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永喜明显是比秘书有文化多了。

每句话都是站在道德制高点说教,但每句又都是极尽嘲讽。

唐宗翰怎会听不出吴永喜的戏虐意思?

搔搔脑袋,唐宗翰点头回应:“感谢吴大师教导。吴大师说的很在理啊,这人呢的确应该多看书,多学习。不然呐,就容易夸夸其谈,不懂装懂。唉,现如今有些个人就喜欢被人叫什么专家,大师,明明肚里没啥墨水,半吊子水平,还爱为人师表,教育别人。吴大师,你说这种人是不是挺可怜可耻的?”

你不仁就莫怪我不易,唐宗翰没有客气,阴阳怪气这种事儿你来我往才有意思。

也是没想到唐宗翰能说出这种话来,吴永喜眉眼蹙起。

毫无疑问,唐宗翰的话令吴永喜感受到了极大侮辱。

年轻人这摆明说他吴永喜自诩大师,为人师表。

“年轻人,不要得寸进尺!!你……”

“库叉~”吴永喜话音未落,突然之间,空中一道闪电怒劈而下。

恐怖电击打在桌案,直接是给实木长桌劈成了两半。

突如其来闪电惊骇了全场。

毫无疑问,闪电不会凭空生成。

屋外晴空万里,也非是阴天。

众人眼看天花板,天花板也没任何破损,屋内灯具也正常无损。

最后众人不得不将目光落在唐宗翰手里那根木头疙瘩上。

“哎哟,真是不好意思,一不小心……这玩意电击放出来了。看来不太稳定啊。”脑袋直摇,唐宗翰转而对吴永喜歉意道:“抱歉,吴大师,那个……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不要得寸进尺?”

哑口无言。

吴永喜彻底震惊了。

他距离唐宗翰可是非常近,别人不清楚闪电从哪儿来的……他是看的真切。

适才雷击正是从唐宗翰手里那块被他评价“一文不值”木头疙瘩散放出来的。

看着被劈斩成两截实木桌子……此情此景,他吴永喜还能说什么呢?

见吴永喜不开口,唐宗翰木头只想秘书:“兄弟,你听清吴大师说什么了吗?”

秘书本能朝后撤步,生怕唐宗翰对他使用电击。

如果说之前他还对唐宗翰木头疙瘩贮存雷电能量嗤之以鼻,时下事实胜于雄辩,被劈成两截实木桌子就是最好证明。

唐宗翰没有说谎,他那木头疙瘩不仅贮存有雷电能耐,最关键还能释放出来对物体造成迫害。

连实木桌子都扛不住被劈成了两半……秘书**凡胎被来一下那还不得外焦里嫩透心凉啊。

“兄弟,你退什么呀?”唐宗翰明知故问,还特地上前一步嗔笑道。

“你别过来,把那玩意拿开,别对着我!”迫于生命压力,性命威胁,秘书顾不得其它,厉声喝令。

唐宗翰也是“懂事”赶紧放下手里雷击木。

同时笑颜摆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别怕,我拿开就是了。”

待得稳定住秘书情绪,唐宗翰马上抛出调侃问题:“兄弟,你觉着这玩意电击力道怎样?”

秘书不说话,他也没脸说呀。

唐宗翰得理不饶人,继续戏虐:“嘿哟,看来老天爷还是心善,不然那下劈你身上就……呵呵,也罢,老天爷不劈你算是给你个机会,记住咯,以后再和人说话,有理说理,不要动不动就重伤别人,说人混账,废物。你说人这些请先对照自己,问问自己是不是混账,废物。”

“你……”

“我什么?”将木头疙瘩晃了晃。

不用多的言语,秘书立马怂了。

“吴大师~”

听到唐宗翰唤叫自己名字,吴永喜心下登时紧缩。

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想与唐宗翰对弈念头了。

他现在只想离开会场。

年轻人的能耐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中。

“你不说点什么吗?你还觉着我这东西有一文不值?”唐宗翰笑问。

他的笑容与吴永喜的肃然形成鲜明对比。

此刻的吴永喜再也没有先前趾高气昂。

不论是在茶杯蒸汽问题还是雷击木储存电能问题……他都给出了错误判断。

换做旁人说错就算了,可他是区里首屈一指的鉴宝泰斗。

被一个年纪轻轻唐宗翰两次“战败”……你说他还能说什么呢?

穆凌烟此刻看向唐宗翰的眼神颇为复杂。

她比旁人更为震惊与唐宗翰的表现。

男人手里那块不起眼黑疙瘩是怎么来的……穆凌烟可是非常清楚啊。

那是唐宗翰在外面街道摊铺淘到的。

当时,包括她在内所有人都认为唐宗翰是被人骗了。

然而结果……现实打了他们所有人的脸。

穆凌烟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奇雷击木。

她敢肯定,此物件若是现在拿到场上竞拍……怕是会被在场来宾疯抢。

而唐宗翰获得这件宝贝却是一分钱没花白嫖到手的。

难怪男人花费一亿跟宋伟竞拍,他这是有恃无恐啊。

旁的不说,就凭唐宗翰这手鉴宝识物能力……想要赚钱太容易了。

更可怕的是……他才二十岁出头,通常好的鉴宝师傅年纪都不小。

毕竟,鉴宝行当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涉猎的,他需要很高知识阅历做铺垫,还得实践出真知。

唐宗翰这么年轻就有如此造诣……实乃天才!

不但如此,年轻人实力高却十分低调。

被宋伟一路嘲讽,甚至被安排在角落当看客……他都能隐忍不发。

这份定力……着实可怕。

穆凌烟心理已经按下决心,不管怎样,都要和唐宗翰搞好关系,哪怕因此得罪吴永喜。

吴永喜毕竟年龄大了,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吴永喜早迟会被取代。

这次他与唐宗翰的交锋完全处于下风,可以预见其名声必定受损,反倒是唐宗翰走到了众人视野内。

“吴大师,你不在给我说教些什么了吗?”唐宗翰追问。

吴永喜一把年纪哪里受得了这样打击。

他胸口起伏剧烈。

穆凌烟见了,也怕吴永喜被气出啥事儿。

再怎么说吴永喜都是区里鉴宝泰斗,若是在她承办卖场有个三长两短……她穆凌烟也会麻烦。

走到前台,穆凌烟拿起话筒朗声道: “刚才唐先生和吴大师的精彩辩论以及见识让我们受益匪浅,学到了很多。让我们为两位大师鼓掌!”

不得不说穆凌烟很聪明,她的做法不但缓解了场上矛盾也不让两边难堪。

全场通报完,穆凌烟马上凑近道:“吴大师,还请去后堂休息。唐先生,拍品还有些后续手续需要您办理。请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