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琳在掀开小妹床帘的一瞬间心里其实是纠结着的,美琳的心里还在对这个同事小妹抱有一丝希望,认为有可能是自己搞错了,万一误会了人家小妹就不好了,大家都是同事,又住在同一个宿舍。

不过美琳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力和找回自己的化妆包还是决定将这个局面打破,万一是自己搞错了就当做是自己在跟这个小妹开个玩笑,如果自己没有搞错就只能看自己处理事情的随机应变能力了。

当美琳掀开床帘后看见同事小妹手里正在往眼睫毛上涂抹的睫毛膏是自己的时候,便大大方方的把问道:阿妹!是你拿走了我的化妆包?坐在床前的同事小妹见自己手中正在用的睫毛膏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美琳认了出来,便发泼的站了起来斩钉截铁的说:我没有。美琳见同事小妹如此不肯承认还引来了同宿舍的同事们一起来围观便冷静的细言相告,耐心的跟这个发泼的同事小妹分析着为什么自己会在她正在使用睫毛膏的时候突然掀开她的床帘。

美琳分析和大家分析完后大家听了觉得都有道理,就连这个拿了东西发泼的同事小妹也不再发泼,只是在那里哭,美琳没有告诉她化妆包里的东西,只是说:阿妹!你还小不懂事。就算你承认是你拿的大家也不会对你有什么看法的,更加不会在背后说你什么的,因为是人都会犯错,知错能改就代表了你的勇气和担当,你就依然还是大家心目中的好啊妹,大家都会尊敬你的。

在一旁的同事们听到美琳说的这么一番话便纷纷表示赞同,还有同事热心的去帮这个哭鼻子的同事小妹递纸巾搽鼻涕。美琳继续接着说:阿妹!你看大家都很关心你!还对你这么好,对不对?我的化妆包是你拿的吗?这时的同事小妹才终于肯承认是自己拿了美琳的化妆包。

美琳听了兴奋的笑着问她:那化妆包在哪里呀?里面其他的东西还在吗?同事小妹回答说:自己当时拿了以后很害怕,看看里面没有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东西,见这支睫毛膏还不错就留下了,其他的东西我把它装进了塑料袋子里包好扔了。

美琳一听完了,这下肯定是扔进垃圾桶里早没了,情绪有些激动的问道:你把它扔进垃圾桶里了?同事小妹回答说:没有,我当时是拿到楼上房间里去看的,就随手把它从窗户扔下了二楼搭建的屋顶上。

美琳一听来劲儿了,那你还记得你是从什么地方扔下去的吗?还能找回来吗?同事小妹说:还在,她偶尔会将头申出去窗外往那里看一看的。于是美琳和几个同事一起跟着这个同事小妹一起回到了酒店,同事小妹亲自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屋顶帮美琳取回了化妆包。

美琳见到自己化妆包里的东西都在高兴的对同事小妹说了声谢谢你阿妹!然后又说:那支睫毛膏你喜欢!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答谢礼物吧!同事小妹点点头同意了。从此这件事情大家就当没有发生过和往常一样开开心心的上下班。同事小妹也没有因为此事感觉到尴尬,也一直留在了酒店里和大家一起工作生活,大家的东西也都没有再丢过。

过了几个月美琳接到张玥英的电话说美琳的弟媳妇去医院检查这几天就要生了,想让美琳回去。于是美琳积攒了几个月的假期跟酒店申请连休半月,酒店同意后美琳就乘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赶了回去,回去后不久阳家就迎来了第一个小孙子,家里人都乐坏了,取名阳辰辰。

如今的美琳不但做了人家的妈妈还做了人家的姑妈,心里是美滋滋的。想到自己的两个孩子难免心里会有些不是滋味。但她依然坚决的不去想回去雷家探望自己的两个孩子。很快就又反悔了广东回去酒店继续上班。在这期间美琳又遇到了一个她喜欢的一个男人。但她和这个男人之间紧紧是喜欢,在之后的许多日子里这个男人成为了她心目中的阳光温暖着她,让她坚信这个世上的男人是有真心和责任心不乱情的。

每次她在路上与这个男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都是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的故事开始的一个转折点。

在欣儿三岁多的时候,雷生生软磨硬泡的终于在张玥英那里得到了美琳的电话号码。雷生生对张玥英说:我真没想到美琳会这么狠心,离婚后丢下孩子一年多一个电话也没有。后来美琳接到雷生生的电话很生气,责怪张玥英不应该把自己的电话给雷生生的,张玥英无奈就把雷生生的原话学给美琳听,美琳听了以后不以为然的说:他没想到,他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后来夏天的时候美琳辞职在广东酒店的工作回去探望自己的孩子。这是美琳和雷生生离婚后第一次见面,她与张玥英一起买了好多东西去看孩子,下车后雷生生就带着三岁多的欣儿在路边接美琳母女。

雷生生见到美琳母女下车就没顾上欣儿自己迎了上去,欣儿知道是自己的妈妈回来看自己便傻傻的一动也不动的站在路边小手握着小手看着自己的妈妈和姥姥。美琳和张玥英下车后见到眼前的欣儿却没有认出来,美琳生气的问到雷生生:不是说带着欣儿一起来的吗?欣儿呢?雷生生很无语的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小汝子长变了好多吗?雷生生看着路边傻傻呆呆的欣儿说:那就是你女儿。。。

美琳和张玥英傻傻的也站在那里不肯上前去说:那不是我的女儿,那是你大姐的女儿,你骗我,你把我的女儿弄哪里去了?一旁的张玥英也说:我看着那也是你大姐的女儿。雷生生无奈的走到欣儿身边蹲下去掀开欣儿手臂上的衣服让美琳和张玥英看:看这手臂上的胎记你总不会不认得吧!美琳远远的看着是有块胎记还在,就连忙的走了过去仔细的看了看欣儿手臂上的胎记一把将欣儿心疼的搂在了自己的怀里。欣儿知道是自己的妈妈在抱着她便乖乖的让美琳抱在怀里。

欣儿三岁了,对妈妈之前的记忆她已经很模糊,她只知道美琳是她的妈妈。而小雷瑛恺在江西上学,雷生生并没有把他一起带回来老家来。再次见到雷生生的美琳显得很平静,她只是当雷生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跟自己毫无其他多一丁点儿情分。

而雷生生这边他告诉美琳他也有自己喜欢的女人了。不是之前美琳见过的那个女孩子,而是另外从新又找的一个女孩子。

他给了美琳那女孩子的电话,让美琳没事的时候给小雷瑛恺打打电话。就这样美琳看完孩子以后就又回到了广东,这次美琳打算换一家酒店工作,换个薪水高一点的职位来做,后来便去到了一家新开的酒店应聘楼层经理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