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夜装作满脸疑惑的看着门外的陆文绍,身上的衣袍也是乱糟糟的,就好像是刚从床上爬起随便披着的衣服一般,这是刚才在下床之时,秦夜故意脱掉外衣然后弄出来的。

不然一个如此绝色的女子在他房间,他一身还是整洁的样子,即使真说出他被打晕了的事,也是会被怀疑的。至于被怀疑是刺客还是他的能力有问题……总之,这都不是秦夜想看到的。

“秦兄,你没事?”陆文绍手还呈现着敲门的状态,愣愣的出口问道。

秦夜一看他这样子,心说原来是担心我。

这下,知晓了陆文绍来意的秦夜,心中也是不免感到了一丝温暖,但嘴上还是装作平静道:“陆兄,不知道你这深夜来此?”

“害呀!”陆文绍一把推开门,拉着秦夜就往屋内走去,边走边说道:“秦兄,你没事就好,可真是吓死我了。”

“陆兄,到底发生何事了?”秦夜假装不知问道。

两人在案边坐下,陆文绍一靠在席子上,就端起案上的茶壶猛的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水,然后凑近了秦夜的耳边,悄悄说道:“秦兄,刚才船上来刺客了!”

“刺客?!”秦夜听后神色一凝,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床上的女子。

“你可是不知道。”陆文绍摸了摸胸口,心有余悸道:“刚才若不是有着护卫暗中保护本公子,本公子可能就一命呜呼了呀!”

原来你是来刺杀陆文绍的……

秦夜眼中泛着寒光瞥了一眼床榻上被子蒙住的女子,然后迅速的收回视线,故作惊呼道:“陆兄可当真?!什么人竟敢刺杀你这个侯爷之子?不怕被关阳侯知道灭他满门吗?”

“唉,本公子也是苦恼啊。”陆文绍深深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最近到底是得罪谁了,竟派此等刺客来刺杀。”

听得陆文绍口中的话语,秦夜又是抓到了一个关键性词语,此等刺客?

不过还不等他开口询问,那陆文绍好像是坐下喝了几口水压惊后,那种惊慌失措的模样也是已经恢复了过来,又接着开口道:“总之,秦兄夜里不要出门了,我会被多派遣几个刺客守在你房外的。”说完,便是打算起身回房了。

毕竟陆公子现在可是连鞋都没穿……

此时回过神来的陆文绍,也是发现了这一茬,是以想要赶紧回去。

“陆兄,不知那刺客长啥模样,是男还是女?”就在陆文绍站起身准备走出去的时候,秦夜突然出声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据我那侍卫说,那刺客全身都是穿着夜行衣,脸上也是蒙着面,所以容貌看不清楚。”陆文绍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接着说道:“不过,据击退那刺客的人说,刺客全身瘦小,纤细,比起寻找男子都是要苗条一些,所以我猜那刺客应该是一个女子吧?”

“啧啧啧,当真是不敢想,竟有女子当刺客,若是此人长的姣好,以色诱人,再在关键之时出手,那可真的是防不胜防啊。”陆文绍想起自己脑海中幻想的结果,当即又是打了个寒颤。

“女子么……”秦夜心中喃喃想到,倏地再次转头看向了自己床上。

“行了,行了,既然秦兄没事,那本公子也不久留了。”陆文绍双手放在手肘部搓了搓道:“这被夜风吹了下,还真有点冷呢。”说完,便是快步的走向了门口。

秦夜看着陆文绍的背影,又想起刚才自己发现的一些事末,咬了咬牙,毅然开口喊道。

“陆兄!”

“呃?”陆文绍搓着双臂转过身看着秦夜道:“秦兄还有事吗?”

“陆兄,那刺客……”

而就在秦夜打算说出那刺客正在他床上的时候,他的后方却是传来了一阵低喃声。

离着门口稍远的床榻上,一只圆润似玉的大腿踢开了被子的一角,然后白花花的搭在了被子之上,连带着一张娇艳欲滴,还映着几抹羞红的面容也是从那被子之中露了出来。

“君子,奴家有点冷……”

带着些胆怯的声音,从那张精致小嘴中吐了出来。

由于陆文绍本就是转过身子的,所以刚才的那一幕,他也是整个的收入了眼底,瞧见那玉人脸上露出的羞色,陆公子眼角抽了抽,然后剐了秦夜一眼,小声的说道:“秦兄,你这真是……唉~!”

边说还边摇着头,似乎是在感叹什么。

秦夜也是早在第一时间听到声音的时候,就是转过头循向了声音的源头,当然也是瞧见了冉冉脸上的羞容,正在想这女人是在耍什么花招呢,就又听到了陆文绍嘴里感叹的声音。

“唉,算了算了。秦兄你慢慢玩,本公子就不在此多打扰了,小兰也还在等着我呢。”陆文绍白了一眼秦夜,然后直接就跨步走出了房中,最后,似乎是怕别人打搅了秦夜一般,还帮其房门,也给关上了。

“砰!”

房门关上的声音,重重的响彻在了这个小房间中。

而就在房门关上的一瞬间,秦夜身子瞬间往后一闪,抓起案上的茶壶,靠在墙边,神色不善的看着床上的女子。

似乎是料到秦夜会有如此反应,冉冉不意见露出了一抹冷笑,请哼了一声后,淡淡开口道:“怎么?现在知道我就是那刺客后,不再想之前那般轻薄我了?”说完,似乎是想起了之前在床上的旖旎,脸上又是倏的红了起来,皓齿紧咬着红唇。

面对床上那女子的询问,秦夜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他本是在冉冉从窗外翻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不过他那石认为冉冉只是去一个小偷罢了。

而他虽然觉得这般做法,很耻于道德,但出于一个后世人的想法,还是打算帮她一把的,于是就有了之前床上发生的事。

但他实在是不能将之联想到一个刺客的身上,毕竟有着甲板上的那阵娇柔弱小的模样。

这跟那种杀意凛然的刺客,可是半点关系都沾不到的。

但根据这个女人此时装出来的样子,秦夜就明白,这人若是上北影,必定是一代影后。

无他,演技实在是太好了。

望着秦夜思索着的眉头,冉冉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握着匕首的手臂随之慢慢的伸了出来,搁在床边,手指轻轻的开始舞动,那柄利刃也在其手指间上下跳跃着。

“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门外可是有着护卫的,况且……我之前还救了你。”看见冉冉舞动匕首的样子,秦夜如临大敌,茶壶高举过头顶,似乎那女子一动,便会瞬间投掷出去。

“呵呵……”

冉冉另一只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笑了一声,弯着眼眸说道:“那是不是还要奴家,说声‘多谢君子救命’?”

“你别这样看我,我之前也是迫……迫不得已。”秦夜有些心虚的往墙壁后缩了缩。

“迫不得已?”冉冉神色一滞,“你的意思是说,之前在床上的时候是我勾引你的?!”话音落下,之前还有些温和的面容此刻陡然瞬变,眼中冷意顷刻大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