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美琳和小美静一起被叫去二姨家看门。二姨的丈夫是位屠夫,新买了台车子凌晨三四点钟拉猪肉上集市上去卖,路上开的有点快前路出现一个紧急情况猛踩刹车又急打方向盘结果车子连人一起撞到了路边的树上伤的不轻,住进了医院。美琳二姨家那时只有一个小女儿,美琳二姨不放心,得有人照顾她的小女儿还得有人在家帮她看门她才好放心在医院照顾自己的丈夫。美琳和小美静来她家帮照看她也放心。交代美琳第二天早起趁着老母鸡还在鸡笼里抓一只杀掉顿好,等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一起带去医院给自己的丈夫补补。想着受伤的二姨夫出车祸躺在医院二姨很着急,美琳没想那么多就答应了。

晚上睡觉时美琳习惯性的将头一起钻进了被窝儿里,这下把她的这位小姨妹吓得哇哇大哭不敢睡觉。小姨妹害怕美琳把头钻进被窝儿里出不了气给闷死了,死活儿哭着不让美琳蒙头睡。

美琳蒙头睡也是因为她害怕,因为她小时候家里没有多余的灯,每到晚上她爸妈回家里做饭的时候天都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有月亮时还好点。美琳的眼睛很害怕烟熏,这也很有可能和她小时候有关,美琳弟弟生下来时差点冻死阳木春为了让屋子暖和烧了太多太久湿柴火非常有可能因为那时美琳太小眼睛被烟熏的留下了后遗症,所以她才那么怕烟熏。小阳兴从会开口说话时一到太阳刚刚落山他就开始哭喊:妈妈!眼睛。妈妈!眼睛。小阳兴长大后才发现他的眼睛一到晚上就看不清楚了。

所以小美琳一到晚上爸妈做饭的时候柴火是湿的她就不愿在厨房多呆会儿,宁愿害怕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子里去,她弟弟每天晚上那个时候早已经被她哄睡着了放在摇床里了。有一次她自己在乌漆麻黑的屋子害怕就自己跟着感觉往前摸着回到自己睡觉的床上躺下。她刚躺在床上就有一个东西从她头上爬过,吓得她一身冷汗不敢动也不敢哭,哭的话以她对妈妈的了解肯定会被妈妈骂,搞不好还会把她痛打一顿,因为她死活不肯在厨房多呆她妈妈本就生她气。加上晚上睡觉又是总爱做令她感到害怕的梦,把头钻进被窝儿她感觉最安全,晚上更能安心的睡觉。为了哄她小姨妹睡觉不哭她只好先把头露出来等姨妹睡着。

第二天早上听到闹钟声响了,她关掉闹钟穿好衣服也帮小姨妹穿上衣服。和小美静三人一起起床,到鸡笼里抓了一只又肥又大的老母鸡将它用绳子绑住再给绳子的另外一头绑上她二姨夫的一只拖鞋然后把鸡就那么丢在了院子里。再把鸡笼里的鸡都放出来地上撒点稻谷把鸡喂饱了它们自己就都知道出去觅食了。这时小美琳她们三小姐妹也洗漱好就开始做早餐吃了,吃完早餐收拾好碗筷,就煲了一锅开水准备杀鸡。开水也烧开了灌进了暖水瓶里,她学着大人的样子先去找磨刀石来,有模有样的磨着刀,刀也磨好了,她就将鸡解开,又学着大人的模样将鸡脖子处的一片鸡毛小心翼翼的给拔了下来。她拿起刀原本以为她会学大人那样一刀划下去,没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刻她快要割下去的时候停手了,试了好几下她决定放弃,然后求助身后的妹妹小美静。

美琳:妹妹我害怕下不去手,你敢杀吗?美静底气十足的回答:我敢呀!美琳:真的!那太好了!那你来杀。说着美琳就把刀和鸡往小美静的手上递。小美静:我先去上个厕所回来再杀,美琳一想,上厕所要紧晚一会儿杀应该也不会耽误。美琳等了小美静半个多小时了小美静还在厕所没回来。这下美琳着急了就跑到阁楼顶部对着厕所喊小美静问她:咋这么久还没出来?小美静说:快了等会就出来了!

美琳又在阁楼顶上等了她十几分钟着急的催着她,一催在催就是不见她从厕所里出来。没办法小美琳只好左手拿刀右手拧着老母鸡来到厕所门口催她,美琳催了小美静那么久她深深的知道平日里自己才是大家心目中的老慢蹲厕所没半小时出不来的那个人,而且大家还给小美琳取了个错号叫奥特慢。每次蹲大号美琳跟别人都与众不同从她记事儿起每次蹲大号她的眼泪就会稀里哗啦止不住的一个劲的往下流。时间久了美琳也并没有与正常人有什么不同,只是上厕所时间久了点,大家就只在意她蹲厕所时间久说她是奥特慢了。心里想美静这下肯定是不敢杀鸡自己又说大话没办法才躲进厕所里不肯出来的。

眼看着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再不把鸡杀掉中午等二姨回来拿肯定煲不熟,想到昨天在帮二姨夫洗衣服的时候衣服上全是血,她就下定决心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二姨夫出了那么多血必须得喝老母鸡汤补补才行,不然到时候二姨回来拿不到鸡汤自己肯定会挨骂的。于是她拿着起刀又往鸡的脖子上试了一下,但是她还是下不去手,老母鸡在她手里吓不敢动弹。。她看着老母鸡觉得老母**再骂她一样,骂她:你个死丫头杀个鸡杀了那么多次都没下手,没被你杀死也被你吓死了,快点给个痛快吧……鸡我受不了了。

于是美琳把刀放在鸡拔好鸡毛的脖子处然后将自己的眼睛闭上死劲儿的割了一下,眼睛都没睁开就把鸡连同刀一起扔了出去。她没想到她把鸡杀了扔了出去和大人们把鸡杀了扔了出去不一样。大人把鸡杀了扔出去鸡都在地上奄奄一息,而她杀完了鸡扔出去鸡居然飞快的跑了,一路跑一路出血,这下可把美琳给吓坏了,怎么还跑了呢,难道没有杀死,还得追回来再杀一次?想到再杀一次她就要崩溃,正在她感到崩溃的时候鸡突然停了下来不跑了,她见鸡不跑了赶紧就跑过去看看,小美静也从厕所里出来了。这时的老母鸡奄奄一息在地上躺在跑不动了,她才松了口气,害怕的把老母鸡从地上捡了回去,放在盆里等老母鸡完全没有了反应她才将煲好的开水拿来将鸡毛清理干净。煲好等着二姨回来拿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