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震飞翻滚胖虎,直待撞墙方才堪堪稳定身形。

也就是他拥有S级实力,身体素质较之过往强横了不少,要不然……搁着过往的他被“旗袍女”来上一下,必将脏腑爆裂而亡。

“妈的!,这,这他妈什么怪物!力气也忒大了!人妖,这货绝对是个人妖!”心有余悸,侥幸见过一条性命胖虎愤脑论断。

也难怪,正常女人谁能有这般恐怖掌击力道!?

这个节骨眼,数道这种嘲讽话语,胖虎无异于是火烧交油。

事实,胖虎是有意这么做的。

他见唐宗翰状态糟糕,征询情况已然是来不及。

索性,言语相激,就为了给“旗袍女”注意力吸引。

胖虎这是拿在哪自己的命做赌。

只是……他心下盘算的好,可惜人家“旗袍女”根本没给他当做一回事儿。

毕竟,“旗袍女”的接到命令只有一个,那就是斩杀唐宗翰。

震飞唐宗翰后,“旗袍女”立时是从地上跃身而起。

挺起双刃再次少唐宗翰扑杀而去。

柳贝已经见识过女人能耐。

知道“旗袍女”相当难缠。

尤其一把双刃削铁如泥,即便他有宗师级实力也不敢硬抗。

不过柳贝也不是吃素的。

“旗袍女”固然厉害,可目前柳贝并未从对方身上察觉捕捉任何一点劲气亦或真气流动。

所以,可以断定,对方非是武修者。

身为武修者对上非武修者,不管“旗袍女”近战能力有多强也是白搭。

挥拂衣袖,柳贝荡出一道澎湃劲气。

“旗袍女”眉眼蹙起,赶忙是抽身担架。

扯此机会,柳贝给唐宗翰搀扶起来:“唐哥,咱们走。”

同时给胖虎招呼:“虎子!撤!”

“唉,知道了!”胖虎麻溜从地上爬起,飞速朝房门奔去。

起脚给房门踹开,这时,“旗袍女”双刃交错与柳贝挥打出风刃交接一处。

按照柳贝预想,自己这劲气攻击,对付非武修者“旗袍女”那是绰绰有余。

就算女人能够挡下,也得耗费不小气力。

毕竟蛮力对抗劲气……差距是明显的。

可现实情况却是并未如柳贝预想那般进行。

“旗袍女”在与柳贝挥浮劲气交蹙后,双刃交错分离,分离同时,柳贝那道迅猛劲气便是瞬间崩裂。

柳贝自认为强无敌劲气非但没能让女人吃瘪,甚至连一丝迟滞都未能起效。

“旗袍女”速度不减直奔唐宗翰后心而去。

怎么会!?

感受到后方袭来凌冽杀气,柳贝也是不禁大惊。

他是万万没想到“旗袍女”竟然如此厉害,居然能以非武修者蛮力对抗他武修者劲气。

震惊之余,柳贝容不得多想,毕竟,“旗袍女”来势汹汹,尤其是他手里短刃那是冲着唐宗翰杀奔过来。

“不自量力!!”女人的咄咄逼人也是给柳贝战意吊起。

他劲气化剑,照着女人双刃捅刺方向劈斩而去。

柳贝这剑力道相当刚猛,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已凌冽气势破坏女人攻势,同时彻底瓦解“旗袍女”战斗意识。

柳贝的战意,“旗袍女”也是清楚感受到了。

但是,“旗袍女”并未有半点退缩意思。

短刃,长剑紧接交碰。

“当啷~”星光闪耀,柳贝心道是女人找死。

这般硬碰硬对方根本没有任何讨巧可能。

结果……交碰后,柳贝心头登时冰凉。

他怎么着都想不到,看似柔弱女人……双刃蕴含力道如此强横,竟然连他全力施展劲气都扛不住。

柳贝幻化长剑应时碎裂,千钧一发之际,唐宗翰卯力给柳贝拉扯向后推向一边。

也得亏唐宗翰这关键拉扯,否则,晚上一步,他的胸膛必将被女人短刃刺穿。

可唐宗翰给身前柳贝推开了,他自个儿就不可避免暴露在“旗袍女”面前了。

“旗袍女”本身目标就是他,自然不会留手,继续前冲。

丧失真气唐宗翰的确形同废人,至少对大多数修真者而言,处在唐宗翰境遇下那就是和废人无二。

不过唐宗翰不是普通人,他也绝非寻常修真者可以比拟。

唐宗翰修为境界高是不假,可他的身份可非是只有武修者这一个。

别忘了,丛林数年历练……唐宗翰首先是个战士,之后才是武修者。

在和丛林各种猛兽飞禽生活学习下,唐宗翰早已是给身体各部位训练成了杀戮武器。

面对“旗袍女”挺刺杀过短刃,唐宗翰侧身探手捏住女人手臂,在其不知名穴位轻轻按压,接着身体鬼魅倾斜,以着极为刁钻角度以及完备受力估算……轻撩拉扯间便是给女人放空,失衡,最终摔落在地。

女人全力捅刺的双刃结实和空气共舞,其施展力道也在唐宗翰看似绵软拉扯间被卸去了力道,继而与地面亲密接触。

唐宗翰适才施展的赫然正是无根无极,万法自然的太极四两拨千斤。

这等手段想要宰杀“旗袍女”没可能,但与之简单周旋还能起到一点效用。

放倒“旗袍女”,唐宗翰弓腿屈膝,用力扣在女人后颈风府穴。

中招“旗袍女”,登时两眼一黑,昏厥了过去。

“唐哥~”稳定身形柳贝快步冲上。

见“旗袍女”已被唐宗翰制服,心悬紧蹙稍稍松开,他如释重负长吐口气。

心理更是对唐宗翰佩服。

在丧失真气运转情况下还能给“旗袍女”“就地正法”。

这“旗袍女”不是凡角,尽管女人非是武修者,可透过适才与女人两度交手……柳贝已经是清楚领教了对方厉害。

现如今柳贝再也不敢小瞧“旗袍女”。

适才如果不是唐宗翰出手推搡他一把,柳贝知道自个儿这条小命怕是得交待在女人手里。

“我们走!”唐宗翰没有因为自己解决“旗袍女”心生任何兴奋与激动。

相反,眼下他们身处极度危机中。

唐宗翰很清楚,刚才能够给“旗袍女”反倒在地,更多是对手轻敌给了他可乘之机。

“唐哥,你身子还能撑的住吗?”柳贝关切。

到目前位置,他尚不清楚造成唐宗翰真气丧失控制,呕血喷溅原因为何?

“我没事儿,撑得住!”唐宗翰坚定到。

撑不住也得撑!

虽然自个人状况非常糟糕,但唐宗翰绝不会轻易在此地倒下。

他还有大仇要报,岂能被区区郑振算计了。

“好!唐哥,你撑着点,咱们杀出去!”多的废话不说,柳贝也明白此刻不是矫情关切时候。

探手给唐宗翰架扶在肩膀,柳贝招呼令道:“虎子,走了!!”

“唉,唉,我来开路!”胖虎当先从屋内冲出。

外面过道,不出意外,黑压压一群人。

这些家伙全都手持家伙,虎视眈眈。

“妈的!!郑振那个王八蛋果然没安好心!!”眼望前方百来号人马,胖虎心底火气蹭蹭上涌。

“唐宗翰!你已经被包围了,这里都是郑老大的人,今个儿你是插翅难逃,识相的现在就放弃抵抗,双手抱头,给老子跪下!没准,老子舒服了,还能给你条活路!!”人群中,熟悉声音传来。

不用多行确认,唐宗翰一听便知 ……这是宋伟那家伙在狐假虎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