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讨逆 >   第389章 旌节

杨玄看了关于外交层面的书籍,得出了一个结论。

外交就是哄骗与反哄骗的技巧大全。

使者不但要机变,还得不要脸。

他深以为然。

但,梁靖显然是懵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他把这个关系对照了一下。

“艹!”

梁靖眼前一亮,“林雅!”

杨玄端着茶杯,矜持的点头。

梁靖觉得自己的眼前被打开了一道大门。

“林雅一伙和赫连峰针锋相对,赫连峰不答应,咱们就把此事捅给林雅。林雅若是不肯……”梁靖的眼中多了阴狠之色,“那便用大唐的口吻,把林雅说成是个逆贼!”

“说给谁?”

“当然是百姓。”梁靖说道:“百姓无知,看到连大唐使者都说林雅等人是了逆贼,他们会如何想?”

这货果然举一反三,难怪能得了伪帝的看重。

“如何?”梁靖双眸发光。

“觉着自己出师了?”杨玄方才茶杯,“为何不把此事当做是条件,和赫连峰……谈谈呢?”

“艹!”

梁靖的脑海里就像是被谁抽了一下,浑身从头凉到脚,爽的不行。

“子泰。”他叹息,“为兄真是后悔了……”

“后悔什么?”

“当初为何不全力相助你。”

这一刻,梁靖是真的后悔了。

“若是有你为娘娘筹谋,此刻的局面定然截然不同。”

杨玄知晓,但凡自己点个头,梁靖就能发个毒誓,以后若是再抛弃他,他回头就被皇帝弄死。

梁靖这个人做朋友没问题,但做盟友要时刻小心被他甩飞刀。

“你我兄弟联手,娘娘在宫中筹谋,杨松成算个屁!”梁靖口沫横飞。

杨玄默然。

“老梁。”

听到这个称呼,梁靖黑着脸,“说吧!”

“这是一条不归路!”

杨玄举起茶杯,“送客!”

外面出现了屠裳。

梁靖起身,默然看着杨玄,良久拱手,转身出去。

到了自己的房间,王登在等候。

“如何?”

“只恨和子泰不是亲兄弟!”

王登愕然。

你这个说法……让老夫情何以堪呐!

他是梁靖拉拢的人,知晓梁靖此人的尿性。平日里大伙儿喝酒、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没问题。

但你要真和梁靖扯什么亲兄弟,他马上就会翻脸。

你,也配!?

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这是一个混混的生存之道。

但骨子里梁某人的骄傲别人不懂。

今日梁靖却主动说恨不能和杨玄是亲兄弟。

“他说了什么?”王登很好奇。

“去打听一下,如何才能与林雅联络上。”梁靖恢复了冷漠。

等王登走后,梁靖缓缓道:“这是一条不归路啊!”

贵妃无子,他们兄妹的前程就是空中楼阁。

所以,杨玄才说他追求的富贵是一条不归路。

以后,不管是谁登基,他们兄妹下场都不会好。

估摸着是生不如死。

梁靖咧嘴一笑。

“与其苟活百年,不如富贵数十载,值!”

第二日,梁靖去请见太子。

他准备用两条腿走路。

一条是联系林雅,一条是依旧和赫连峰这边斡旋。

迫不得已,再把杨玄的那一招丢出去。

就如同当年在蜀地时,他曾和那些恶少争斗,从来都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告诉子泰,让他也来。”

梁靖的一百万钱回去就给,这点信誉杨玄还是相信的。

“去哪?东宫?让他先去,我再睡会儿。”

在陈州杨玄没法睡懒觉,周宁每天起得早,这个不提,他能耍赖继续睡。但周宁会去请了怡娘来。

怡娘不干别的,就站在门外。

“郎君,天亮了。”

“郎君,吃苦才能享福。”

就差让他卧薪尝胆了。

得!

我起还不行吗?

可到了这里后,杨玄就彻底的放羊。

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朦朦胧胧的继续睡。

那种灵魂清醒,但神智在休息的感觉太爽了。

飘飘欲仙啊!

“郎君!”

杨玄正在神魂出窍的美好时刻,王老二大喊一声,把他吓得魂魄归体。

“叫魂呢!”

王老二在门外说道:“老贼打人了,那边来了个官员,说是要带走老贼!”

“都不省心!”

杨玄穿衣,揉着眼睛出来。

“哪呢?”

“前面。”

前院,王登正在和一个北辽官员交涉。

老贼和屠裳在后面些,另一个小吏面色苍白,有些不知所措。

“何事?”

杨玄出现,王登回身,“说是看到有人窥探,孙闻和伱这个随从就出手打伤了那人。”,他指指边上蹲着一个北辽小吏。

小吏的胳膊断了,满脸冷汗,却一声不吭。

这硬汉啊!

杨玄问道:“有什么问题?”

官员冷笑,“何曾偷窥?不过是找事罢了!”

老贼没吭气,他知晓此刻吭气没用。另一个小吏叫做孙闻,他走过来,“是小人打断了他的胳膊。”

老贼说道:“小人抓的人。”

一个抓人,一个动手。

干得好!

杨玄看着官员,“我信他们!”

官员看了老贼和孙闻一眼,“这是要在宁兴跋扈吗?”

王登低声道:“看来这边消息散开了。”

老王这个感觉很敏锐……本来客客气气的官吏,今日就冷着脸,显然得知大唐使团此次是有求而来。

有求而来,那就对不住,别想有好脸。

后面一群军士正在虎视眈眈。

唐使来求人。

北辽令人出手窥探,这没问题。

换做是在大唐,镜台也会干这种事儿。

但被发现后却理直气壮的不依不饶。

这,不对!

看看那些官吏的有恃无恐。

谁给了他们底气?

赫连峰?

不至于。

作为北辽皇帝,赫连峰还不屑于用这等小手段来对付大唐使者。

要紧的是。

哪怕是杨玄也不得不承认,赫连峰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动机。

这等小事到不了他那里。

所以,这事儿基本上和太子、三皇子脱不开关系。

王登低声道:“罢了,呵斥一通了事。”

“凭什么?”杨玄看着他,眼神中有冷意。

“大局为重。”谷賷

“什么是大局?”

杨玄指指脚下,“站在异国之疆土上,维护大唐尊严,这才是使团的大局!”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使团随员们不禁昂首挺胸。

曾几何时,大唐的威名令这片土地上的人闻风丧胆。

时移世易,如今的大唐竟然变成了破落户,连使团都会被人敲打。

这特么换做是以前该怎么办?

一双双被激发了荣誉感的眼睛看着杨玄。

杨玄说道:“回吧!”

官员上前一步,“今日我要带着他们。”

杨玄问道:“带走谁?”

官员指着老贼和孙闻,“此二人!”

杨玄毫不犹豫的挥手。

啪!

官员捂着脸,不敢置信的连退几步,“上啊!”

那些军士拔刀缓缓走过来。

杨玄不退反进。

“大唐使团驻地便是大唐疆土,今日,若是让你等持刀伤到一个大唐人,那便不死不休!”

王登犹豫了一下,叹息一声,伸手,“刀来!”

一个随从递上横刀。

随即自己也默默跟上。

数十随行官吏跟在杨玄的身后。

官员捂着脸,嘶声道:“你等动手打人!”

色厉内荏之辈!

杨玄心中大定。

特娘的,就是一头纸老虎!

“滚出去!”他指指外面。

那些军士茫然看着官员。

官员咬牙切齿的道:“退!”

东宫的人交代他别太客气,可没说能砍杀几个大唐人。

哪怕两国厮杀的最为惨烈的时候,也不曾对对方使者动手。

这个头,不能开!

后面,屠裳低声道:“郎君为你愿意和北辽翻脸。”

老贼淡淡的道:“老夫愿意为郎君赴死。”

“此事没完!”官员输人不输阵,“去殿下那里分说。”

“老夫去吧!”王登担当还是有的。

“我去。”梁靖先前请杨玄一起去,只是他想睡懒觉。

王登低声道:“你这法子极好,稍后若是翻脸就动手,他们投鼠忌器,嘿!你趁机回来。”

老王有些意思。

虽说使团人少,但可以撒泼啊!

你有本事就动手!

不敢动手你就是狗娘养的!

老王更适合去做媒婆。

杨玄回身,官员喊道:“哎!可是不敢去?”

“耶耶还没洗脸!”

早饭也没吃!

洗漱,吃早饭,杨老板慢腾腾的带着老贼和孙闻出去。

官员带着一队军士在等候。

就像是押解般的。

杨玄笑了笑,“走。”

这里距离皇城很近,几步路就到了。

孙闻有些紧张,低声问道:“若因此使团无功而返,我算不算是罪人?”

“不怕死?”老贼答非所问。

孙闻摇头,“进鸿胪寺的那一日,有前辈给我上了一课。”

“还上课?”

孙闻点头,“前辈问,你可贪生怕死?我说不怕死。前辈问,你可做好准备为大唐去死了?我说……做好了。”

老贼有些好奇,“鸿胪寺不至于吧?”

孙闻严肃的道,“前辈说,从走出大唐疆土的那一刻起,你的性命就不再属于自己。”

“那属于谁?”老贼没正儿八经的做过官吏,哪怕是跟在杨玄的身边,也只是厮混。

“旌节。”

……

东宫。

杨玄等人到时,见梁靖还在外面站着。

这……吃闭门羹了?

使者求见,太子不见。

这是明晃晃的发出一个信号:大唐使者不受待见。

赫连峰不会这么干。

孙闻面色涨红,“北辽太子无礼!”

但没有哪条礼仪说一国太子必须见使者,而且赫连丹能随便找出几十个此刻忙碌的理由来搪塞。

官员冷冷的看了杨玄一眼。

上前问道:“殿下可在?”

门子说道:“长陵公主寻殿下有事,且等等。”

官员回身,淡淡的道:“公主深得陛下宠爱。”

孙闻叹息,“这个借口找的好,无话可说。”

官员和门子低声说话,不时看看杨玄等人,笑的格外的快意。

梁靖退回来,低声道:“当年我曾去寻人借钱,就是这般被搪塞。没想到两国之交也是如此。”

“你把两国当做是邻居也成。”杨玄把玩着一块光秃秃的玉石,盘圆润后再给阿宁。

“北辽便是强邻。”梁靖抚须,“当初在蜀地时,邻居身份高,时常斜睨着我家,盛气凌人。我冥思苦想,想着如何给他家一个震慑。想了许久寻不到法子。后来一次,几个兄弟来寻我,袒胸露怀,身上还有刺青……从第二日开始,邻居看着我就和气了。”

“知晓是为何吗?”杨玄挑眉问道。

梁靖笑的恶劣,“他是瓷器,我是瓦砾,他怕了。”

梁靖如今是朝中新贵,往日的经历没人敢再提,他自己更是闭口不谈……乞丐翻身做了皇帝,没事儿提当初乞讨抓虱子的经历有趣吗?

今日他却主动提及了当年的落魄。

“北辽是瓦砾,大唐是瓷器。”梁靖叹道:“娘的,可耶耶喜欢做瓦砾啊!”

“回头我送你一车。”杨玄眯眼看着里面,心想赫连丹这个手法有些下作了吧!

窥探,跋扈,接着给你吃闭门羹。

干这事儿的是哪些人?

下层官吏。

你一北辽太子干这事儿,丢不丢人?

“人品有问题。”

“你说谁?”身后传来了三皇子的声音。

“呵呵!见过三皇子。”杨玄回身拱手。

赫连勋微笑还礼,指指里面,“不进去?”

杨玄叹道:“哎!在大唐,太子要紧的是读书和观政,大辽太子忙什么呢?”

赫连勋说道:“一样。”

“哦!那就是在读书。”杨玄加重了语气,“圣贤书,读的废寝忘食,无暇见客。”

“是啊!”赫连勋叹道:“大兄读书辛苦。”

说着赫连勋就进去了。

“你在试探!”梁靖眼睛放光,“什么个调调?”

杨玄双手抱胸,笑呵呵的道:“这两兄弟不对盘,今日我便试探一番,顺带给三皇子一个攻击太子的口实……”

“大唐使者求见,太子竟然晾着他们。”梁靖笑道:“你这人……阴险!”

“喜欢不?”

“喜欢!”

孙闻在边上听着两位大佬的话,才恍然大悟杨玄方才已经悄无声息的完成了一次挑拨离间。

“使君该去鸿胪寺。”

里面一阵嘈杂,接着有内侍出来。

“避让!”

几个宫女冷着脸出来,“别过脸去!”

是公主要出来了。

众人知晓规矩,都纷纷侧身避开。

唯有杨玄。

微笑看着大门处。

“无礼!”一个宫女厉喝。

梁靖一看,低声道:“丢人,赶紧低头。”

长陵出来了。

二人四目相对。

“公主!”

“子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