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后的某日,外面的天气十分炎热,屋子里除了潮湿还带着一股发霉的味道以外还算比较凉爽。屋外树上的知了和鸟叫声让美琳睡的很踏实,梦境中的美琳从自己租的小狗窝儿回到了张玥英家,张玥英家的小餐馆生意和平常一样,忙的时候美琳帮忙一起着招呼客人,还剩下一桌客人时美琳给他们上完菜后,客人们和往常一样吃的津津有味。美琳便放心的走出了屋子,发现广阔的天空中出现了奇怪的破漏云覆盖了整个天空,形状好使手机屏幕破损有些花的感觉。这怪异的景象让美琳毫不犹豫的想要将它拍摄记录下来,却发现自己的手机不在身上,与是又担心这种云状会很快消失,便以最飞快的速度回屋子里去拿手机,却发现手机不顺手拿,只有旁边的一台平板电脑比较顺手,美琳顾及不了那么多便随手拿了平板电脑冲出了屋子,这件事情也引起了屋子里阳兴的注意,便随后跟了出去,阳兴看着大姐美琳在拍天上奇怪的云,于是也拿出自己的手机和美琳一起拍了起来。在拍摄的过程中美琳发现天上的云和自己拍摄出来的画面不一样,云还是那没有任何可以和实物联系在一起的云,可拍摄的屏幕中却出现了现实中真实的画面,画面中显示出来的是一个山村的村子里,地面上,树上,山上,道路上都堆积了一层皑皑白雪,天气阴冷没有在下雪的迹象,村子里的一条主路上陆续走出来了少量的村民,美琳拿着手中拍摄的平板电脑好奇的四处拍着,和阳兴一起发现出现在正在拍摄的视频中有一只自己没有见过的动物,长相如黄牛,皮毛略红深棕色,靠牛肚子部位有白色波浪花纹的皮毛。后又走出来了鸡,和狗。

看上去一切如常,突然美琳发现视频中远处的一坐大山塌陷往下沉,瞬间就消失在视线中,其他地面也没有看到有震动的迹象,而就在山塌陷的地方浩浩荡荡的走出来了一群小孩儿,在这群小孩儿的最后一排的十几个小孩儿相似在玩杂耍一般反复的从地面上弹到半空四米左右高度又落下地的一路走向正在拍摄视频的美琳和阳兴,越走越近,当视频中的小孩儿走到近美琳拍摄视频的地方时美琳才发现这些小孩儿并不是普通的小孩儿,他们面色苍白表情诡异仿佛大白天里出现的鬼怪一般可怕。就在此时美琳发现情况不对,仿佛自己就置身在这视屏的画面中一样,不知哪儿来的神力瞬间给自己的神识建立起了一个透明的保护颦障,冲到那些小鬼的中间用神力将出现的小鬼全部击破。此时这里的场景依然恢复了正常。

用神识击破小鬼后的美琳又回到了和阳兴一起拍摄的地方,梦中的美琳依然还在继续拍摄着天空中出现的场景发现,此村落已经恢复了正常,而且还有村民正常的出入,只是表情看上去有些艰苦。后美琳和阳兴停止了拍摄。回到了屋子里找到正在厨房忙碌的张玥英,并把视频给张玥英一起分享了一遍,张玥英看完视频后告诉美琳说,在张玥英的梦中曾经有人告诉她美琳不是她和阳木春的女儿,美琳的父母是神仙,而美琳的神仙父母一直都想跟张玥英夫妻两要回自己的女儿美琳。美琳听完张玥英的话后,回应说自己知道有关自己父母是神仙的事情,但不可能跟他们回去,张玥英和阳木春就是自己的父母。另一边的阳兴也在跟自己的媳妇儿分享着他所拍到的视频。就这样美琳从梦中平静的自然醒来却发现自己又做了一场如此真实而又怪异的梦。

至从美琳在现实中的玲珑阵完善后,梦境中的异象天空也平繁的出现在了美琳的梦中,每一次异象的出现都给现实中的世界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此后美琳梦境中又出现了奇怪的梦境,梦境中天边出现了乌云,而天空中间的位置晴朗异常,伴随着乌云雷鸣闪电交加流光溢彩,突然天空中从雷声闪电的乌云处被雷击出来了像云一般漂浮出来了成千上万只堆积在一起的公鸡母鸡,它们被雷击声吓得争先恐后的叫着出场在天空中间的位置,后散落在地。

当美琳走近看后,只有少量的鸡在地上跑,其中就有一只被雷击中瘸了一只腿的公鸡在往山林中跑。

美琳很是费解,为何自己总是会做这样有关天空出现异常的梦,而这有关鸡云的梦境又将会是什么,会不会又和现实有关?美琳心中又增添了些许疑虑。

此梦境过后,美琳又在一次梦境中梦见自己和家人就身处在上一个下雪的天气中,在梦中的美琳看着雪花落在地面上所有能落之处堆积了起来,便想起了上一个雪天中的梦境,深怕那个山体陷落出现小鬼儿的梦境在此刻会出现,心中不由得担心了起来,正在美琳紧锁着眉毛看着远处的山体时突然出现在美琳眼中的却是由南到北而来的黑色超级大旋风出现在自己的不远处的东边,它愤怒的由东往西卷走了离美琳很近的地面上堆积的白雪后绕过美琳和美琳的家人往西而去,这样黑色的大旋风接二连三的出现在美琳的视线中像是在过路一般,每每快要吹到美琳的身边却都又停止避开绕道而行,后从天而降出现了白色的天柱风雾制止了黑色的大旋风恢复了平静。而天空中的东西两面也出现了流光,这时美琳和自己家人悬着的心才放下,美琳拿出来了心仪之人的爱好和简历给自己的父亲阳木春分享,希望自己的父亲也会喜欢他的这位未来女婿,看着未来女婿简历中写到喜欢下象棋这一处的时候阳木春也顿时对这位未来女婿有了好感,此时在西边的位置邻居董家人用激光灯锁定了美琳的位置,而美琳为了避开被锁定的激光灯和自己的家人回到了屋子里,回到了屋子后的美琳也从梦境中醒来。

醒来后的美琳发现这又是一个奇怪的梦,想想梦中的前后美琳便不在为梦境中的事情而烦恼,梦中事自有梦中去解决。而现实中的事充满了不确定,紧凭自己的梦境和猜测起不了任何实际的作用,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才有可能去守护自己将要守护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