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被挖的感觉,不只是身体的疼痛,还有神魂之上的撕裂感。

林言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那种疼痛,即便他心性再怎么坚韧的,也有些承受不住,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好像听到了曲悠悠的声音。

“大师兄!”

女子几乎破音的声音突兀的在上空响起,美滋滋的看着林言这么痛苦的古慕情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警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

女子周身只是金丹期的气息不足为惧,但是这个男子,容貌俊美实力也深不可测。

古慕情虽然喜欢美男子,但是这种一看就惹不起的,她才不会随便撩拨,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曲悠悠几乎是趔趄的从空中下来,周围那一颗颗落在地上的金丹和躺在血泊中的师兄们,让她不敢相信。

“你这个魔女,你对师兄他们做了什么!”

曲悠悠颤抖着扶起已经晕过去的林言,检查一番之后庆幸她来的及时,大师兄的金丹只是被触碰到,还未被挖出来,回去仔细养养就好了。

虽然林言之前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但是以前对她的维护也不是假的,曲悠悠自然做不到对他的生死视而不见。

确定了他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曲悠悠便将愤恨的眼神投向了古慕情。

“哎呦喂,小姑娘真是好大的脾气,一见面就这么凶巴巴的,吓坏人家了。”

古慕情拉着一缕发丝在指尖打转,委屈巴巴的样子,好像真的被吓到了。

曲悠悠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不是这个魔女的对手,当即就以祈求的目光看向了尊者。

“师尊,这魔女太过分了,您一定要为大师兄报仇啊。”

尊者自然看出来,那倒在血泊中的几人,都已经失去了自己的金丹,这种毁人根基与仙途的手段,属实过于狠毒。

他也不欲与那魔女搭话,直接一道剑气冲着古慕情而来。

古慕情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反应迅速的躲开了这道剑气,凛冽的剑气落在她身后的地面之上,留下一道深深地裂缝。

看了眼那道裂缝,古慕情收敛了神色开始认真起来。她知道修仙界能被称为师尊的都是至少元婴期,而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危险,修为可能还在她之上。

可是古慕情反应再快,没有尊者快,一道道凛冽的剑气毫不间断的冲着古慕情而来,刚开始她还能仗着修为硬抗或者躲过去,可是仅仅三个回合之后,她就已经有些力不从心,这让古慕情心里都想骂娘了。

说好的北州资源缺乏,普遍修为都不怎么样呢,这男的他娘的起码得有炼虚后期,而且还是个剑修!

众所周知,剑修那群人最擅长的就是越级挑战,她才刚刚踏进炼虚期啊,还是个弱女子啊!

可是古慕情的心理活动没人知道,尊者也不可能对她手下留情。

剑气之中蕴含的力量越来越强,直到有那么一道劈在了古慕情的腰侧,瞬间就让她有点抗不住了,而紧接而来的下一道,古慕情估摸自己是躲不过去只能硬抗了。

她猜得没错,因为伤势行动迟缓的她躲不过去,只能将修为都凝聚起来硬抗,也亏得她多年前天天被主上训练,竟然也能凭借修为扛下来好几波。

也是这几波让她确定了,这个男人修为应当是在合体期。

她,炼虚前期,在合体期修为的大能手下扛了这么久,简直厉害的没边了好伐!

啧,没有用留影珠记录下来真的是亏了,以后显摆那群家伙也不会信的。

苦中作乐的想着,古慕情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拿出来她压箱底的防御法器,淡白色指甲大小的碎片在她拿出来的一瞬间,迅速的扩张出一层虚幻的薄纱,随风飘扬摇曳生姿的挡在了古慕情的面前。

薄纱虽然看起来不堪一击,却在曲悠悠不敢相信的目光下,抗住了尊者的所有剑气。

古慕情趁这机会连忙将恢复类的丹药不要钱的往嘴里塞,力保自己尽快恢复。至于会留下丹毒什么的,再说吧活着最重要。

其实依靠古慕情的实力,即便是打不过她也能跑,而且正面硬刚从来都不是她的风格,可是谁让她那个蠢徒弟和小殿下在她身后的寝宫。

她可不能保证,自己溜了,那两人会不会出事。

她真是为了这个大家庭付出良多啊!

尊者本来没将古慕情当回事,却没想到这个在他眼中不堪一击的小玩意能抗住自己这么多剑气。而最后拿出来的防御法器,他的剑气竟然破不开。

尊者不记得有多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防御法器,当下倒是来了点兴趣,并起剑指,一柄透明的短剑在他的指尖汇聚,而后往前一指短剑在瞬息之间便已经到了古慕情的面前,她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压箱底的防御法器碎成了一片片的。

在剑尖都已经在她眼前的时候,古慕情还在心里想着:这种损失不知道主上会不会给补偿。

古慕情做好了被刺穿的心理准备,她甚至还想好了,自己要是死在这里,主上会不会看在她是为了保护小殿下的份上,帮她聚一下魂。

唔,算了还是指望一下未来夫人吧,主上太不靠谱了。

却没想到就在她感觉剑尖都已经触碰到额头肌肤的时候,一道破空之声传来,清脆的“叮”了一声之后,通红色的小剑直直的撞上了短剑的剑身,将这柄短剑直接撞碎而后消散在空中。

这个过程在古慕情的眼中虽然很慢,但是事实上从短剑破开防御到红色小剑撞碎短剑,只是过了一瞬间罢了。

“尊者真是好大的脾气,在本座的地盘上动本座的人。”

清雅动听的女声响起,熟悉的音色让曲悠悠和尊者二人心中都是一震。古慕情眨巴了一下眼睛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人给救了,连忙冲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一身火红色的长裙犹如盛放的花,容貌姝丽的女子踏空而来,神色淡然的她,像极了从九天之上落入凡尘的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