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夜又是考察了一下大堂,发现无其它问题后,便准备踏上楼梯去二楼。

“孙老汉这些日子倒是辛苦了。”

瞧着秦夜上楼之后,孙老汉这才跟了上去,听到了这话不禁摇头笑道:“不辛苦,不辛苦,主要是掌柜的招待的好。”

秦夜闻言笑了笑,没再说些什么。

但那孙老汉却是滔滔不绝的唠叨了起来,嘴里说的,也都是一些关于秦夜给他们好待遇的话。

不过孙老汉的这些话确实说的没错。

因为秦夜招的他们一些包工的薪资和待遇都是按照后世那些工地师傅一样的。

不仅每日都有钱结账,也就是日结工资。甚至于一日三餐除了早晨的那顿朝饭,其余两顿都会都会包了他们的。这对于现在的大秦来说,绝对是独此一处的。

若是去别的地方帮人家干活,别说是日结薪资了,就连饭都不知道会不会包下中午的那一顿。

而如果这些工人们没有吃食便仍旧上工的话,那么进度就会被慢慢的耽搁下来。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一月内,平安酒馆能够迅速完工的原因了。

更别说,秦夜给这些工人们的薪资,那都是按照当地的最高标准来的。而孙老汉带来的那些人,除了他自己之外,都是没有做过报酬这么高的活计。

来到了二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不再是那大堂的宽敞亮丽了,而是变成了各样各式的雅间。

踏出楼梯,便是一道走廊,临近的是一处环绕屏风的弯道。

借了屏风遮掩的样子,外人是不知道那弯道后方藏着什么的。于是秦夜便叫人打造了一个小风铃摆在那屏风之上,不远处则是一个小外窗户,偶尔有着东边的风吹进来,撞动风铃后,那阵悦耳的乐声便由此响彻。

经过走廊后,就是二楼的六个雅间了。

秦夜便借着诗经六义为其取了几个名字,分别是:风、雅、颂、赋、比、兴。

不过这些雅间的价格并不是都一样,且还分为上下雅间之选。上等雅间指的是风、雅、颂这三义,而下等雅间便是那赋、比、兴了。

秦夜走到兴字号雅间门口,推开往里一看,首当其冲的便是一副悬着的水墨文字,上面写着的是一篇诗经的《莆田之什·瞻彼洛矣》。且下方还摆放了一张案牍,文房四宝吗也是一个都不少。

这是为了方便那些文人们一不小心喝高了,之后大口出论阔,却烦其无笔墨伺候而设。

来到雅间的中央,只见一方稍大的花梨木八仙桌坐落于此,四处周围也都是配了四把的圈椅。桌旁边还错落着一些不习惯高登高桌的人,而存在的木案矮桌。

但是说实话,那日孙木匠送来这几套套桌椅的时候,秦夜还有些为此担心了一阵。他不知道那些客人们到底会不会坐上这几套完全新样式的桌子和凳子。

不过前几日那陆公子来看过后,秦夜的这些顾虑就完全打消了。

因为那陆文绍在走进了秦夜送他的雅间后,便是对其中的各样各式的东西瞬间爱不释手。

所以秦夜才会毫不顾忌的直接上了这些桌子,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顺带着放了几张桌案的。

嗯,看完雅间后,秦夜不可察动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对着雅间里面的样式极为满意。

孙老汉看到秦夜点头后,紧张的心情也是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这倒不是因为他会怕秦夜的质问,而是他认为,拿了掌柜的这么多好处,若是不能做出让掌柜满意的结果,孙老汉觉得他都能告别这一行了。

看完兴字号雅间后,秦夜又是走向了上三等之一的风字号雅间。这个雅间便是那上等雅间了。

当中不仅摆放了更多的水墨丹青和那窗户边的一炉熏香,甚至于秦夜还在雅间的正北还设立了一个尺许高的木台桩子,作为歌姬们的演出场所。

还当真是为了那些客人们的享受,将其提到了奢华至极的地步。

是的,虽然大秦没有那种私人的青楼妓院,但这些歌姬私妓,还是被准许豢养的。

并且各处各地的酒楼开业,都是要聘请一些歌喉动人的名妓的,为的就是能在开业的那天赚足一些店面名声。

而现在的平安酒馆已经变成了酒楼,便是要重新再开一次业了。

所以秦夜也在逐步的考虑,到底要不要请一批歌姬来助助兴。只是嘛,那日他跟小厨娘提起这个想法后,倒是重重的挨上了几拳,所以到现在他都不清楚那小妮子到底是咋想的。

看完了,二楼,便是要挪步去三楼了。

而这三楼,便才是秦夜要打造酒楼名声的最大的依仗。

因为三楼上,只设立了四个雅间,分别是:青阳、朱明、白藏、玄英。别看名字一个个都取的这么的隐晦,其实也就是春夏秋冬四季的雅称罢了。

虽然其中的那间玄英已经被秦夜送予了陆文绍,但其余的三个,都还是留着的。

正因为四个雅间中的其一,已经被侯爷之子的陆文绍所占下,所以剩下的雅间,身价也就大大的上涨。

按照秦夜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难不成我一个侯爷的儿子,跟我坐在同一规格的人竟是一些平民?

因而有着这层意思在,剩余的雅间,敢于承包之人一定也只能是一些身份高贵之人。比如同样那些三公九卿、王公诸侯们的儿子。

啥?你说凭什么不让平民百姓上三楼?

没问题,你想上就上嘛,只是吃完之后,虽然陆文绍可能不会计较什么,但那些侯府的附庸之人,就别怪他们找你的麻烦就是了。

孙老汉这个时候也正和秦夜一同站在青阳雅间的外面。

这个年轻时曾执掌过将作少府的老汉,此时看到那雅间的里面的场景也是被震的呆滞了稍会。

虽然里面的东西都是先由掌柜的画设计图,然后再经过他手安排的,但完工之后,再来看,孙老汉还是觉得惊为天人。

因为这一个雅间的面积,就足足有着三十多个平方之大。

面积如此之大,所以能够添置的东西也就自然多了起来。

而这首先出现了变化的就是那中央摆放的桌子了。

虽然那二楼的八仙桌看起来已经比起大堂的要大一些,但看这三楼天字号雅间的八仙桌,则更是大了整整一圈,足足有着三米之长。

孙老汉想着,如果自己坐在上面,他都怀疑能不能夹到菜……

只是秦夜明显是想到了这一点的,所以又让孙老汉打造了几个后世那样的转盘,唯一的区别就是从玻璃的变成了紫檀木的了。

而除了这桌子有了变化之外,那处坐落于床边的案牍,也是更加的华丽绢美了。

不仅将文房四宝都从普通的级别换成了最高等的之外,那些竹简们,也都是被秦夜换成了一些纸张,虽然每个雅间都只分了十张进来,但秦夜相信,等那些贵人们用了之后,怕是一辈子都是离不开这玩意了。

不过这些变化都不是最大的变化。

因为秦夜还在雅间的南边,也就是进门右手边的地方,垂下了一张珠帘,珠帘后方便是一张大床,一张挂着暖帐纱帘的粉红色织床。

至于这张床是干什么的,相信各位都应该了然于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