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琳从医院回到家后,便心平气和的就把自己要和雷生生和离的事情提了出来,雷生生听完美琳提出和离的条件以后不加思索的就立马同意了美琳和离条件,此时已经进入腊月过年时节,两人约好在江西过年,回老家过十五的时候美琳也差不多小产满月,于是便定在回老家过完正月十五后去民政局办和离手续。

工人都各自回家了,店里的生意也停了下来,过完年后的正月十三这日,雷生生开着自己的豪华座驾带着美琳和两个孩子还有雷生生的二姐一起回老家的路上,突然天色大变,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突然由白昼变成了黑昼,长这么大这样的天气美琳还是头一次见,在美琳的心里这也是老天在对她的一种启示,预示着她今后要过上一段暗无天日的生活,在美琳的心里即便未来是一片暗无天日的生活,自己也要顺着自己的心意去走,虽然自己不能改变命运,但心情却总归是自己的还是可以自己去掌握的。见雷瑛恺在他二姑妈的怀里睡着,欣儿也在自己的怀里睡着,美琳就抱着欣儿眼睛也闭着靠在座椅后背睡了一段路程,大概有两个多小时天才慢慢转亮恢复正常白昼。

在江西的时候在回家的一路上和回到婆家的几天时间里,美琳没有向雷家任何人提起她要和雷生生和离的事情,见雷生生二姐一路跟着雷生生回来老家美琳心里有数,雷生生肯定是已经告诉了他二姐美琳要和雷生生离婚的事情,雷生生天真的认为美琳一向心软,只要他拿到他和美琳的离婚协议,过阵子美琳想孩子了他再回去哄哄到时候再把美琳哄回来,等孩子再长大点美琳要再跟他要结婚证的事情他就一脚把美琳踢开。

殊不知美琳早已经看透了他和他的家人,美琳用自己最开始的包容和最后的隐忍任由着雷生生和雷生生家人愚蠢无知的来伤害自己,不是懦弱,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内心变的更加强大,伤的越痛越深自己就会变的越强大,直到学会不再一味的心软任人摆布。眼前的这个男人,和这个男人的家人才是她人生中正真的第一堂课。这一堂课虽然让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她内心觉得很值得。

这一堂课她学会了隐忍,学会了坚强,学会了什么是舍与得,也没有人可以再左右她的想法,包括她一向顺从的父母亲人。但她依然还是那个当初既单纯又善良的美琳,只是从此在她眼里的世界没有了对与错,是与非,一切都自有定数,无论前方有什么洪水猛兽她都无所畏惧,她相信路是靠自己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一点一点走出来的,她要通过自己踏踏实实努力的争取,她内心所向往的地方是支撑她一切向前的动力。

所以美琳既已做出了决定,雷生生已然同意那么她的婚姻和旁人无关,所以她不必向任何人交代什么,包括她自己的亲生父母。而雷生生这边怕张玥英和阳木春知道美琳要和他净身出户和离的事情后会为了家产的事情不同意而出岔子便也没有打电话回去说和美琳和离的事情,直到美琳和他一起到了民政局把和离的合同写好签好按上手印离婚证拿到手各自离去,雷生生才把电话打给张玥英,告诉张玥英说是美琳要和他协议离婚净身出户的,两个孩子也都归他,不是他不和美琳分家产的。还嘱咐张玥英和阳木春离婚协议已经签好,婚也离了以后不要为家产的事情找他麻烦,美琳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这一年庚寅年初正月,张玥英听到雷生生在讲述美琳离婚的事情和雷生生的语气以后差点气晕死过去。张玥英和阳木春也都知道自己女儿这些年来在雷生生那里遭的罪,虽然美琳没有和二老商量就自己决定离婚了,他们心里也不怪美琳。于是在雷生生的电话这头儿回了雷生生说既然你们已经离婚了我们当大人的也没什么可说的,你以后照顾好两个孩子就行,孩子没有错总归也是你亲生的。然后又问他是不是确定美琳已经坐上回家的大巴车了,雷生生言辞凿凿的说:我亲眼看见她上的大巴车她肯定是回去你那里了。

挂完电话后张玥英和家里人就等着美琳回家,眼看着根据美琳回家的车程和时间算已经远远的超过了美琳到家的时间。一家人都担心害怕美琳什么都不要的离了婚会想不开,所以才没回家的,于是就让阳兴打电话给在张玥英娘家那边田地里做事的阳木春回来一起去车站找找美琳。

而美琳这边并不是想不开,她小产坐月子的事情也没有告诉家里人,历来老人都说月子中的女人不可以去别人家串门啥的,去别人家买东西花钱就没事。但是绝对不能回娘家,会给娘家带去灾难啥的。而美琳还在月子中差几天才满月,娘家才刚刚买了新房娶了弟媳妇儿,而且弟媳妇儿已经怀有身孕,爸妈才刚刚过上几天舒坦的日子绝对不能因为自己她给娘家带去灾难和不好的事情啥的,再加上美琳没有想到雷生生会在和自己离完婚以后殷勤的给自己的娘家打电话,因为离婚前雷生生都没向自己的娘家打过招呼,离婚后就更加不会给自己的娘家打电话了,谁知事与愿为。

和雷生生离完婚离开的时候美琳身上没有钱坐车就问雷生生要了一千块钱,拿到钱后美琳就去车站买票坐车,回去打算自己到了家以后先在车站旁边的小旅馆住下,怕爸妈几天接不到自己的电话会给雷生生打电话,到时候看不见自己回家爸妈肯定会担心,于是美琳下了车以后就按照计划在车站旁边的小旅馆开了房住下了,小旅馆客房很小,也很实惠二十五块上一天,美琳觉得挺划算。

付完钱把行李都拿到了房间,旅馆的老板娘还很热心的帮美琳打好了一暖瓶开始给美琳送到房间去。后美琳想自己得让爸妈弟妹亲戚看到自己这样他们或许就不会担心自己给自己打电话了,只要把这几天月子过了自己就回家去。于是美琳便来到了车站旁边的一个网吧内,将自己的社交软件登陆了上去。自己刚刚登陆上社交软件没多久,阳兴就来信了,聪明的阳兴不动声色的和美琳闲聊着,一边打阳木春的电话告诉阳木春他知道美琳的在哪里。然后就和阳木春汇合一起去到车站旁边的网吧,阳木春在外面等着,阳兴先进去探寻。

阳兴来到了美琳的身后没有说话,呆呆的看着美琳在干嘛,美琳不会玩游戏,没有和阳兴聊天后就自己在那里斗斗地主,而且斗地主的技术着实让人堪忧。美琳下意识的感觉身旁有人便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见到美琳发现自己的阳兴便忍不住哈哈的站在那里傻笑。

美琳惊奇的问到:弟弟怎么来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阳兴回答说:走,跟我回家,咱爸也来了在门口等着你,咱妈在家里快急坏了。美琳支支吾吾说: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回去,你们让我自己在这边先呆几天,过几天我自己就回去了。阳兴说:走出去,咱爸还在门口,你很咱爸说。美琳便跟着阳兴一起走出了网吧,来到了门口美琳见到自己的父亲穿着在农田里做事的大胶鞋,便问:爸!你怎么也来了?还穿个大胶鞋?阳木春说:我还在田里干活接到你弟弟的电话就匆匆忙忙的赶来了还没来得及换。美琳内疚的底下了头。阳木春说:走!回家去,你的行李呢?美琳坚持告诉阳木春说我不能跟你们回去,过几天我自己就回去了爸。你们不要担心我,我没事。阳兴见姐姐不肯跟着自己和阳木春一起回家去就拨通了张玥英的电话把电话递给美琳说:给咱妈很担心你你和咱妈说几句。美琳接到了张玥英的电话走到一边才肯把自己小产没有满月子的事情告诉张玥英,而张玥英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虚无缥缈的习俗,她信奉了神保佑自己的女儿一家人好好的可是结果女儿还是这么可怜巴巴的离了婚,眼前只想美琳好好的一家人在一起就好,所以她让美琳不要管那么多跟着自己的父亲和弟弟一起回家去就好。可是美琳还是有所顾虑,虽然美琳有意避开自己的弟弟和父亲和张玥英通话但是在一旁的阳木春和阳兴还是听到了,阳木春气势昂扬的说:我从来都不信那一道子,都是你妈整天神神叨叨的,走跟我们回去,别信那没有用的。美琳见父亲如此执意让自己跟着他们回家去就没有再多做顾虑,带着弟弟和父亲一起去到旅馆拿好行李退了房一起回家去了。

后来美琳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弟弟很聪明,他在和自己聊天的时候是为了稳住自己,他知道自己在哪里下车,也知道自己对老家这边不熟悉,更加了解自己下了车不会一个人到处乱跑。对于车站附近有网吧的地方那也只有他所熟悉的那一个地方车站有网吧,自己就是因为去了网吧才露线被弟弟找到的。无奈的表情在心里告诉自己看来自己还是太过于简单了,这件事情考虑的不够周全还不如自己的弟弟阳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