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着声音,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过去,可还不等我扭头,一股阴风便直接将我摁倒在地上。

我被这诡异的一幕整的脑子差点没转过来,反应过来之后便费力的想要挣脱束缚,可是我根本无法移动我的身体。

“牧阳!”灵儿失声尖叫了一声。

“草!”我怒骂了一声,用指甲掐破了食指,殷红的鲜血顺着我的手指留了出来,我身上的压力瞬间锐减,不敢犹豫,我抓住这个机会吃力的站了起来。

而等我站起来之后,便发现了原本空荡荡的棺材里面,站着一个人!

我本来以为是鬼将军,可是又觉得不是,因为,他的皮肤和身体的状态根本不像是个死人。

“鬼...鬼将军?”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鬼将军?我喜欢这个名字。”那人说话了,声音就像是两个铁锹摩擦在一起了一样。

得到了肯定,我更加震撼了!

刻板形象里的僵尸都是骨瘦嶙峋,或者皮肤发绿,尖嘴獠牙的样子。

而他呢,他的皮肤不说如同婴儿吧,反正绝对要比我好太多了,也根本不瘦,甚至有些臃肿。

我很不想承认,可是从他的身上,我感应到了很浓郁的阴气,他是个死人,道行还不低。

“很惊讶是吗?”那鬼将军轻笑了一声:“我猜你应该很惊讶为什么会如现在这样,而不是像别的僵尸之类的身体状态,是吗?”

我不可否认的点点头:“对,千年时光了,你早就应该化作一团尘土了。”

我这话说完就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想要改口的时候,鬼将军却摆了摆手。

“无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预言成真了,哈哈哈哈...”

“预言?什么预言?”我隐隐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都到了这一步了,告诉你也无妨。”鬼将军含笑道:“大祭司算的果然没错!也说的没错,这世上果然还有你这种人!”

我越听越蒙,他说的大祭司应该是刻画那个壁画的人,只是,我这种人是什么人?

“你知道吗?”鬼将军继续说道:“为了今天,我等了一千零八十二年了。”

“你在等什么?”我追问道。

“等一个五阳命格的人,哦不,还的背负很强的仙缘,这样的人,百年难遇一个,与我相匹配的人更是十不存一。”说着,鬼将军从棺材里走了下来,现在了距离我十米左右的地方。

“和你匹配?出马?你要成地仙?”我有些震惊的看着他,难道他等这么久,就是为了成为清风?

这不符合常理啊,他千年的道行,不管去五大仙家中的那一家可都是举足轻重的角色啊。

可接下来他说的话,却让我顿时毛骨悚然了起来!

“不,我存在千年,身体内部早就破旧不堪了,我需要一个新的躯壳,而那个躯壳,就是你!”鬼将军狞笑了起来,一脸贪婪的看着我。

夺我的身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东西。

“哈哈哈...夺了你的身体,再用你身边的那条蛇做引子补补身体,大祭司果然心智如妖!”

我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应该是要上我的身,让后把我的三魂七魄打扫,从而霸占我的身体,只是...为什么他会说我身边有蛇?

现在我的身边只有灵儿一个人,他在说灵儿?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灵儿,也正是这一眼,我看到了一些让我熟悉的气息,龙奶奶身上也有这种气息。

忽然,我的正前方突然遭受到了一股劲风,我下意识的拿起桃木剑侧挡在身前。

轰!

鬼将军一掌打在我的身前,我拿起来的桃木剑被他这一拳打的轻颤了起来。

还远不止如此,我的手被阵的麻木了,桃木剑也脱手而飞了过去,我也被轰飞出去了数米远。

“噗。”我猛的突出了一口血水,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起来。

“牧阳!”灵儿迅速的跑了过来,慌张的把我抱了起来。

“呵呵,反抗是没有用的,你现在唯一的依靠已经自断双臂了,不要反抗,你会少一些痛苦。”鬼将军狞笑着一步一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灵儿,快跑。”我挣扎着想要起来,当时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拖住鬼将军,让灵儿跑。

可是我的身体实在太过虚弱了,根本无法起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过来。

然而也就是在我绝望的时候,灵儿突然把手伸进的我的衣服里,拿出了我放在内兜的乳白色圆球。

“牧阳,希望这件事过去之后,你不会抛弃我。”灵儿说完,眼神中露出一抹坚定的深色,随后便轻轻把我放在了地上。

我虽然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还是焦急的想要让她快跑。

我张嘴刚准备说话,一口血水却又再次从我的胸口喷了出来。

也就在这时,灵儿却说话了,声音极度冰冷:“在我看到那个壁画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一些,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干脆。”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有过来?”鬼将军止住了步伐,戏谑的问道。

“爹爹说,我要紧跟着牧阳,不能忤逆他的话,所以我就来了。”

我虚弱的看着这一切,内心却是十分震撼,灵儿好像并不简单啊。”

“来了又能怎样?若是以前,我或许会对你有所忌惮,可是现在嘛...你就是一个没了犬牙的老虎,毫无作用。”

“是吗?是因为我把我的内丹拿出来了?”灵儿轻笑了一声:“恐怕让你失望了。”

一句说完,灵儿伸出了手,漏出了那个乳白色的圆球。

“内丹!?”鬼将军的声音明显了,变得有些震惊。

内丹?我躺在地上,十分困惑的看着灵儿,那个乳白色的球是灵儿的?

不可能啊,这东西是我养的叫做灵儿的那条蛇给我的,怎么可能是灵儿的东西?

可还还不等我继续思考下去,我的眼睛就看到了一个让我匪夷所思,甚至对我的世界观产生怀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