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香的服侍下,秦夜很快就洗漱穿戴好了一切,又在春香不知所措的表情下,狠狠蹂躏了番小侍女的脑袋,将那好不容易打理好的双丫鬂给揉的尽数散开后,这才慌忙的收起了双手跑出了房间。

留下了个幽怨异常的小侍女凶巴巴的盯着他后背,重重的呲着牙哼了一声,接着又狠狠的朝着地上跺了两脚,这才转身开始收拾起秦夜的床铺来。

看着床上乱糟糟的被窝和不知道飞哪去了的枕头,春香心中一阵郁闷。

少爷又没有和别人在床上打架,怎么乱成这个样子……,春香噘着嘴看了会,心里恶狠狠的想道:“臭少爷,我不干了!”然后直接抬腿就走。

刚迈出步子,还没踏下呢,小侍女咬着嫩牙,转过头又看向了乱作狗窝一般的床铺,最终心里的斗争还是以失败停了下来。

是以,春香还是慢慢的转过了身来,开始整理起那乱糟的被窝了。

~~

等秦夜赶到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了陆温庭正从马车上下来。

然后秦夜又发现了马车后面跟着一辆驴车,细细看去,便也瞧见了车旁的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

“想必这就是那些商队了吧……”秦夜心说,看来这陆小姐对岭南这事很是看重啊。始皇帝昨天才发的旨令,今儿就带人上门了,难道侯府缺钱了……?

而顺着这事,秦夜又想起老赵将自己的这番话汇报给始皇帝的模样,哼,捡功劳的家伙,还没说我到底有没有官做呢……

眼尖的陆公子早就看到了门口出来的秦夜,于是还没等人凑来杌子呢,直接就从马车上跳下来了。

兴冲冲的小跑来到了秦夜的面前,陆文绍兴奋道:“秦兄,今日打算做些啥菜犒劳犒劳啊?”

秦夜听后愕然了会,接着向前走了几步,抬头看了看天色。

瞧着刚刚上午九点的模样,秦夜也是抱着怀疑的目光打量了下后者,小声道:“这才刚到巳时,陆兄不会这就饿了吧?”

就在陆文绍挠着头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陆温庭的声音已经从后方传来了。

“别理他,他就是吃饱了没事干,放着府里的朝饭不吃,非要说到你这来补上。”

“嘿嘿。”陆文绍也是反驳道:“还不是那老徐做的饭真是越来越难吃了……”

“还敢回嘴。”陆温庭瞪着捂着肚子的陆文绍道。

被自己老姐瞪了一眼,陆公子还是没有在脱口说些什么,稍稍的退了几步,俯在秦夜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秦兄,搞点东西来吃呗,快饿死我了。”

听得陆文绍的话语,秦夜也是哭笑不得,便只好在后者期待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陆温庭看着两人好像在密谋什么事情的模样,眉头也是一蹙,开口道:“秦兄,莫要理他,等下别给他饭吃,饿死他算了。”

陆文绍一听道自己老姐的“狠毒”之语,也是迅速的闭上了嘴巴。

当然,最后陆公子还是所幸的吃到了饭,陆温庭也没有丧心病狂到不准陆文绍吃饭的地步,只是在后者狼吞虎咽的时候,冷艳的眸子一直看着陆文绍。

搞的陆公子是打着冷颤喝完那碗粥的。

等没了陆文绍打搅之后,秦夜这才喊着陆温庭来到了酒馆的前厅里面。

这里因为也是要修缮一番的缘故,摆放整齐的桌席也是早就被搬到一个角落去了,不过还是留着一张桌子放着的。

两人一同入席后,秦夜首先开口道:“陆娘子,这些人就是那些商队的人选吧?”说着,眼光瞥了瞥不远处的三人。

“秦兄唤我温庭便可。”陆温庭两手合在腹前道。

“温……庭。”秦夜心里念了一遍,接着便大方的说道:“行,我也不磨蹭,以后就喊你温庭了。”

“嗯。”陆温庭这下轻轻的应了一声,接着露出了少有的笑容道:“秦兄,小女考虑到可能那些商人对岭南的了解颇甚,今天特带着他们来此见见秦兄,也好让秦兄教教他们一些细则。”

啧啧啧,这女人真是对岭南有着莫大的兴趣啊,真不知道她要干嘛,秦夜心里默默想着。

不过就算有什么想法,那也跟我没关系,我也就挂个狗头军师的牌牌而已。

陆温庭见秦夜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便也收起了笑容,对着不远处的三人淡然道:“荀掌柜,你来跟秦兄说说你的想法吧。”

那富气胖子闻言,便赶忙的大步走了过来,拱手恭声道:“小的见过君子。”

不愧是跟着侯府干的商人,竟跟那些普通商贾完全不一样,至少身上的那副低贱的商气,秦夜是没有瞧见的。

“你叫什么名字?”面对这还有着些许傲气的人,秦夜也是不会怎么看轻。

毕竟随着大秦的那旨重农抑商的法令出现,能够不被身份所困扰的人,他还是给予一定的尊重的。

只不过,秦夜希望这份尊重也能换来对方的尊重。

“回君子,小的姓荀,贱名一个胜字。”所幸,这个满身富气的胖子倒也事毕恭毕敬的模样,虽然秦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温庭在此的缘故。

“嗯,你原先是干什么的?”秦夜又问道。

“小的之前是万源庄的管事。”富气胖子又平静的答道。

“嗯。”秦夜面上依旧如老僧入定一般,可心底却是被掀起了阵阵波澜。

这万源庄可是咸阳城数一数二的钱庄了,虽说只是钱庄,但万源庄手下可是有着众多的分店,什么七七八八的行业,也都是有着一些涉及。

就如秦夜自己每日吃的那些水果,便是在那万源庄底下的源记楼买来的。

甚至就连一些绸缎布匹、首饰工具都是有着一些涉猎。

秦夜没想到,咸阳城这般商号竟然和着关阳侯府有着关系,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女子,秦夜心里啧啧道。

不对!秦夜又猛然想起。

应该不是这商号和关阳侯府有着关系,而是那万源庄应该就是关阳侯开的……

果真是底气十足啊,难怪敢伸手插足岭南那块肉饼。

秦夜又扫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富气胖子,接着道:“不知荀掌柜对朝廷昨天发的那状法令有何看法?”

“君子是说商贾随军队前往百越一事?”荀胜抬起头来道。

“没错。”秦夜果断答道:“荀掌柜觉得朝廷的这法子可行?”

“小的觉得,朝廷这次必有能人献言,否则陛下是绝不可能想起我们商人的。”荀胜思考了片刻道:“岭南那一带,小的前些年也有过一些打探,对于其中的商机,也是清楚的,所以朝廷的这纸法令,实为上上之策,虽说中标之后的商号需要自行负责其军队的粮草和军饷,但对于其中所能赚来的大钱,那些军饷依旧是算不得什么,所以,小的认为,此乃绝妙之计。”

荀胜说完后,又猛的一拍大腿补充道:“奶奶的,真不知道是哪个提出来的想法,若这人不是个商人的话,真是浪费这股天赋了!”

说完后,似乎又觉得自己此言粗鲁了些,便对着秦夜拱了拱手,致下了歉意。

荀胜的这番回答倒是让秦夜暗暗吃了一惊,他原本以为这些商人会觉得此法实乃不妥的。因为秦夜也只是粗略的跟老赵说了一番,具体的事宜则是完全没提起。

可现在看来,这帮商人明显是对这个法子趋之若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