早就预备着玄奇关突下杀手,唐宗翰一记健步后撤,令得玄奇关合击拍了个寂寞。

这还不算,最可气的是……唐宗翰闪避后,跟进来了句:“玄大师,你好歹是个大师,怎么也不讲武德呢?说好的三招毙杀我,这我都让你三招了,你这……虽然咱夏都有尊老爱幼传统,可你也不能为老不尊吧。三招打不过,你还想来,可以说嘛,没必要整突然袭击。咋了?急了?别介,年纪一把,着急上火容易脑血栓。

你说你一介大师若是就这么血管爆了死了……多丢人呐?

你其实不用着急奔死,我可以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