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就加足马力干,秦夜就是这样的人。

自打昨日与老赵说了他能手里有那东西后,第二天他就开始大动师众的拾捧起春香和姜禾来。

而那本《伦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各处要点》,则早在昨天晚上他就从系统中取出来看了一遍了。

不过大概也是由于系统的缘故吧,给的东西除了那些实物奖励之外,其它的都是取不出来的。只是虽说那书取不出来,但秦夜用心思一触碰,那本书就犹如点点星光般的直接涌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当夜秦夜就此昏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就发现,那些知识要点已然被全数的记入了他的脑中。

这个方法,秦夜当然是乐于见到的,然而这个方法还是有个缺点……那就是他不能一瞬间的就想起某章某节的文章,而是要细心思索一番,就犹如翻书一样,才能准确找到他想知道的知识要点。

但这书一直会存在于他的脑海,也跟全部记住没什么区别了。

于是当天下午,秦夜的造纸大计就开始了。

首先,秦夜正翻着脑海里的书籍,思索着选哪一种纸来造。不过很快,宣纸两个大字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作为文房四宝其中的纸类品种,宣纸之名可谓是响彻全世界,其质地绵韧、光洁如玉、不蛀不腐,又加之用宣纸题字作画,墨韵清晰,层次分明,其字如画,跃然纸上,更是具现了它能成为后来王朝所有读书人的首选之纸的独特性。

不过待他逐看了遍那宣纸的制造过程后,就苦笑着摇头放弃了。

没有别的,单就一张宣纸从无到有的过程,就需要将近一年的时间,这还是熟练工人才能达到,若是秦夜这种手生的‘学徒’,怕是没个几年都不得入门。

再加上那那制作宣纸的主要材料:青檀树皮。

别说是树皮了,就连青檀树秦夜都不知道在陕西存不存在……

“看来得选个易于制作的纸类……”秦夜低着脑袋细细思索着。

小侍女和小厨娘也不知道这人要干嘛,原本她们是在打扫卫生的。毕竟这不大不小的酒馆里头,也没个侍女仆人啥的,就她俩能干这活了。

但刚才秦夜找她们的时候,那颇为意动的样子,她俩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活,就过来帮忙了。

春香倒是知道是为何事。因为昨日她少爷与嬴政交谈的时候,她并没有走远,所以还是听到了一些的,两人言语中一直在谈论什么报纸、舆论什么的,唯一一点就是,小侍女觉得自己有点没听明白。

“竹纸、麻纸、皮纸……”秦夜喃喃自语了一会。

突然,他双眼闪过一道光,立刻就拍手道:“麻纸,对,就麻纸,这玩意容易造,且速度也快!”

秦夜这陡然的一喊,倒是吓的正在思考的小侍女吓了一大跳,搞的春香还心悸的拍了拍小胸脯。

“春香、小禾,来准备开干!”

秦夜大声吆喝道,两女闻言面面相觑了会,心里纷纷不由想到:怎么感觉像去打家劫舍一般……

~~~~

三人径直的上了街,抄开家伙什就开始向着各家各户收些破布、麻头以及废渔网,秦夜甚至还光明正大从街旁的一颗老树身上剥下了几张树皮。

待这些材料收集完毕后,秦夜又走向了之前帮他做过桌子的孙木匠家。

说来,他还有点不好意思去那里。

原因就是那些打好桌子的现在还一直存在那个木匠的家中,本来几日前那些配套的桌椅就已经被全数的造好了。

孙阳还来酒馆催过好几次,但秦夜看着自家酒楼并没有完工,那些东西也没地方存放,于是就毅然而然的继续放在孙木匠的家中了。

他这次之所以要来这里一趟,主要是为了让这孙木匠再做几个造纸的工具出来。

而不出所料的,秦夜又是被那孙木匠拉下好生苦说了一顿,但这次说的,是问他能不能将图纸上画的桌椅做出来,自己去卖。

“哦?做桌椅生意?”秦夜蹙着眉头问道。

其实吧,这条财路秦夜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每次又想到在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如果你坐着露出跨部的话,那是极为不尊荣也是极为羞耻的一种行为。

所以跪坐之礼,才会成为所有人都接受和学习的东西。

是以,他之前也是想通了这一遭,这才放弃了这些桌椅的生意,也是只给自己打了一套。

上次陆温庭来的时候,秦夜都是为此担心了好一会,怕只给侯爷之女看到那套桌椅大发雷霆什么的……

不过结果还不错,那小娘皮还真接受了新的坐姿。

“掌柜的,不劳你说。”孙阳抹了一把鼻涕道:“虽然那些大富大贵的人家都是不肯接受这些奇形怪状的椅子的,但这咸阳城又不是只有那些富人,家里没几个钱的老百姓才是最多的。”

“他们这些人,在家中的时候,才不会跟那些官人富商什么的一样,讲那些臭规矩呢,大多数人都是直接坐在地上或靠着门槛吃饭的。所以小的就觉得,你发明的这些桌子和椅子,刚还就可以卖于那些穷人和老百姓,想必那些人是不会遵循些什么周礼古礼的。”

孙阳说完后,还顺带一屁股坐到了那张太师椅上,靠着悠哉悠哉的道:“掌柜你看,这玩意可是比跪坐舒服多了啊。”

“呦,孙师傅可以啊。”秦夜笑着道:“照你这么一说,这桌椅还是有很大的市场咯?”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孙阳立马站起身,激动道。

“那行,我觉着这个市场还真那么几分可干的。”秦夜点点头,不过语气又是一转,指着那太师椅道:“不过我这几把椅子的样式却是不适合那些百姓的,想必这几把椅子你也是花费了许多心思做出来的吧?”

闻言,孙阳也是无比赞同道:“没错,光是这个扶手,就足足耗费了我一整天的雕刻。”

“所以呢,你应该不是想着,将这种椅子卖给寻常百姓的吧?”秦夜笑道。

听到这话,孙阳也是笑了起来说道:“那当然不可能了,若是这把椅子拿出去卖,少说也要个贯钱以上。”

“那你打的主意是?”秦夜饶有兴致的询问道。

“小的是想着,看能不能再按照这椅子的样式,做一把简易版的出来。”孙阳走到太师椅的后面比划了一下道:“掌柜的你看,若是将这雕刻、钻花、打磨和涂蜡的步骤都是省去,那我觉得这一把椅子只需半日便可做出来。”

秦夜听着,突然也是出声道:“如果将那靠背也去掉,把椅面也搞小呢?”

“呃……”孙阳愣了愣,然后迅速的两眼放光道:“那半个时辰就能做出一把了。”

“成本何许?”

“哪来的什么成本,用些废木料就足以了。”孙阳一脸激动的答道。

看来这人脑瓜子确实不错,秦夜由此想着。思量了片刻后道:“那你就去干吧,等什么时候做出来给我看一眼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