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的重要性是谁都知道的事情,没有了金丹会怎么样?

林言三百年前曾经说:“师姐,你没有了金丹没关系,你还有我,师弟会好好保护你的。但是悠悠她不行,她天生天赋不佳,如今迟迟没有办法引气入体已经威胁到生命了,只有师姐你这样的纯澈的金丹,是为她冲破堵塞经脉最好的东西。”

他那时候是怎么想的?

林言已经不记得了,他现在只记得,那双充满了信任的眼神,在他动手的那一刻只有深不见底的恨意。

这算什么?因果循环吗?当年他亲手刨了师姐的金丹,现如今也会被别人刨掉金丹。

林言没有反抗,当然他也没有反抗的能力,闭上眼睛静等着这个奇怪强大的女人对他动手。

古慕情从不喜欢给人痛快,她更加喜欢自己的猎物充满了恐惧,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只能被她折磨,提心吊胆的想着什么时候会轮到他。

林言算是里面长得还行的一个,而且他那副淡定的样子,让古慕情很不开心,所以她强迫林言睁开了眼睛,然后控制住了他的双手。

“你想干什么?”

林言双手突然失去控制,心中顿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哎呀呀,小郎君这话说得,人家一介弱女子能想干什么呢?还是说你想跟人家干点什么?”

古慕情这充满了挑逗暗示的话,让一向持着正道君子之风的林言瞬间厌恶:“不知廉耻。”

古慕情也不恼,反而笑嘻嘻的凑近了他。

“小郎君,听闻你们人类修士都是很注重同门的事么,那你说,如果你当着大家的面,挖了道友的金丹,你会受到什么处罚吗?”

林言定定的看着她,道友们绝望的哀嚎他都好像充耳不闻。

古慕情的表情太奇怪了,就像是故意这么做,想要看他的反应。

“你知道。”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古慕情却听得明明白白。

是的没错,她今天这一出本就是故意的。

当然,遇到林言是意料之外,但是挖金丹是认出林言之后才有的心思。

两百多年前,林冬月的身份是古慕情派人查的,所以对于林冬月身上发生的事情,她大多都知道,也是那时候发现了林秋秋的存在。

林冬月的金丹到底是谁挖的,她其实没有查到具体的,但是林言这个人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古慕情没有别的本事,她就是护短,既然那位是未来的夫人,那么就在她要护的短里面。那时候她就想过,等到有朝一日遇到林言,定要让他尝尝同样的痛苦。

但是现在林言的反应,无异于是在她面前承认了,当年林冬月的金丹就是被他挖的。

“小郎君可真是诚实,本来你还有一丝生机呢,但是现在你却自己把它毁了,真棒呢。”

古慕情好像很欣赏的拍了拍手,然后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林言也感觉到了手上一热,映入眼帘的是道友不可置信和绝望的眼神。

被操控的双手,在这一瞬间生生的将道友的金丹挖了出来。

林言以为自己能稳住,但是他太看得起自己了,在对上其他人惊恐和恨意的眼神时,他没能控制住的白了脸。

“呵呵呵,小郎君真是的,对自己的同门道友下手一点都不犹豫的呢,你这让人家看的都有些害怕呢。”

古慕情捂住心口,像是被吓到一样靠在殿门口的柱子之上,但是那双眼睛却冷静又清醒。

“那接下来,小郎君想要对谁下手呢?”

一同前来的众人,他们本来是八个人,现在两个倒在血泊之中,就连哀嚎都被古慕情嫌吵给封了声音。

夜色之下,他们八人就像是在上演一场默剧,林言就像是一个傀儡一样,亲手挖出了一个又一个人的金丹。

“啧啧啧,这就是你们名门正派,怎么看着比我们这些邪门歪道都残忍地很呢,人家都快看不下去了。”

古慕情明摆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林言双眼已经赤红,他努力地想要夺回双手的控制权,但是却只是徒劳。

同行七人,除了第一个人是被古慕情挖出金丹的,剩下的六个人的金丹,都是被林言挖出来的。

古慕情就像是看热闹一样,看的兴致勃勃。

“哎呀,现在就剩下小郎君你一个人了,怎么办呢?你可以自己动手吗?”

古慕情瞬移到林言的身后,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但是林言已经没有任何的精力再做出反应,他通红着双眼,看着自己的双手往自己腹部而来,还未放弃夺回自己双手的控制权。

可是直到指尖插进腹部的时候,剧痛席卷全身的时候,他依旧没有成功。

林言终于放弃的闭上了眼睛,仙途便到此结束了吧。

……

夜色是最好的防护,也是最适合干点啥的。曲悠悠坐在窗前,看着连星子都没有天际,那几乎看不到的云雾,都好像不知不觉间化成了林冬月的样子。

白天说的那些话还历历在目,曲悠悠只觉得,即便是之前不小心被掳到鬼市,当众拍卖的时候,都没有白天那么难堪。

那些被她强行忽视了三百年的东西,在一瞬间被她所信任的人挖了出来并且硬塞在她眼前。

“大师兄,明明这三百年来和你同门的是我,林冬月她到底有什么好的,能让你这般不给我留下一丁点情面。”

曲悠悠双眼红红的低声轻喃,却没想到空无一人的房间有人搭话。

“怎么,大师兄做了什么让悠悠不开心了。”

带着淡淡宠溺的男声自身后响起,这熟悉的声音,让曲悠悠惊喜的回头。

“师尊!”

一身白衣的尊者静静的站在房中,这黯淡无光的房间,仿佛就在这一瞬间明亮了起来。

尊者微微张开双手,曲悠悠眼睛一亮,然后委屈的跑过去投进了尊者的怀中。

“师尊,徒儿好想你啊,没有你在的日子里,他们都欺负徒儿。”

曲悠悠依偎在尊者的怀中,低声的抽噎,后者半垂下眸子,俊美的容颜上浮现淡淡地不满。

“谁欺负悠悠了,说出来,师尊帮你教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