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讨逆 >   第85章 遗言

“外面要闹腾一阵子。”刘擎突然放松了身体,黑瘦的脸上多了些沧桑之色,“朝中有人说陈州乃是化外之地,恨不能就此丢弃了。”

卢强微笑着,脸上的刀疤抖动,“化外之地?陈州多少百姓,难道都是化外之民?不就是舍不得每年拨下来的那点钱粮罢了。

老夫听闻陛下为了宠妃的口腹之欲,竟然令驿站从南方快马运送果子去长安。

跑一趟多少马匹会报废?咱们舍不得用,长安却拿来瞎用。”

刘擎冷笑道:“老夫前阵子上了奏疏,恳请朝中多拨些钱粮。”

“使君,无用。”卢强摇头。

“老夫在奏疏里说了,若是钱粮依旧如故,老夫便致仕。”

卢强心中一凛,“使君,这等胁迫是大忌。”

刘擎双眸炯炯,一拍案几,“老夫都不干了,还忌讳什么?大不了回家种地去!”

卢强笑道:“使君淡定。再说了,使君果真能舍得陈州?”

刘擎拍案几的手停在半空,半晌骂道:“如何舍不得?”

卢强只是笑。

“使君。”

一个小吏进来。

刘擎不满的道:“下马威也得有个尺度,少年人好脸面,丢人太过回去了怎么办?难道让你等去太平县为官?”

卢强看到小吏神色不对,举手道:“慢。使君听他说说。”

小吏拱手,“先前有人去戏弄新来的县令,说是来一把掌,那县令就让随从给了一巴掌。”

“后来呢?”刘擎举杯就唇。

“一巴掌就打晕了。”

刘擎和卢强面面相觑。

“使君,新来的太平县县令杨玄求见。”

刘擎坐直了身体,“让他进来。”

杨玄进来,见正面坐着一个黑瘦官员,侧面坐着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官员,就行礼,“见过使君。”

刘擎嗯了一声,指指卢强,“这是别驾卢强。”

“见过别驾。”杨玄看了卢强一眼。大唐官员要过铨选一关,长的有碍观瞻是没法过关的。这位别驾远看颇为儒雅,近前看到刀疤,顿时就狰狞了起来。

卢强颔首,“陈州很大,太平县也不小,不过太平县顶在了陈州的最前沿,那些部族凶狠狡诈,你可有准备?”

杨玄点头,“有。”

来的路上他们打听了不少关于太平县的消息,心理准备自然有了。

卢强赞许的微笑。

刘擎拍拍案几,等杨玄看过来时说道:“老夫这里没有什么好处给你,来人。”

外面有人进来,刘擎指指杨玄,“给杨明府一千斤肉干。”

“是。”

刘擎起身,“老夫忙,你也该忙起来了。这一千斤肉干便是老夫送你上任的礼。”

杨玄出去,卢强跟了出来。

“老夫本不想吓唬你。”卢强轻声道:“可有些事你得知晓,那些部族并不简单,太平县曾七次被他们攻破。”

杨玄问道:“最近一次是多久?”

卢强摸摸脸上的刀疤,“五年前。”

……

出了州廨所在的临安县城,一行人得知了情况后有些沉默,唯有王老二欢喜异常,策马在装着肉干的几辆大车周围转悠。

“郎君,有人。”

老贼指指左前方,两骑刚好勒马,伸手在眉上搭棚子观察这边。

杨玄回头看看众人。

曹颖一脸君子模样,估摸着在琢磨如何能弄死那两骑的法子。

老贼一脸兴奋。

怡娘戴着羃䍦,正冲着想拿肉干的王老二狠抽。

那些主公的麾下谋士如云,猛将如雨,可杨玄这里就小猫几只,想点个将都不能。

“我去看看。”

杨玄策马而去。

“老贼,这等时候你不上还等什么?”曹颖冷冷的道。

老贼苦笑,“主公比老夫还快。”

曹颖看向怡娘,“罢了。”

他策马跟上,可杨玄却摆摆手。

“回去!”

曹颖勒马,见杨玄穿着官服一骑而往。

那两骑先是一怔,等看到杨玄单骑而来时,都笑了起来。

靠近些后,杨玄招手,态度骄横的道:“可是附近的百姓,过来,帮我拉车。”

两骑面面相觑,突然就笑了起来。

“这县令怕是才将断奶吧?”

“擒住他。”

两骑策马冲了过来。

呛啷!

长刀出鞘。

杨玄先是愕然,旋即掉头。

“还想跑?”一骑狞笑。

只见马背上的杨玄突然回身。

手中不知何时多了弓箭。

弓弦响,人落马。

一骑落马,他的同伴惶然勒马。

杨玄已经掉头冲了过来。

手中弓弦拉开。

咻!

杨玄勒马,回身招手。

“老二!”

两个贼人被拖了过来。

一人胸口中箭,眼看着就没气了。

另一人是战马中箭,擒了活口。

“问话!”

杨玄拍了凑过来求表扬的王老二一巴掌。

曹颖抬眸,冲着老贼问道;“你来,还是老夫来?”

“你太狠,老夫担心话没问出来,人就被你弄死了。”老贼叹息一声,“多少年没动过手了。”

他走到了俘虏身前,伸手抚摸着俘虏的头顶,深情的道:“多好的头骨。”

想到老贼的职业,连杨玄都头皮发麻。

俘虏不屈的冲着老贼张开嘴,“ha……tui”

老贼避开,摸出了一把短刀。

“人有多少块骨头,哪里应当避开,老夫若是认了第二,当世无人敢认第一。”他仔细捏捏俘虏的小腿,赞道:“小腿有劲,下刀就更稳妥了。”

俘虏只是冷笑。

老贼的小刀往下一动。

“啊!”

杨玄挡在了怡娘身前。

“啊!”

一块血淋淋的东西被拎到俘虏的眼前,老贼叹息,“上好的腿肉,谁不喜欢?”

“我说……”

老贼认真的道:“老夫有些手生,你再忍忍可好?”

俘虏拼命想往后退,疯狂的喊道:“我什么都说!”

随即一番问话。

“我等是马贼,有人花钱请我等来打探新任县令的消息。”

“谁?”老贼把短刀在他的衣裳上擦着。

“是瓦谢部。”

曹颖介绍道:“瓦谢部在太平县正面,实力不弱。”

杨玄眯眼看着前方,“这是来者不善呐!”

老贼来请示,“郎君,此人如何处置?”

唰!

所有人都看向了杨玄。

他们从五湖四海而来,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聚拢在杨玄身边。

现在,该杨玄这位主公掌舵了。

该如何处置?

杨玄策马先行。

“吊死在树上。”

“不!”

俘虏狂吼,声泪俱下的求饶。

老贼去处置俘虏,其他人跟在杨玄的身后。

怡娘见曹颖神色严肃,就问道:“如何?”

“怡娘,老夫很欢喜。”曹颖点头,“郎君杀伐果断。”

随后的路上再没遇到麻烦,第四日,当看到一片耕地时,杨玄下马。

秋收后的田地里有几个农夫在忙碌,听到马蹄声后纷纷抬头。

“是官!”

一个老农杵着锄头,眯眼看了半晌,“大概就是新县令。”

众人聚拢过来,有人说道:“好年轻,咦!还带着女人。”

老农摇头叹息,“这便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来这里撑不住几日,便会告病滚蛋。”他往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和锄头把子摩擦了一下,说道:“管他是谁来,咱们都得种地,干活!”

一群农夫散去,再不多看杨玄一眼。

官民关系很糟糕。

这是杨玄得出的第一个结论。

平安城不大。

一座土城突兀的耸立在草原上。

土城右侧是山,叫做二妹山。

土城后面两百步有河流,叫做曜水。

城头,几个军士抬眸看到了杨玄等人,就喊道:“下面的看看!”

下面很热闹。

数百人围成一个大圈,中间两个男子正在对峙。

左边一人叫做刁涉,魁梧,一脸桀骜不驯的气息。

右边一人叫做赵有才,身材略瘦削,但却智珠在握的模样。

“耶耶赌刁涉赢。”

“赵有才有才,聪明,我下他!”

一番下注后,刁涉喝道:“可好了?”

开盘的人喊道:“妥当了。”

呯!

二人就撞到了一起。

随即你来我往,拳脚交替。

刁涉魁梧有力,但赵有才却身形灵活,采取了游斗的策略。

“这是消耗对手的力气,有些意思。”

外围,杨玄在马背上看戏。

一群人狂呼乱叫着。

最终却是赵有才抽空子给了刁涉一击,取得了胜利。

有人欢呼,有人咒骂。

一人得意回头,随即愣住了。

身边的同伴拍他,“看啥呢?”

同伴缓缓回身,也呆住了。

现场的人纷纷回头。

随即城内安静的吓人。

杨玄策马往城里去。

“新明府来了。”

这时后面才爆发出了一阵呼喊。

杨玄发誓自己听到了嘲笑之意。

到了县廨,两个小吏架着一个官员出来。官员奄奄一息的拱手,“下官县丞刘顺,等候明府多时了。”

一番交接后,刘顺喘息道:“下官告辞。”

杨玄点头。

刘顺走到门口止步回身,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明府……保重。”

刘顺走了。

老贼说道:“老夫怎地觉着他这话不对呢?像是什么……”

杨玄坐在那里,淡淡道:“遗言。”

他看了众人一眼,补充道:“免费赠送给我的遗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