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月又不是圣母,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但是弄到手了没处放,这种一方空间的入口是没有办法放进储物袋或者空间里面的。’

这才是林冬月犹豫的地方,她不可能揣着这么一个东西招摇过市,这跟明晃晃的告诉别人‘我有宝贝,快来抢啊’有什么区别。

意识海中的二春眨了眨圆溜溜的猫眼,意识到这确实是个问题。它习惯了有什么东西就放进储物袋或者系统空间,却没想到这玩意放不进去的。

‘那怎么办。’

二春在意识海中急的团团转。

要知道,刚才在那个不知名的空间里面,不只是林冬月受益,它自己也舒服的不得了,猫猫身子都圆了一圈嘞。

这样的好东西,不东西怕不是傻子。

林冬月一时半会也想不到好用的点子,便打算先解决一下别的事情。

“暗处偷偷摸摸的偷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呦。”

林冬月突然这么一句话,将一直偷偷看她的于宇辰给下了一跳,瞬息间就涨红了来年,刚想解释什么的他,却发现前辈这句话不是跟他讲得。

因为下一瞬,他之前掉进来的那个入口,就重重的摔出来一个人。

唔,说人也不太合适,那背后没能收回去的大翅膀,很难让魔认不出来是一只妖。

那东西,啊不是那只妖在落地之后,反应迅速的借力滚了一圈,然后警惕的跃到了另一边距离他们较远的地方。

林冬月看着她背后的翅膀挑挑眉,倒是来了点兴趣。

“原来是一只鸟妖,修为不高胆子倒挺大的。”

一般的妖可没这个胆子窥探一个远比自己强太多的大能。

“就是就是!她刚才还吓唬我,追在我身后吓唬我,怎么也得揍她一顿!”

于宇辰从林冬月的身侧探出半个头,气势汹汹的告状,倒是给林冬月整的些许哭笑不得。

这个小家伙为什么这么理直气壮地认为自己会帮他出头。

鸟妖没出声,只是盯着林冬月和于宇辰,同时眼珠子乱转的找寻可以逃跑的地方。

林冬月当然看出来她的这点小心思,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状似苦恼地说道:“怎么办呢,我很不喜欢被人背后盯着,你说我应该怎么教训你呢。是扒皮还是抽筋?啊,应该是先把你的翅膀给撕了。”

说到这里她还舔了舔唇瓣,像是想到了什么好吃的,让一妖一魔同时背上出了些冷汗。

“我不好吃。”

鸟妖盯着林冬月,极力为自己“正名”。

“嗐,无所谓啊,我又不饿就是嘴馋了。”

鸟妖没觉得她是开玩笑,连忙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想要从上方的“天窗”飞出去,却没想对方比她速度更快,她还没飞上去一人高,就被阴气化成的绳索给拽了下来。

“年轻妖不要这么着急呀,那多不好。”

林冬月笑嘻嘻的声音,听在鸟妖的耳中就像是阴间的使者一样,让妖心惊胆战的。

“前辈,真的要吃掉她吗?”

于宇辰眼看着比他强的鸟妖在林冬月的手中翻都翻不起来,一时间很是担心自己的处境。

“怎么你心疼了?那要不然你来代替她。”

“不不不,能被前辈吃掉是她的荣幸,我才不会心疼她。”

于宇辰连忙摇头摆手,生怕自己的意思表达的不够明确。

“小子就是好奇,前辈你们鬼族,也需要吃东西吗?”

请原谅一个常年被困在家中的幼小魔族,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个。

鬼需要吃东西吗?林冬月不知道,毕竟她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鬼。但是想想自己家里那个正宗的鬼修,每天三顿饭一顿不落的古悦,她非常有底气的点了点头。

“当然需要。”

于宇辰咽了咽口水,语气打颤的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那,您会吃魔吗?”

这问题倒是清奇,林冬月诡异的笑了笑,然后语气非常正经的说道:“我们人都吃,你说呢。”

于宇辰没有说什么,也说不出来什么,因为她已经被吓晕过去了。

“啧,真不经吓。”

无语的吐槽一声,林冬月的目光又投向了鸟妖……的翅膀。

“化个原型给我看看。”

“不给看。”

鸟妖很有骨气,她们的原型怎么可能随便给外族看。

“哦?你确定?”

林冬月嘴上温柔的问着,手中却已经燃起了红莲业火。

鸟妖看到那火,一丝的犹豫都没有,立刻不要骨气化成了原形。

林冬月很没有形象的翻了个白眼:“早点听话不就好了,非得让人跟你友好交流一下。”

鸟妖敢怒不敢言,只能一只鸟蹲在地上生闷气。

呸,什么友好的交流,你特么是明晃晃的威胁!

林冬月才不在意她怎么想,看到鸟妖的原型之后,心中倒是确定了猜想,一时间看着鸟妖的眼神很是复杂。

她倒是没想到,竟然会遇到一只正在觉醒凤凰血脉的鸟妖,只是看这家伙懵懂的样子,应该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啧,可惜了若是我有一方须臾空间,定然要将你养在里面。”

林冬月叹息的摇摇头,心中很是不开心。

毕竟,凤凰和龙族在她心中的地位是很不一样的呢。

“须臾空间?无知的鬼族,你以为自己是大乘期的大能可以开辟空间。”

许是不想就这么对“恶势力”低头,鸟妖即便是变回原形,也忍不住怼上一句。

她却没想到自己这句话直接提醒了林冬月。

“对哦,大乘期可以自行开辟空间的。”

修仙者一旦进入大乘期,便可以自行创造神通,开辟一方须臾空间,类似于一个小世界一样的东西。

当然这种一般都是碰运气需要进入顿悟,也不是说每一个大乘期都能做到这一点。

但是林冬月不一样啊,她可是直接接触过天道的,天道的法则被她触碰过,完全不需要碰运气进入顿悟。

想到就干,林冬月当即就一盘退坐在地上,借由池水中逸散出来的阴气,开始开辟自己的须臾空间。

当然,在这之前她也没忘记给鸟妖和于宇辰下个禁制关起来。

毕竟安全意识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