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讨逆 >   第55章 谁还有话要说

“外放最低做县令,做县丞万万不可。”

杨玄准备出门,怡娘在身后收拾他的头发,君子曹在一侧说着自己的建言。

晨曦照在杨玄的侧脸上,他几乎没有任何思索。

“如今还做不到县令。”不良帅直接做县令,那不是简拔,而是挖坑。

“老夫知晓,只是有些担忧。”曹颖有些患得患失。

“担忧此次行动不成功?”杨玄早就看出来了,曹颖不够果决。

“是。”曹颖也不遮掩,“咱们就这几个人,老夫……真的心中没底。”

“我有。”杨玄起身,怡娘拉扯着他的后裳,扯平后走到前方看了一眼,满意的道:“郎君一表人才。”

“走了。”杨玄回身,“怡娘,今日你一人在家小心些。”

“我知晓。”

二人都没说,但都知晓该小心谁。

“据说何欢要疯了。”曹颖一边陪着杨玄出去,一边说道:“两任护卫头领都被人杀了,第二个更是莫名其妙在青楼中少了脑袋,如今外面都说何氏获罪于天,嘿嘿嘿!”

“老曹,正经些。”

“是是是。”

老贼牵马,王老二的马却不大听招呼,撅蹄子嘶吼。

“哈哈哈哈!”老贼不禁捧腹大笑,“你个傻娃,这是马,你要安抚它,摸它,对,要摸的温柔些,就和……”

王老二本是傻笑,被马儿一蹄子撩来后,就发了性子。

他双手用力一按。

“咿律律!”

一匹不错的骏马浑身颤抖着,眼中还带着不屈之意。

“嗯?”

王老二再加一把力。

“咿律律。”

骏马的叫声多了些……

“怎地温柔了?”曹颖目瞪口呆看着王老二训马。

王老二松手,骏马竟然用马脸去贴他。

老贼摇头,“就没见过这般训马的。难道以后郎君令你去收服一个好手,你也这般?”

“还是打。”王老二上马。

“打?”

“嗯!”

“打死了呢?”

“打死了我再去给郎君捉一个来。”

老贼一个激灵。

曹颖咂舌,“他只是说傻话吧?”

老贼摇头,“这人认死理。”

到了万年县,赵国林和温新书欢喜不已。

“怎地像是被欺负的小娘子一般?”杨玄坐下取笑道。

赵国林叹息,欲言又止。

温新书却红了眼睛,“杨帅你在家养伤,县廨里有人说等养好伤,杨帅你定然是要去六部任职,有人想接任不良帅,却担心老赵会接任,于是这几日屡次来找茬,说老赵的坏话。”

杨玄活动了一下脖颈,养伤太久了,血脉不通。

“谁?”

“尚勤!”

“尚勤……我记得是邱省的人吧?”

“是。”

杨玄起身,“老赵给我泡杯茶,我去去就来。”

他出了值房,一路去里面寻人。

“尚勤何在?”

“见过杨帅!”小吏们见到他也多了些客气,知晓他此次立下大功,贵人定然会酬谢。

“尚勤,杨帅寻你!”小吏甚至还代替他吆喝了一声。

“谁?”这里是两排值房,左边的值房里有人应了一声。

“杨帅!”

小吏们自然不可能一人一间值房,而是聚集在一起做事。

一个小吏走出来。

尚勤笑着出来,拱手:“杨帅竟然来了。”

杨玄却没还礼,周围的人觉得气氛不对,有人低声道:“尚勤这几日可是给赵国林他们不少小鞋穿,呵斥更是家常便饭。这杨帅来了……定然要警告他。”

众目睽睽之下,杨玄问道:“不良人谁管?”

尚勤一怔,“自然是杨帅。”

杨玄微微眯眼,“如此,你为何伸手?”

尚勤打个哈哈,“杨帅却是误会了,自从你在家养病之后,赵国林二人就有些懒散,我这不是好心去帮你教训他们……”

杨玄的面色平静,“我的人,何时轮到你来教训?!”

尚勤面色有些难看,“杨帅,我只是好心,连邱少府都点头赞同……”

这是拉虎皮。

你杨玄就算是对我再不满,可我是邱省的人,你又能如何?

那边有人轻声道:“杨玄坐蜡了。”

唐小年刚想出来做个和事老,就见杨玄上前一步。

挥手!

啪!

杨玄收回手,尚勤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杨玄说道:“我代邱少府教训你,想来他也不会反对。”

所有人都没想到杨玄会动手,周围一时竟然安静的吓人。

跋扈!

一个不良帅竟然敢冲着邱省叫板,这不是跋扈是什么?

尚勤涨红着脸,脸上的肿痛倒是其次,巨大的羞辱感让他失去了理智,一脚踹去。

杨玄反手一巴掌把他抽倒,把鞋底在他的衣裳上擦了几下,这才轻蔑的道:“凭你……也配!”

身后,赵国林和温新书热泪盈眶。

随即有人把此事告诉了邱省。

邱省面色如常,“年轻人,冲动。”

随即杨玄跋扈的消息就传出去了。

赵国林并未说什么感谢的话,甚至连请一顿饭的潜规则都忘记了。

温新书大喊痛快。

“准备跟我出去。”

杨玄在家憋了许久,此刻就像是出笼的猛虎。

“笼子里的是动物园的老虎,痴肥痴肥的,看到人在眼前转悠都不肯去扒拉一下换个口味,都喂傻了。”朱雀觉得杨玄的比喻不恰当。

“我猎过猛虎。”

“当我没说。”面对打虎英雄,朱雀也跪了。

出去后,赵国林这才低声说道:“感激不尽。不过杨帅,如此外面会说你跋扈。”

“为了兄弟,跋扈便跋扈吧。”杨玄平静的道。

“你这个老奸巨猾的小贼。”朱雀叫嚣,“随手就收拢了曾公亮和温新书的心。”

出门,曹颖就等在县廨外等候多时了。

曹颖得知后,也有些踌躇。

杨玄策马缓缓而行,曹颖凑过来,“郎君,跋扈的名声可不好。”

杨玄淡淡的道:“一个刚救了贵妃的不良帅,若是安稳的如同是个老头般的,你说外面的人会如何看?”

“所谋甚大!”曹颖勒马,身后老贼来了,“曹先生怎地脸红了?莫非是看上了哪家的娘子?来,老夫帮你看看盘子。”

到了平康坊,杨玄寻了一家酒肆进去。

“今日这里包了。”温新书拿出了不良人的谱,随后回身,“杨帅,这边请。”

杨玄坐下,见酒肆的老板有些不安,就说道:“用了多少不会少你一文钱,另外,今日让你的客人不方便,贾仁。”

老贼上前,低头,束手而立,“郎君,小人在。”

杨玄指指老板,“给他五十文钱,就当做是今日租用他酒肆的租金。酒钱另算。”

“多谢杨帅。”老板马上喜笑颜开,出去就赞道:“往日那些不良人吃了便是白吃,谁敢问他们要钱?可杨帅却这般大气,啧啧!以后定然飞黄腾达。”

老板离去。

“老赵!”

杨玄跪坐在那里,目光扫过赵国林。

“在!”

赵国林一手持着马槊上前。

“把咱们在恶少里的眼线叫来,就说今日我请他们饮酒。”

“领命!”

赵国林转身而去。

杨玄就坐在那里喝茶,目光幽幽。

“给你来首热血的,Victory,保证老贼听了就想让你骑着他去杀敌。”朱雀嘀咕,随即音乐骤然而起。

杨玄的眼角跳了一下,看了一眼站在边上,一脸肃然的老贼。

恶少们来了。

“见过杨帅!”

“杨帅威武!”

乱七八糟的行礼后,曹颖说道:“肃静!”

没人听,这些恶少都是散漫惯了,七嘴八舌的恭维着杨玄。

“安静。”杨玄说道。

众人安静,就一个敞开胸怀的恶少兀自喋喋不休。

杨玄屈指敲了一下案几。

呯!

身影闪过,恶少飞到了对面的墙壁上,随后缓缓贴着墙滑下来。

王老二走了回去,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杨玄看着剩下的恶少,微笑道。

“谁还有话要说?”

酒肆里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