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娇这突如其来的一手是谁都没想到的,大家知道她性格骄纵,但即便是最护着她的李子石也没想到她会直接动手。

付星海自然也没想到,他心里就惦记自己的烤肉还能不能吃。所以当他察觉到鞭子的破空声之时已经来不及躲避。

也幸亏这两天不怎么累,让他有充足的灵力凝结出来护身罩挡着了这一鞭子。

可是他跟康娇的修为差不多,这鞭子又是少见的上品法器,护身罩瞬间就破了。

而康娇看他还敢挡,更是生气,气势汹汹的第二鞭紧着而来,这次付星海连忙后退,却还是被鞭子尖碰到,脸上瞬间就多了一道伤口。

“康娇你疯了!”

付星海“嘶”了一声,摸了下自己的伤口都见血了。

他也是被宠爱着长大的少爷,没学过忍气吞声,当即就想还手,哪里还记得要让着女孩子。

可是上品灵器不是他能接得住的,躲过了第三鞭,躲不过第四鞭。

林冬月本来只是看戏的,她一向喜欢看那些“情感大戏”,所以在一开始她压根就没想管,即便事情跟她还有点关系。

但是,这不代表康娇可以对她家小孩动手。

付星海躲不过的第四鞭,被林冬月被挡了下来。

没人看到她是什么时候过去的,只看到她冷着脸挡在付星海的面前,手中握住鞭子的尾端,康娇使劲拽都拽不动的那种。

“事不过三。”

林冬月偏冷的语气说出这几个字,而后就那么轻松地一拽,康娇便掌控不住鞭子,被林冬月拽了过去。

“放肆,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林冬月将鞭子盘起来,还没说什么话,就被“狐狸精”这三个字给呛到了。

康娇还以为是自己镇住了她,当即高高在上的鄙夷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不要脸的野丫头,缠在本小姐的未婚夫身边,真是不知廉耻。”

“不知廉耻的人是你。”

没等林冬月消化一下这个未婚夫妻的关系,身后的付星海走出来,阴沉着声音斥责。

“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那只是家中长辈的一句酒后戏言做不得数,只有你将这个当真,还整日以我的未婚妻自居。若不是看在我大哥娶了你族姐的份上,你以为我会对你容忍这么久吗。”

“不知廉耻,形容的不就是你么,你见过谁家的姑娘整天缠着别人家的男儿,还恬不知耻的说自己是人家的未婚妻。”

付星海这一番话,可谓是将康娇的脸拉下来放在地面上踩。

他知道这样很没有君子风范,但是他真的不想忍了。

大哥大嫂对他很好,因为年纪差的大,将他可以说当孩子疼爱。他看在大嫂的面子上,对于康娇百般忍让,不想让她丢面子而让大嫂伤心。

谁没想到她越来越得寸进尺。

别说他对古月并没有其它心思,即便是有那也没碍着谁,还轮不到她康娇在这里出言不逊。

“啊!付星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很清楚。康娇,是我平日太过于瞻前顾后,才纵的你这般,待回去之后,我会跟家中说清楚你我之间半点瓜葛都没有。而你,需要跟古道友道歉。”

“让我跟她道歉?她算什么东西!”

付星海没再说什么,康娇现在不愿意,等到回去之后,他自然有办法让她乖乖道歉。

接过林冬月手中的长鞭给她扔回去,付星海愧疚的看着林冬月,还没说什么她就示意他打住。

“有烤鱼就好了。”

林冬月回味一下,付星海瞬间就懂得他的意思。

“好,等着。”

付星海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林冬月也没将她放在眼里,康娇双眼通红的一个人站在那,没有人上前去安慰她一下。

最终还是李子石叹了一口气,小声的劝慰她将她拉了回去。

林冬月感觉得到康娇一直恨恨的盯着她,对此她表示:无所谓,姐不怕。

“嗤,活该。”

两道说了同样话的声音在林冬月两边响起,她眨眨眼看了看余嫣然跟水千巧,二人幸灾乐祸的表情很难忽视。

“我跟她不对付,看着就烦。”余嫣然先解释。

“他之前跟我们是一队的,然后拉我给她挡过伤害。”水千巧也解释了,然后就收获了两道同情的目光。

“看来还是你惨。”

余嫣然摇摇头,很是心疼她。

“多吃点。”

林冬月撕下一块肉递给水千巧,搞得后者哭笑不得。

……

金银蛟是记载在典籍中的妖兽,是蛟的一种。浑身金银二色环绕,擅长水系术法,有着强烈的毒性。

但是他们普遍只能修行到金丹期,再往上就修不上去了,据说它们一族只有经过真龙之血的洗礼,才能摆脱桎梏,跨过金丹期,然后会成长为无人可匹敌的强大妖兽。曾经金银蛟的祖先,好像就是真龙座下骁勇善战的大能。

不过这些都是传说,毕竟真龙一族早在千万年前就绝迹了。

林冬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而且她也不关心,她只对它们的内丹感兴趣。

那天付星海跟康娇的事情之后,几人肯定不会愿意再呆在那个山洞,离开的时候没想到余嫣然也要跟过来,说她好人家的姑娘不跟不知廉耻的人呆一块。

这次的金银蛟就是余嫣然发现的。按照他们的划分,大家一块制服妖兽,谁发现的归谁。

所以余嫣然很是激动,她现在玉珏上的排名是第七十八,但是要是加上金银蛟的内丹,能瞬间蹦到前三十名!完全超额完成她爹给的要求了。

毕竟她爹只要求她能进去前五十就行了。她自己也觉得就她的修为,这个排名可以了。

含着避水珠,林冬月依旧是让几人先对战,她则是小心的潜到水下,去找金银蛟的巢穴。

黑乎乎的水底并不能阻挡她的视线,林冬月都懒得自己探查,让系统检测附近,没一会儿就找到了金银蛟的巢穴,里面五光十色的灵石简直闪瞎她的眼。

“乖乖,怪不得说金银蛟跟龙族一样喜欢敛财,这家伙看起来平平无奇,家当还真多哎。”

然后,林冬月就毫不客气的将金银蛟的巢穴洗劫一空,同时还在口粮那块顺走了一颗金光闪闪的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