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三没有名字,但他的媳妇叫吴水芸,据说年幼还曾学过几个字,是一个出过官的氏族长大的,不过长大后自家正处在战场周围,便被军队冲破了,一路到处流浪。直到十六岁那年,流落到了河东一块,被正在响应官府征召挖河渠的刘老三所救下,然后吴水芸就赖着当时仅有十八岁的刘老三不走了。

也算是有些巧,那时到处奔波,没钱娶老婆的刘老三,也乐意讨上这么一个姑娘。

所以两人就一路的回道了咸阳,后来拜了堂,成了亲,第二年就生下了个儿子,刘老三本想让儿子和他一样,随便给取个贱名啥的,说是好养活。

但被那吴水芸一顿臭骂,甚至都差点举起扫把要打他一顿。

刘老三这才罢休,最后吴水芸靠着年幼学过的几个大字,给儿子取了个还算不错的名:刘兴文。

说是想让孩子长大了能好好读书,不至于像他爹一样,一辈子识不得几个大字,到最后给儿子起名都不会起。

可后来,吴水芸还是没能实现这个梦想。

就在七年前,秦国大征天下,四处征兵幕民,本来当时三十多岁的刘老三是被征中要去前线了的,但是因为身子骨在年轻服役的时候落了病根,导致刚满十四岁的刘兴文,被官府代替着自己父亲去了军营中。

当时的吴水芸足足以泪洗面了两月之久,才在刘老三的劝说下平复了过来

最后结果也尽人意,天下一统后,刘兴文是活着回来的,并且胳膊腿也没少一条,这可让得刘老三夫妻俩感概了好一阵。

~~

听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刘老三说了一通往事,秦夜点头附和着。

他也知道秦国为了统一天下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像刘老三儿子的结果还算是好的了,其余的有些参军的人,连尸首都没能收回,就随意遗弃在那战场上,被豺狼虎豹所啃食糟蹋。

但这样就能阻止战争减少吗?

答案是不能。

战争,自古以来就是极其残忍的大型死亡活动,也是野心家施展抱负的最大手段。

所以对于统一,秦夜一直是抱予支持的想法的,因为这正是减少战争的手段之一,只要天下统一,民心万古,那战争便会很少发生。

可惜,现在大秦还不能做到。

本来说过要卖货帝王家的秦夜心里清楚,政哥是个危险的皇帝,他不敢将自己的性命放于他的手上。

这也正是为什么秦夜来了咸阳几天了,也没找老赵说帮他谋个一官半职的原因,就是因为现在政哥还是处于事业上升期,做事的风格不稳妥,动不动就杀人填坑啥的。

所以秦夜觉得,还是在咸阳多观察观察后再说。

但绝对让他想不到的是,政哥早已经先观察他了,甚至连秦夜的祖孙三代都叫人去查了个一清二楚,甚至比秦夜本人都还要了解自己的身世。

这边还在说话间,屋外就已经传来了一阵吆喝声:“老刘,赶紧出来端菜!”

“来了来了。”刘老三连忙放下手中的酒杯,朝着秦夜告罪了一声,就跑出去了。

这副模样,和先前站在院门外的时候恶狠狠的样子,可谓是完全不同啊。

~~

伙食很丰盛,甚至于刘老三还让自己婆娘宰了一只鸡顿了,开始吴水芸是摇头不答应的,说统共就那几只鸡,还要留着下蛋呢。

后面刘老三跟她说了一番秦夜租他们地的事后,吴水芸立马喜笑颜开了。

不仅宰了一只鸡,还将仅有的几个鸡蛋也给一起煲了出来。

小侍女之前在田边给秦夜使眼色的时候,其实就是因为她饿了,而她带出来的那些糕点,早就被秦夜全数的吃完了。

所以当饭菜上桌后,春香就有些馋住了。

但作为自家少爷的贴身侍女,她还是呆呆的看了秦夜一会。

然后,秦少爷就亲自给这位快要望眼欲穿的小侍女,盛了一碗鸡蛋,还夹上了一个蛋。

导致小厨娘看到后,也将碗递了过来,秦夜只好又盛了一碗。

将饭菜端进来后,吴水芸就打着招呼退了出去,秦夜想留着她一起吃饭,但刘老三却反驳着说:妇道人家,哪有留堂的道理。

主人家都这么说了,秦夜自然也不好再提起这件事。

然后他就想衬着刘老三小酌几杯的,但等他看到自家小侍女那带着丝危险的眼神后,秦夜也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毕竟,还是他自己跟春香说,不准许他在成年前喝酒的。

唉,自己作的孽,怪不得别人。

饭桌上,秦夜便从姜禾那里接过了之前的钱袋子,数出五十钱,放到了刘老三的桌上,说道:“刘大哥,这是先付给你的定金,剩余的,等那些粮食长出来了,再付给你,如何?”

“哎呦,俺这还没开始种呢,你这后世怎么就先付钱了。”虽然刘老三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摆在桌上的那五十钱,还是被他收入了囊中。

本来吧,租别人地,应该是先给租金。

这个租金可不是定金,而是直接租一年的钱,只有将这钱一次性给了,官府再出卷书契,这租凭关系才会确认下来。

但秦夜跟刘老三之间的租凭关系,还是有些不同的,更何况,定金就有五十钱,刘老三也是满心欢喜的接受了这样的模式。

哪怕后面秦夜不给他付剩余的一百五十钱了,那他还是赚的。

毕竟,一亩田,在家一小块菜地一年的租金,可值不了这么多。

一行人吃饱喝足后,秦夜也提出了告辞,刘老三自然也没有理由再留他们。

只是在走之前,秦夜从腰间拿出了土豆和辣椒递给了刘老三,接着说道:“刘大哥,这两样种子就先交给你了。”

刘老三也是接过点着头道:“放心吧,秦君子,俺老汉别的不敢说,这种地的手艺绝对是十里八乡一把手的,而且你不都说了这什么土豆和辣椒的种法了,要是老汉还种不出,也没有脸在向君子收钱了,这五十钱,你也到时候一并拿回去。”

“既然付了定金,那就是不准备拿回来了。”秦夜笑吟吟的说道:“更何况还是我求着刘大哥你帮忙种地呢,若是种不出,那便就种不出吧,且剩下的一百五十钱,也不会少。”

听着秦夜的话,刘老三看向手上的两袋种子,朝着秦夜认真的点了点头。

在吃饭之前,他还仅仅是抱着种不出就种不出吧,反正有钱的拿的想法。而现在,刘老三是真的对着两样种子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

起码,不能真的收下了钱,最后还搞出来个颗粒无收吧?

那这些钱,刘老三的良心还收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