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讨逆 >   第429章 愿为使君效命

在知晓卷轴的奥妙后,杨玄有一阵子喜欢看历史剧。

里面有些剧情很有趣,譬如说那些说客,见到目标后,一开口就是:大人危矣!

或是什么:听闻***,我特来吊公。

看多了,就知晓这只是一种话术。

“是危言耸听,还是确有其事我不论。”杨玄有些觉得无趣,“你说是我的故人,来,给我捋捋关系。”

韩胜说道:“老夫的东主文思淼原先是太子的人。”

“有些意思,那为何此次没被牵累?”

“只因老夫给他出了主意,一直是暗中联络。”

“太子那边没人知晓?”

“无人知晓。”

“你的主意是什么?”

“老夫让文思淼的兄弟纳了淳于氏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为妾,破落户的女儿。随后又建言,让他与太子说了,把那女子的兄弟割了,送进了淳于燕骄的身边为内侍。”

杨玄眯着眼,“如此,让那个兄弟去联络太子?”

“是。”

“出事了……”

“那也是太子妃,淳于氏的锅,和老夫的东主无关。”

“啧!”杨玄看着韩胜,“这绕了几个大圈子,就算是有人要查,你那东主也能有辗转腾挪的机会,手段不错。那,你为何杀人?”

“那侍女不是老夫所杀。”

“那是谁?”

“是文思淼。”

“这事儿愈发的有趣了,说说。”杨玄端起茶杯。

韩胜看了茶杯一眼,舔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给他一杯茶水!”

“多谢使君。”

茶水到手,韩胜眯眼仔细的品味着,连续喝了几口,叹道:“这是东湖的绿茶吧!最上等的,老夫当初也只是喝过一次,好茶!”

杨玄笑了笑,“说事。”

韩胜是站着,身前也没案几,就捧着茶杯继续说道:“那日文思淼突然相召,老夫不疑有他,就去了他的书房。

谁知晓一进去,就看到那个侍女的尸骸,衣裳凌乱,而文思淼却不见人影。老夫知晓此事不对,随即房门被人踢开。就在那些人想杀了老夫时,老夫大喊文思淼杀人了,老夫的嗓门大,故而逃过一死。”

“我和你不熟。”杨玄觉得是在听戏。

“是。”韩胜说道:“老夫自诩计谋无双,可却忘记了文思淼在太子被幽禁后的恐慌。他是想栽赃老夫……杀人偿命,老夫本该被处死,可老夫却当堂提出了质疑……”

“什么质疑?”

“那文思淼的书房乃是重地,那侍女老夫从未见过,可见不是心腹。如此,为何能进了书房重地?”

咦!

杨玄微微颔首,“继续说。”

“老夫喊冤。”

“没喊文思淼灭口?”

“喊了小人和他都会被处死。”

“也就是说,你笃定自己能寻到生机。”

“是,文思淼那时如惊弓之鸟,担心老夫说出更多事,如此,只能想法子让老夫逃过一劫。”

这人自信的让人有些反感。

韩胜说道:“此事可以查到。另外,就在刚到陈州地界时,有人刺杀老夫。”

这事儿杨玄从赫连燕那里知晓了,“若非如此,我也没工夫见你。”

他举起茶杯,这是要结束谈话的意思。

“你的恩怨和我无关。”

韩胜赞道:“使君不是滥好人,如此才能做大事!”

“做什么大事?”

“老夫在长安就知晓使君不少事。使君出身卑微,机缘巧合与王氏结缘,进了国子监就读。出仕后,使君表现的不错,可若非使君救了贵妃,此刻应当还在万年县中挣扎……”

“嗯!”

“使君选了太平县,老夫当时就在想,此人要么是傻子,要么便是有大抱负。等听到使君跟随黄春辉回长安报捷时,老夫心想,这人不是傻子,而是有大抱负。”

“伱说的我有些飘飘然了。”杨玄笑道。

韩胜说道:“使君当初若是留在长安,看似能倚仗贵妃兄妹飞黄腾达,可从此也成了他们兄妹扈从,身不由己,这等人,不过鹰犬罢了,不值当老夫来见。”

傲气十足啊!

“使君来了北疆,这便是破局,随后老夫屡屡听闻使君建功立业,更是疏远了贵妃兄妹。那时候,老夫在想,此人未来不是北疆节度使,便是朝中的重臣。”

有些意思!

杨玄喝了一口茶。

什么顶尖绿茶,他喝着也只是觉得喷香。

都一个味儿。

“使君与一家四姓结仇最让老夫迷惑不解。世家门阀在大唐根深蒂固,此等人家势力磅礴,使君若是有大抱负,为何要与他们结仇?

老夫一直不解,直至听闻使君带着人杀进了洛欧国中,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使君是故作莽撞!”

“一家五姓乃是大唐的毒瘤,若是不能拔出,他们会日日依附在大唐之上吸血。再大的大唐,也经不住这等折腾……”

“想做大事者,必须有所取舍。使君想出将入相,必然要有所建树。打压世家门阀,这是大唐历代帝王都在做的事。”

韩胜又喝了一口茶水来润喉,“好茶!”,他接着说道:“功劳赫赫的臣子少?不少,可为何大部分臣子都默默无名?皆因不懂帝王心思。”

“那你来说说,帝王是什么心思?”

“但凡能出将入相的重臣,手腕心机缺一不可。此等人一旦进了朝堂,弄不好便是帝王的威胁。故而帝王会看此人的立场,看此人的把柄。谁愿意把把柄递给帝王握着,谁,就会先进入朝堂。”

韩胜笑道:“使君得罪了一家四姓,不,一家三姓,这便是递给帝王的把柄。假以时日,使君功劳到了,自然能进入朝中。”

“嗯!还有什么?”

“自然还有。老夫以为使君的谋划颇为完美,可就是忘记了一件事儿。”

“何事?”

韩胜抬眸,平静的道:“如今的帝王……无耻!”

这人……

杨玄干咳一声,“无礼!”

韩胜微笑,“使君说无礼,而不是令人来拿下老夫,可见也是这般想法。”

他叹道:“若是别的帝王,使君如此交出把柄自然是好事。可这位帝王……看看他做了什么?率军杀进宫中,逼迫祖母退位,这是不孝。再次率军杀入宫中,逼迫父亲退位,这是狼子野心。强抢儿媳,这是不知廉耻。丢弃晏城,这是无情。”

“晏城!”杨玄的心猛地蹦跳了一下。

那个老人啊!

“是。晏城是被陛下蛊惑出的头,也是陛下送出去给一家五姓杀人泄愤的棋子。”

韩胜冷笑道:“看看黄春辉,多年卫国戍边,劳苦功高,可得到了什么?猜忌。

看看左相,拼死制衡了一家五姓,可该抛出去时候,陛下可会客气?

这些年来,左相等人多次被陛下丢出去为他背锅。若非左相顾全大局,怕是早已翻脸乞骸骨了!”

杨玄干咳一声,“你说这些……是想说,我的把柄错付了?”

“使君的仕途还长,那位陛下如今看来寿元也还长。宦海无情,一旦使君被夹在了陛下和一家五姓的中间……使君可做好成为陛下棋子的准备了吗?”

可我想的是讨逆……杨玄笑了笑。

韩胜叹道:“老夫敢问,使君可是想执掌北疆?”

杨玄不语。

韩胜摇头,“使君若是年长二十岁,那么老夫觉着妥当。使君如今二十了吧?二十岁,使君若是按照这等势头下去,三十岁之前就有可能功高不赏。

到了那时,兴许陛下会让使君做一任北疆节度使,可随即而来的便是猜忌……使君,太年轻!”

“使君可曾发现,陛下要想把臣子给丢出去背锅,事先还得利用他一番,比如说晏城,弹劾一家五姓,引发了朝野争斗……”

“使君年纪轻轻就功高不赏,就身居高位,陛下只有两等手段等着使君,其一,把使君弄去某个偏僻的地方为官,此生别想回来。其二,在猜忌达到顶峰时,利用使君和世家门阀争斗一番,他顺势削弱世家门阀。事后,再把使君抛出去,让那些人家泄愤。”

“一如晏城。”杨玄眼中多了些赞赏。

“是,一如晏城。”韩胜说道:“使君如今只有回长安为官,方能避过此劫。不过,一家三姓随后的报复,将会伴随一生。所以,老夫才说,使君危矣!”

“文思淼为何要杀你灭口?”杨玄在琢磨韩胜此人。

文思淼既然想灭口,那么就算他进了太平县也难逃一死……除非杨玄出手。

“文思淼参与了刺杀陛下的行动。”

杨玄心中一震,“说清楚。”

太子装病准备伏击伪帝,谁知晓王显却是伪帝的内线,于是被一网打尽。

杨玄当时是太子中允,后来的清理就是他在负责,但从未听闻文思淼之名。

“当初得知太子想伏击陛下后,文思淼兴奋异常,寻了老夫出谋划策。老夫便说了伏击之事不妥当。”

“为何不妥当?”

“老夫断定东宫中陛下的眼线多不胜数,如此,把甲士弄进东宫的动静,足以惊动他们。”

“那你的建言是什么?”

太子把甲士弄进宫中的全过程都在王显的关注下,只是事后那个嫔妃自尽,以至于断了线索。

“陛下喜欢待在梨园,可也得不时临朝。老夫建言寻一个天干物燥的好天气,在陛下去前朝的路上纵火,先从东宫开始,弄些油料来,烧的越猛烈越好……”

这个疯子!

东宫距离皇帝临朝的地方不远,一旦起火……

“皇帝必然会往回退。”

“就要他退。文思淼在军中有心腹,安插些人手进去,就在那时候制造混乱……高呼陛下驾崩。”

“可侍卫们会出手。”

“不打紧。”韩胜目光幽幽,“接着高喊……国丈护着殿下来了。”

皇帝驾崩了,国丈护着外孙进宫登基了……还活着的皇帝听到这话会怎么想?

杨玄:“……”

良久,杨玄才缓过气来,“东宫起火,杨松成必然会被惊动。此刻高喊陛下驾崩,国丈护着太子来了,这便是要接手宫中之势……”

韩胜点头,“如此,杨松成只有一条路可走……出手,杀了皇帝!”

“世家门阀不造反。”

“世家门阀想造反,当今皇族李氏便是。

如今不是世家门阀不造反,而是大唐国势依旧能支撑国运,臣子们也还忠心。

军队虽说不少成了看门狗,可南疆和北疆大军依旧强悍。

在这等时候谋反,成功的可能太小,故而,他们不敢造反。”

“这是逼上梁山!”

“梁山?”韩胜一怔,抛开了这个疑惑,“到时候,这边有人去杨松成那里通禀太子造反之事。”

杨玄点头,“此时杨松成就算是不敢谋反,也得反。”

“使君高见。”韩胜小小的恭维了一下,“陛下无耻,猜忌心强。杨松成深谙这一点。而杨松成老谋深算,近些年却越发的稳健了。

不是他缺乏进取心,而是他身后是杨氏和无数家族。他背负的东西太多,故而越发不敢冒险……

他不敢冒险造反,那么,可敢冒险赌一把陛下事后不清算自己?”

“有些意思。”杨玄颔首,“一切计谋都是对人性和人心的揣摩。”

韩胜把茶杯放在地上,拱手道:“能听到这话,老夫没白来。”

这是个人才!

手段狠辣,且变化多端。

“你担心文思淼会派人来太平灭口!”

“是。但老夫不惧死。”

“那你惧怕什么?”

“老夫惧怕默默无名而死。”韩胜抬头,眼中皆是自信,“老夫一生所学自问不差天下任何人。只可惜文思淼不听老夫之言,否则说不得此刻宫中做主的便是太子。”

“你很自信,但我有些好奇,既然你如此自负,当初为何不寻一个更好的东家?”杨玄笑着问道。

良禽择木而栖,既然身负大才,为何还要为文思淼那等庸碌之辈效力?

韩胜神色黯然,“当初文思淼曾资助过老夫。”

大唐权贵喜欢招揽人才,但人才就那么多,更多的人才处于蛰伏的状态。你要想等待也成,但等人才露出峥嵘后,你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可抢得过别人。

所以许多权贵喜欢投资那些刚冒头的年轻人,广撒网。

“老夫虽说看不上文思淼,可得人恩惠,得回报。”

杨玄淡淡的道:“那么,你今日来此是何意?”

韩胜缓缓跪下,“老夫愿为使君效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