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月的一身修为皆为尊者所教,所以尊者对她的招式非常了解。所以,两人交手没一会儿,林冬月看起来就有些应对不暇。

‘别的不说,男主的武力值是真的高。’

‘那可不,怎么说也是修仙界现如今的天花板实力。’

‘那我到底能在他手下走几招?这就差不多了吧,再打下去感觉就有点假了。’

‘是吗?你现在不是已经元婴期了吗?多过几招应该没问题吧。’

‘高阶之间一个境界的差距都是天差地别,我这都已经算是越大级挑战了,妥妥主角光环好吧。’

‘哇,那不成啊,那还是就到这吧。’

跟系统商量好之后,林冬月便更加显露出疲态,而后在男主剑气袭来之时,她便已经无力抵挡,被击退撞在墙上。

再回神,冰冷的剑尖已经抵在他的脖颈之处。

“交出灵脉,本尊饶你不死。”

尊者的声音同剑一般的寒冷,林冬月的面具早在打斗的时候就已经损坏,面上也添加了一道剑痕,些微的鲜血从伤口处流出。

“师尊,怎么说也做了您百年多的弟子,徒儿自认还是了解您的。绕我不死?恐怕这天底下,最恨不得我死的人,便是师尊了吧。”

林冬月不愿意配合的样子,让尊者心生不悦

他这个徒儿,曾经最为乖巧不过,堕魔之后却屡屡为他增加麻烦。

“休得胡言。”

银白色的长鞭从他袖中飞出,瞬间将林冬月捆住。

垂眸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洛华鞭,林冬月再次跟系统确定了一下剧情发展进度后,眼神一变。

眸中含着水光,透露出的压抑有疯狂的情感,即便是冷心冷情的尊者也有些心惊。

“师尊,您当真不懂徒儿的心事吗?这百年来,徒儿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您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呢,您心中明明也是有徒儿的,不然那日在灵泉之中您怎么会……”

林冬月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凌厉的剑气便迎面袭来,实打实的让她狠狠地挨了一剑,当时就识海震动吐出一口血来。

“放肆。”

“呵,呵呵师尊如今倒是像个正人君子,那日您将徒儿搂在怀中情动之时,为何不说徒儿放肆。”

林冬月就像是不要命的一样尽说人不爱听的话。

容颜姝丽的少女身上穿着的黑裙早在剑气之下破破烂烂,露出那白皙的过分的肌肤。她伏在地上,周身伤痕累累,血迹沾染着肌肤,对比出惊心动魄的美。

尊者看着她这样毫无威胁感的样子,对上那双含着水光的眸,不由得想起她所说的那天。

少女娇嫩细腻的肌肤,温热的体温,和意念沉沦之下的男女相交织的声音。

“师尊。”

看出尊者的走神,林冬月又似泣非泣的喊了一声。

这道声音和他记忆中那晚的声音相重叠,猩红瞬间爬上了尊者的眼底,周身的灵气也不稳定的厉害。

‘就是现在,宿主冲鸭!’

随着系统激动地声音,林冬月调动体.内灵气,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灵台引爆。

元婴期修为的大能自爆,所散发出来的伤害,足以将此处天地夷为平地,尊者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瞬息之间便抽空了罗凤山的所有灵气这才保住了这方天地。

而在爆炸中心的林冬月,操控着自己不足巴掌大的元婴真身,悄咪咪的溜走了。

‘啧,幸好刚才装完十三之后就把灵舟收起来了,不然的话我现在还要损失一艘灵舟。’

心有余悸的在远处高空看着罗凤山周围的蘑菇云,林冬月还有心情跟自己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蘑菇云作比较。

‘我感觉我这个还是不太行,没有新闻中的好看。’

‘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先跑吧,不然那一会儿反应过来,咱就溜不了了。’

系统看着她慢悠悠的样子就心急,连忙催促。

林冬月撇撇嘴,吐槽它没有一丁点的艺术细胞。

……

“所以说,在现如今的人们眼中,当年罗凤山一战,是玄月宗大师姐和魔女匿蝶?”

林冬月捋清楚这个事实之后,简直不知道该做出怎么样的表情。

“我杀我自己?哎不是,我自己怎么跟自己大战一场,然后还逼得其中一个自己自爆了?”

这种操作,林冬月自己都没想过。

“男主都没有出来辟过谣吗?”

系统回想一下,然后不确定的回复:“可能他压根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是这样吗?想想在那之后,狗男主倾尽全修真界之力追杀她的态度,林冬月可不相信。

“世界线没有出现问题吗?”

林冬月突然想起这个来。

记得当初,系统一直要求她绝对不能ooc,原因就是会造成世界线偏移,从而导致剧情发生变化。

“没有。”

“那就奇了怪了,按理来说,我应该是遗臭万年的那种,玄月宗的藏书阁都被我用真火给烧的一干二净,怎么可能宗门弟子还对我印象这么好。”

林冬月坚决不会认为是自己的业务能力不行,那就只有可能是中间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总觉得心里不太踏实。”

想到自己那还在家中等着她的林秋秋,林冬月思索良久,最终下定了决心。

……

玄月宗依山而建,高耸入云的山峰和连绵不绝的群山构成了宗门地势。

从古至今以东为尊,但是寻岳总却不同,内门和宗主们的住处却是在西边。东边那处的群山,是玄月宗的门中禁地。

同时也是尊者常年闭关的地方。

夜间的天幕之上挂着点点星光,黑暗之中,一道矫健的身影在群山之中飞跃。

山中处处都是禁制和阵法,林冬月凭借着三百年前闯过禁地的经验,躲避着每一处的阵法。

禁地之中太过于寂静,静到就连风声都不存在,宛如一片死寂。林冬月剃干净提醒,小心翼翼的靠近禁地的中心点。

宗门弟子对于她的印象属实让她放不下心来,思索良久,她还是决定来这禁地一趟,取出三百年前存放。

哦不是,应该是被封禁于此的本命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