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冷了,美琳给女儿打去了一个关心的电话,电话那头的雷母声称自己病的很重委屈的向美琳哭诉自己没有人照顾,并试探着说想让美琳回去照顾她,她又怕美琳不愿之类的话语。面对雷母突如其来的要求,美琳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多了解她病情的情况。后美琳见雷母可伶兮兮的哭诉着说自己有多惨,雷父不管不问她,她在家一天不开门,门就没有人开。而自己的儿女又都在外地各忙各的她要是死了都没人知道,自己病了自己去看医生晕倒在去医院的路边几个小时家里也没人知道。美琳听了雷母的话以后觉得雷母老了身体不好确实可怜,要是真的像她说的那么惨病了无人照顾,看在她照顾自己两个孩子长大的情分上,那么之前雷母的种种美琳都可以放下不和她计较愿意回去照顾她。但美琳知道雷母虽已经老了,和之前一样表面上对美琳好言好语然而挂断电话后的雷母又是另外一个模样。

美琳虽离婚的十多年从未因为爱护自己的孩子而表现的特别的热心,美琳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去照顾好自己的孩子了,对孩子太过热心只会增加雷家人对自己的反感这也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孩子,于是美琳不冷不热的爱护着自己的孩子。但就这样孩子们在雷家也没有太多的疼爱,孩子委屈的时候美琳告诉他们,不要感觉到委屈,感觉到委屈是因为自己还没有长大,只有委屈才能让不懂事的孩子慢慢的长大,等有一天面对委屈的时候不再认为它是委屈的时候就长大了,就算是孩子在自己妈妈身边长大不听话做错事情也是要教育的,小孩子受点委屈才能真正的长大,无论大人是怎么对待孩子的,只要照顾好孩子的衣食起居不饿到不生病健健康康的就好,孩子要学会承受委屈,分辨是非等自己长大以后就好了。否则的话等自己长大了走上了社会什么苦都吃不了,什么委屈也承受不了,而社会可不会像自己的爷爷奶奶那般只是让孩子受点委屈那么简单了,所以大人的对也好错也好小孩子都不要感觉到委屈了,当做是自己的一种长大的经历要学会克服它。

美琳对孩子这么说孩子心里自然就会好过一点,认为委屈是自己成长中的一个过程,要克服它。立马就不觉得自己委屈也就不哭。

而雷母平日在孩子们面前都是给孩子们灌溉美琳对孩子是有多么多么的狠心,而雷生生把钱和家产都给了美琳带走了,抛弃了欣儿和哥哥不管。而这些话在美琳与欣儿暑假相处的过程中欣儿脱口而出心中对自己妈妈的伤疤。即便是这样欣儿也还是愿意爱自己的妈妈,这一点美琳心中还是很欣慰的。而美琳为了不让女儿太过误会自己,而产生误会与隔阂便告诉欣儿说,无论雷母怎样对欣儿说自己的不是欣儿都不可以反驳她。等孩子长大以后一切就都懂了,至于家产钱财是都归于了孩子的父亲雷生生,还是美琳,也都在美琳与雷生生签下的离婚协议上,容不得说谎。

美琳知道雷母之所以在孩子面前说自己不好无非就是不想让孩子长大以后孝顺自己,他们家养大的孩子到时让美琳白白捡了便宜。而今雷母声称自己生病了自己生养了五个儿女却不让自己的儿女回去照顾她而是开口让美琳这个身份比较尴尬的前儿媳妇回去照顾着时让人为难。美琳心中想雷母本身就是一个是非之人,而她的儿女更加不是善茬,如果自己应允了回去照顾雷母的事情到时候又不知道雷母与她的几个儿女生出什么是非来。而美琳不去照顾雷母雷母又可以在自己两个孩子面前说美琳的不是了。最后照顾也是错,不照顾也是错。美琳把此事告诉了自己母亲张玥瑛,张玥瑛说倘若雷母实在没人照顾要让美琳去照顾也不是不可以去照顾她,但是要经过雷母儿女的全体同意,去照顾个三天五天的也不是不可以。

而美琳觉得如果真像雷母说的那样没人照顾按照张玥瑛说的以自己这样尴尬的身份去照顾雷母三天五天的也确实没问题,关键是以雷母的口吻她是想让美琳长期照顾她实在行不通,不如干脆就断了她的念头,她自己有儿有女更何况也没她自己说的那么可怜,雷生生都有回家去帮她治病等她身体好了才离开的。而自己好不容逃离了那个是非之地何必再踏入那是非之地,以前的种种美琳可以当做是老天的安排不与她们计较,但吃一堑长一智这么多年美琳都没能安下心来好好的从新组建一个家庭多半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还未能真正的从她与雷生生那场婚姻的深渊里走出来,对婚姻产生的恐惧也是美琳多起感情失败的源头。那种恐惧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说克服就能够克服的,其中各种滋味也只有美琳自己知道。

此后美琳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搬离自己原来所居住的那所黑暗潮湿充满发霉味道的小屋,找了一处干净明亮舒适的屋子住下。

在梦中美琳梦见一个神秘的身影看不清楚他的样子恍恍惚惚,跟随在他的上空中漂浮着一团黑烟,美琳心中清楚的知道那身影叫昊天,并认定了他的出现是来做坏事的,于是情急之下的美琳与自己梦中一起的小伙伴儿们连和一起使用自己的神掌之力直接去摧毁那团黑色的烟雾,让美琳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手掌居然释放不出来能量源无法摧毁和阻止那团黑烟的去向。但又不甘心于是与小伙伴儿们一起追赶尾随其后,发现那团黑烟竟与一群黑色鸟交汇在了一起飞进了山里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