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政自退朝之后,就安排了王贲为他去准备微服私巡。

去的地方是平安酒馆。

目的,自然就是为了见秦夜了。

嬴政去见秦夜,一来是不想再与朝中的大臣们在封禅之礼上继续扯皮了,断断续续的扯了快大半年,连一丝有用的想法都没有,早就让他对这群大臣充满了失望。

二来嘛,就是想与秦夜在这食补上再唠唠。

嬴政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有过今日早晨的感觉了。

甚至他怀疑昨天晚上能那么早入睡,也跟那道药膳狗肉煲有关。

所以,他想再去谈谈秦夜的口风。

还未到午时。

王贲就已来报一切准备就绪。

嬴政又再次穿上了那间商贾的衣裳。

他在秦夜的面前还是一个咸阳商人的身份,所以自然是不能露馅的。

一队平常的马车自咸阳宫大门驶出。

驾车的依旧是王贲。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

马车就到了平安酒馆的门口,嬴政下了车进了酒馆也不准备喊话,直接轻车熟路似的朝着酒馆后院奔去。

看模样,当真是熟悉的很。

而王贲这次却没有也跟着嬴政进去,而是等始皇帝进了酒馆后,便又驾着马车离开了。

秦夜此时正在后院忙活着做床。

背对着后院的掩门,压根没有发现其大步走向他的嬴政。

“秦小子,在忙活什么呢?”嬴政正了正衣裳,笑着问道,随后谈过头来,看着秦夜手里的工具。

“咦,老赵,怎么今日你又来了。”秦夜没有放下手中已经快要成型的床架子,只是扭头瞥了一眼嬴政,得知来人后,便又自顾自的削着木头去了。

秦夜有些不客气的话,道没有被嬴政放在心上。

与这小子相处的这些日子,从最开始秦夜似乎有些拘谨的态度,到了后面熟络起来了,他基本上每天都要被其怼一次,所以刚才的语气嬴政倒是颇觉得有些亲切。

嬴政没有立马接上秦夜的话。

而是专心致志的看向了秦夜手中的东西。

观摩了一番,嬴政心中暗暗称赞了起来,无他,就是因为秦夜的手法令他感到了玄妙无比。

不管是刨制还是用锯,甚至于雕刻的手法。

在嬴政看来,这信手拈来般的技艺都是要十几年乃至于几十年的木匠老师傅才能掌握。

而如今却出现在了一个还未及冠的少年手上。

“秦小子,你这是在做甚?”半刻钟后,嬴政终于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做一张小床,诶?你还在看着啊。”

秦夜又刨了几下后,便放下了手上的活,喘着气继续说道:“老赵啊,既然你今日碰巧也来了,那等下就请你见识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嬴政有些好奇道。

“等会你就知道,来,搭把手,现在帮我把这些东西装起来。”秦夜将手中的工具放到了地上,抬起了一根平板木说道。

见秦夜卖了个关子,嬴政也不继续追究。

撸起了袖子便也抬起了平板木的另一头。

二人合力将木板抬到了一旁的一个已经做好的架子上。

然后秦夜拿起斧头的另一边用力将木板敲进了架子之中。

一张小巧的现代木架床就出现在了嬴政的眼前。

见到小床的样子,嬴政忍不住的问道:“秦小子,你做张书案干甚?”

“这是我给我家小侍女做的床,哪像书案了?”秦夜自然知道书案是什么,于是又指着床沿边凸出来的挡板,说道。

仔细观察了一番,嬴政发现还真与书案有些不同。

不过当他看到了床沿下方屏挡处刻着的一些图案后,心神微微一震。

那是镂空雕刻的一副公主出宫图。

其人物惟妙惟肖,活泼生动的感觉自围屏中涌现而出。

这小子,怎么还会木工的活?而且看样子,怕不是得了鲁班的真传。

厨艺就不说了,这小子竟然还知晓医术,且竟能和厨艺相合,做出了一道食补法子来与他对症下药,而且今日又发现了其木工活也是做的完美无瑕。

倒是真不知道,他还会些什么东西。

想到这,嬴政看了秦夜一眼,目光有些深邃。

“来,老赵,再过来搭把手。”

就在嬴政出神的时候,秦夜的声音将他拉了回来。

他低头看去,只见地上还摆着几块已经做好的木板子,这些木板倒是没有先前的床架板子,大,不过看其模样,倒是精致了不少。

“你这又是要做什么?”嬴政一边问着,一边蹲下了身子,扶着秦夜手里的一块木板。

“做一把椅子。”

“椅子?”嬴政疑惑的问了一句。

现如今秦朝还是没有椅子这个概念的。

最早的椅子也是从胡床演变来的,而胡床,则是在西晋时期才传入。

面对嬴政的疑惑,秦夜当即解释道:“椅子就是用来坐的家具。”

“坐?为何需要椅子?”嬴政问道。

好像是知道嬴政会问这个问题,于是秦夜又说道:“哎呀,等下做出来你就知道了。”

秦夜的话嬴政想不明白,从古至今,从上到下,从贵族到平民不都是席地而坐?

为何现在要做一把什么椅子来坐。

而且,

想不明白,便也不再继续想。

于是嬴政专心致志的看向了秦夜手上。

见这位老秦人不再继续询问,于是秦夜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一把后世的太师椅慢慢的在他的手上成型了。

......

临近中午降临。

王贲这才将始皇帝交给他的另一件事给办好。

然后便也来到了平安酒馆。

走进酒馆后,王贲首先就看到了和昨日一眼站在柜台旁的姜禾,她正用着麻布擦拭柜台。

而大厅中央,一个身形瘦弱的小侍女正在端着盘子穿梭在众食客的中间。

“姜姑娘!”王贲唤了一声。

姜禾见到他稍微的愣了一下。

接着又听到王贲问道:“不知道姑娘可看到我家老爷?”

“你说赵叔啊,赵叔一来就跑向后院了。”姜禾回过神来,露出微笑回道。

“多谢姑娘告知,那在下就先不打扰姑娘了。”

说完,王贲便不再四处观望,直接就奔向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