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

坐在酒馆前厅等着吃东西的众人发现秦夜还没出现。

于是又开始逐渐叫嚣了起来。

“怎么回事,我说那小子不会真跑了吧?”

“这都快一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出来?”

“做什么菜也不需要这么久的吧?”

“这掌柜的也不准某等进去查看,谁知道那小子跑了没有。”

面对着这些人大喝声,姜禾也是一脸无奈。

她也想进去看看啊,可偷窥别人家传的做菜法子,那不是不合道理嘛,而又加上厨房的也早已被秦夜给锁上了,所以他也不知道现在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跑掉,那少年应该不会做出来的吧?

毕竟,他可是赵叔叔带来的人。

想着,姜禾又瞥了一眼正坐在角落里不急不缓喝着水的嬴政,见他没有半点担心那少年的模样,少女的心思这才重新的落了下来。

不过,当姜禾不会认为秦夜是会跑掉的人后,这份心思倒是下去了。

可另一份心思却又慢慢的浮了上来。

该不会,那少年说的都是真的吧?他真有让狗肉无腥味的法子?

少女的小手又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嬴政确实如姜禾想的一般,丝毫不觉得秦夜会偷摸的跑掉。

以那小子的性子,哪怕压力在大,也断做不出那种事。

想起秦夜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的淡然的样子,嬴政呵呵笑了一下。

可这并不代表他就不着急了。

原因嘛,倒不是担心秦夜做不出来,而是因为他现在很饿!

刚才光顾着训斥那小子了,自己才吃了一口肉饼,回来后就发现那些肉饼不见了,也不知道被何人偷走了。

想到这,嬴政扫视了一圈其他在酒馆的人。

嬴政饿着肚子的感觉,王贲丝毫没有感觉到,他刚才可是报餐了一顿,吃着肉饼的速度那叫一个快。

所以他现在只是百般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等着秦夜做好的饭菜。

眼光扫完一圈后,嬴政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对象。

最后的目光倒是落在了王贲身上。

看着自己的下属趴在桌子上,无一点大秦将领的样子,嬴政突然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是不是对王贲宽容太多了,现在都敢在他面前作出懒样了?

“咳咳。”于是嬴政假意咳了两下。

“嗯?陛下,有啥事?”

嘴里叼着不知道哪来的草根,王贲纳闷的抬头看着嬴政。

好家伙,语气这般懒散。

看来最近的确太过宽容这些人了。

嬴政脸色沉了下来,正欲作出呵斥的模样。

这时,大厅后面的院门被一双小手给推开了。

紧跟着的,还有一阵大大的吆喝声。

“菜来喽!”

春香将大厅连接后院的门完全推开,就看见秦夜端着一个大大的砂锅从院子里走了进来。

“菜来喽,麻烦让一让,小心被烫到了。”

秦夜用着两块抹布包在了砂锅的耳朵上,迈着小心翼翼的步子,缓缓的走在大厅里。

姜禾是第一时间瞧见的。

很快她就将不远的一张桌子给清扫了干净,周围席位也给全部撤了下去。

秦夜自然见到了这些个动作。

于是便端大砂锅走到了这张桌子前。

“砰......”

沉闷的声音在砂锅与桌子接触的一瞬间发了出来。

秦夜也呼出了一口气,习惯性的抬起手想擦擦汗,但看到包着砂锅的布上还散发着的阵阵热气,又只好停下了这个动作。

刚想说话。

却又看见一旁的小侍女从她的怀中掏出一张手帕来。

春香仔细的擦去了秦夜额头上的细汗后,又重新将手帕收了起来。

秦夜摸了摸鼻子,倒也没出声。

“秦小子,这就是你做的无腥味的狗肉?”嬴政这时也离开了席位,走了过来。

秦夜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就是我说没有一点腥味的狗肉。”

“当然,这道菜可不止这一个特点。”

说完,秦夜包着砂锅的盖子,掀了开来。

顿时,一股浓香从锅中飘散而出。

自下而上的,飘到了房梁上,又因为房梁的遮挡,香味慢慢的沉了下来,落到了大厅众人的鼻间。

一时间,整个酒馆的前厅都开始弥漫起这股浓烈的肉香。

“好香啊。”

姜禾脱口而出。

因为她就站在桌子旁。

也是能第一个问道这股味道的人。

不同于往常的香味,这道她从未闻过的气味顺着她的鼻子轰然冲进了她的脑海之中。

本来抱着怀疑的她,在闻到这股香味的一瞬间。

就感觉这锅狗肉,绝对不一样。

一旁早已围上来的众人也都是不分前后的闻到了这阵香气。

一个个都是闭着眼睛满脸陶醉的模样。

就连嬴政也不例外。

而早已吃饱的王贲,也被这道香气给重新勾起了食欲。

他想要大快朵颐了。

大厅内。

所有人都被这股肉香给吸引住了,可真正动筷子的却没有一个人。

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在那砂锅之中,一些零散的药材还正飘在汤上面,这种奇怪的用药入食的做法,也就导致了这些人并不敢贸然动嘴。

嬴政虽然相信秦夜,但对于这种药食的吃法,心里还是有些犹豫的。

“各位,还等着干嘛?不想吃吗?”秦夜见状,淡淡的说了一句

王贲看着砂锅里的深沉微红的狗肉,喉咙不受控制的吞了吞口水。

越闻越上头,终究他还是没能战胜美食的诱惑。

王贲拿过了桌上的筷子,半信半疑的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

起初动作极其缓慢,可当那块肉进了他的嘴巴,嚼上了几下后。

王贲的眼睛立马露出了光亮。

不等开口说味道怎么样,手里的筷子又伸进了砂锅中。

“小王,怎么样?味道可还行?”嬴政朝着王贲问道。

他也是被这砂锅煲肉的香味给馋住了,本来就饿着肚子的他显然是比他人更加意动的。

所以嬴政就等着王贲说没问题。

然后再吃。

可王奔压根就不回答,手里的筷子都不带停的,腮帮子都已经鼓起来,还不停的朝着里面塞肉。

众人都楞了一下。

下一刻,所有人都知道了原因。

一个个都开始拿着筷子往着锅里夹去。

而当他们吃到了狗肉的一瞬间,一个个的眼睛全部瞪大了起来。

这和刚才吃的那“狗肉夹馍”里面的狗肉完全不一样,不仅没有秦夜说的那种腥味,还多了一种刺激辛辣的味道。

嬴政知道这是什么,这是辣椒的味道。

是了,秦小子还在这里面加了辣椒。

“太好吃了。”

这是现场所有人此刻内心里的想法,原来狗肉没有了腥味是这么的美味啊。

“真没想到,原来这狗肉还能这样做。”

“我之前吃的那些就像是在嚼糠一样。”

“对对对,这道菜是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称赞声,一直络绎不绝,有些人甚至直接上了手,连筷子都不要了。

姜禾抿了抿嘴巴,也尝试着的夹起了一块肉。

轻轻的放进了嘴里。

她的“狗肉夹馍”是自己发明的,当初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出了狗肉最好的吃法,就连极为挑剔的姜禾爷爷,也对这种吃法极为的赞赏。

所以,对于这方面的学问,姜禾自认为没有人比得上自己。

可当她尝到了秦夜做的狗肉的一瞬间。

心里的震撼完全的显现在了脸上。

这就是没有一点腥味的狗肉?

姜禾现在觉得,自己的“狗肉夹馍”已经完全不算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