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林道友怕是癔症了,我是有个弟弟没错,但是好像不是林道友吧。仙途漫漫道友还是需愘守本心不要本不相干的事物影响了才是。”

林冬月微微额首,以一种对待萍水相逢的人的态度,对着林言说出这些话。

“不相干的事物。”

林言重复的说了一下这几个字,那语气仿佛要将他们嚼碎了。

“什么叫不相干?师姐,我不懂,还请明示。”

“我既不是道友的师尊,亦不会是道友亲近的人,没有那个为你解惑的义务。”

“若我非要从师姐这里听个明白呢。”

林言的态度坚定,大有一种说不明白就别想走的意思。

林冬月真的很烦躁。

该说不说,曾被背叛欺骗伤害的人是她,因为要走剧情她也不是什么无辜的白莲花,这个她认。所以在死遁之后,不能离开这个世界的她也没想着报仇什么的,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一条咸鱼。

每天混吃等死的不好吗,为什么要吃修炼的苦?说真的,如果不是怀孕的时候,肚子里的那个崽子疯狂吸收灵气,林冬月都不乐意修炼的。

生下来之后还要上山下海的为崽子找灵药,林冬月能有现在的修为,真的全靠崽子督促哇。

林冬月没想过报仇什么的,因为她觉得没必要,也很是浪费时间。

但即便是为了走剧情,她付出的感情却也都是实打实的,真的被背叛的时候,难受的情绪也是实打实的。

不然她哪来那么好的演技?

可是她不懂为什么这些人总要凑到她面前晃悠,生怕她会忘了当年的事情一样。

这样会让她一遍遍的想起自己曾经错付的感情,然后就会很烦躁。她很烦躁的话,就不想控制脾气了。

“妖兽精怪们苦苦修行才得人身属实不易,但是我观林道友,好像越来越返祖了。

若是真听不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那不如再回炉重造一番?亦或是患有耳疾的话,可万万不能讳疾忌医。”

林冬月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讽刺的话,林言自然是听懂了。

林言一直都知道,林冬月其实很牙尖嘴利的,不中听的话一箩筐。可是以前这一面从未怼过他,这却是第一次。

他深呼吸一口气调整自己的心态,然后依旧好言好语:“过往种种,师姐心中有怨,师弟自然理解。之前师弟真以为师姐已经……即便是想要弥补却也无能为力。现如今师姐回来,作为师弟自然是万分欢喜,还望师姐大人有大量,能给师弟一个弥补的机会,也算是全了师弟这三百年间夜不能寐的愧疚之情。”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林冬月歪歪脑袋,很是无辜的问道:“被利用的人是我,你仗着我的信任刨去我金丹的时候,就已经亲手断了我们之间的情分。

金丹修出不易,被硬生生刨走的时候也很疼,这些都是我受了的,你想要弥补那是你的事情,你夜不能寐那也是你活该。

为什么呢?因为你亏心啊,你昧着良心啊,你枉为人啊。可这些都是你自己作的,关我什么事情呢?我可没教过你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吧,你会这么做只能说你就是那扶不上墙的烂泥,从根上就是烂的。

别跟我说什么想要弥补,你要是真这么想,早在三百年前就自刨金丹以证决心了。而不是现在假仁假义的挡着我,跟我说些这话。

我不会给你弥补的机会,也不会原谅你,你就活该带着这些。带着它们哪怕是死了,入了地府也不会洗刷掉。”

林冬月很是遗憾系统现在不在意识海中,不能跟她一起共同输出,也不能一起看到这林言的脸色越来越白,刷的墙都没有他白。

林言的唇没有丝毫的血色了,他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身体,就像控制不住那锥心的痛楚。

“师姐若是想要金丹,师弟现在便可刨给你……”

“哎,可别。你可别这么说,什么叫我想要?你自己觉得良心被谴责,想要做出这样的弥补,怎么就是我想要了。我要你的金丹有什么用,当球踢我还嫌它小。明明就是恩将仇报的恶心东西,别把自己整的像是迎风摇曳的白莲花好吧。白莲花还都长得楚楚动人呢,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也不合适。

你再表现得可怜的,也跟我没有关系。都是你自己作的,请记住这句话。”

林冬月打断了他的“肺腑之言”,抬起脚步继续往前走。

擦肩而过之时,林言清清楚楚的听到她嘀咕的两个字:“晦气。”

林冬月确实觉得晦气。

本来好好的心情,愣是被折腾的没了一半,等到她回到偏殿,看到“古月”呆愣的坐在人群中间,怀里抱着、身上挂着各种各样的灵器法宝法衣时,另一半的好心情也没了。

环顾一下殿中各张熟悉的面孔,林冬月最终将目光放在了“古月”的身上,笑得温柔似水。

“乖徒儿,解释一下吧。”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一个傀儡能回答她什么,林冬月是趁对视的时候,读取刚才发生的事情,然后用简单的话操控“古月”说了出来。

原来是她刚才跟宗主交谈的时候,沈宜带着其他的几位师兄师姐前来给她送礼,都是被她在擂台上绝情的样子给吓坏了,生怕她完事就一走了之。

但是又担心她看到他们更加生气,就把注意打到了古月的身上。

他们想的很简单:师姐能为了这个弟子与人比试,那肯定是在意弟子的,那么讨好了弟子就约等于讨好了师姐。即便不能,弟子也可以为他们美言几句。

至于师姐就是借题发挥想要揍沈亦一顿的可能性,他们是想都没想过。

“古月”身上挂的那些各种各种满满当当的灵器法宝法衣,就是他们搜刮自己小金库之后拿来的。

林冬月的笑都快挂不住了,她都想反思一下自己曾经的教育方式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怎么带出来的人没一个正常的。

全都像个智障!一群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