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此生得圆满与盛世长安

被神仙算计是一件很**的事儿,整出谋划下来,阿容一步步看着黄药师和钟药师渐钻进套儿里,也旁观着谢长青那算计人的手段,不得不承认一件事,谢长青就算是神仙也非得是个一肚子坏水的神仙。

这样的神仙上天一般是不肯收留的,所以才到了人间披着一张皮儿迷惑世人,她可就是那被迷惑了的么。

“现在你满意了?”看着嘴都合不上的阿容,谢长青不但是面上有笑容,心底更有不浅的笑意。之所以和阿容一块儿办了这么件事,其实更多的还是想让阿容知道,他并不那么遥远,也不是不可触及到内心。

随着那边一句“送入洞房”,阿容终于欢快地点头说:“满意了,太满意了,长青你可真能干”

笑眼瞥着阿容这模样,愈发觉得阿容骨子里的性子显了出来,原本并不算太聪慧、不太冷静,更不痴傻、天真。他的娘子只是个性子促狭而且天性狡黠的,她除了医药之道外,基本上就没正经爱好。

这样才好,谢长青喜欢看阿容一点点露出狡黠促狭的性子来,像是一扇等了许久的门终于开了一般,一经敞开便是满眼春风:“今年开始要筹备医院的事了,你得上点心。”

满脸是笑的阿容特得劲儿地点头说:“知道了,对了,说到医院呢,医师们那边都安排好了吗?”无错不跳字。

“这几年一直在培养医师,自然是够安排了,你且注意着安排,总是要慢慢开始试得去,也不可能一时间把全天下的药馆全易作医院。”谢长青一边说着一边和阿容往长青园回。

时年青尘和青迟已经两岁有余了,在众人疼宠赞扬里长大的孩子,自有一股骄贵之气,哪怕是小小年纪也看得出飞扬的神采。俩孩子越长脾气倒越像谢长青,都是一惯的好脾气、好笑脸儿。

只是在阿容面前可不这么着:“娘亲……”

一进了长青园,青迟先扑了过来,原本粘谢长青粘得不得了的青迟,随着年纪大了点儿,开始渐渐地粘阿容了:“乖,你不是和哥哥去看野毛子去了吗,它怎么样了?”

“又跑没了……”扁着小嘴儿,青迟小眉儿一急,那小语气要多幽怨有多幽怨,听得阿容直想揉着女儿的小脸儿捏上几把。

“阿爹很高兴”青尘好给人下定语,一看谢长青回了屋就没停过笑,于是他就下了这么个鉴定结论。

点了点头,谢长青伸手去抱青尘:“嗯。”

冲着谢长青伸来的手看了两眼,小小的青尘石破天惊地来了一句:“我长大了,不要抱抱……”

“你长大了……”谢长青挑着眉上上下下看了自家儿子一圈儿,然后指了指凳子说:“还没张凳子高也叫长大了,等你时候像娘亲说的那样,能上房揭瓦、上树掏鸟窝地让人又气又担心的时候,才能算长大了。”

……

怒视了谢长青一眼,阿容说:“你就这么教孩子的,青尘……爹的话大都是对的,可这句话不对,时候你能……”

听得阿容半晌没“能”出个结果来,谢长青笑着看了她说:“能?”

“能娶媳妇了。”

说自己长大了的青尘还是跳进了谢长青怀里,扬着小脑袋看着谢长青,谢长青遂揉了揉下巴说:“自个儿都没做人媳妇儿几年,就想着儿子娶媳妇,你也想得太远了。”

媳妇儿这个词有点陌生,于是青迟跑到谢长青身边,全身靠在谢长青腿上,娇滴滴地问道:“爹,那叫媳妇呀?”

又抱起了女儿,谢长青答道:“娘亲就是爹的媳妇,那你说媳妇是呢?”

本来在那儿期待答案的阿容却听到了儿子的话:“啊……那我不要媳妇”

而青迟也犹豫纠结地看了看阿容,然后有些勉强地说:“我说不要娘亲会难过的”

一点儿也不难过,阿容怒视着这俩鬼精鬼精的孩子,这俩倒霉孩子哪有这么说话的,她做了就被他们俩下了这鉴定结论:“为不要,我又不吃人。”

“可是娘亲用针扎人”青尘和青迟这时候显出双胞胎的默契来了,两人齐声声地答了一个答案。

听得阿容是想哭哭不出,想笑笑不能,拿手戳了戳俩孩子的脑袋说:“你们俩个笨孩子,别跟人说是我的娃,那是在治病,而且也不疼。要是疼的话他们不会喊呀,要是疼的话他们下次还能来啊”

“病要喝药才好。”俩孩子多在炼药房里看汤药和丹药,出诊的时间并不会领着,孩子还太小针灸这些东西容易引起小孩子的好奇心或是恐惧心,暂时不接触为好。

哪想得到俩孩子不知道时候看到阿容给病患施针,于是开始有了这么个说法儿。

“来来来……不要客气,让你们试试就知道了”说完阿容一边掏针包,一边去抓青尘和青迟,惹得俩孩子尖叫着跑开了,满屋子躲藏避起阿容来。

俩人才围着屋子跑一圈就气喘吁吁了,最后还是青尘有主意,跑到正含笑看着母子仨追逐的神仙爹那儿,连跑边尖叫着说:“阿爹,救命啊……”

“对啊对啊,神仙爹救命,打倒魔鬼娘亲”这就属于故事听多了,而且还是东、西方,仙和神的大杂烩。

可是神仙爹骗起人来总是不偿命的,笑眯眯地看着俩孩子,于是俩孩子以为神仙爹会保护他们,结果俩就被按住了,然后由阿容施以暴力手段……

等让俩孩子领会到针灸不疼后,阿容才收起针包了,就在这时外头忽然有人来传话:“爷,夫人,肖大人来了,正在堂前等着。”

哟,肖校尉,这位可也是刚成亲不久,娶得么……当然是小稻了,自打这俩成亲后,日子也叫一个鸡飞狗跳猫上梁。

“怎么了,肖大人正新婚不在家里腻味着,怎么跑到连云山来了。”阿容和谢长青坐下后,阿空才这么问道。

却见肖校尉面有些忧色:“皇上一直没子嗣,这些天朝里愈发起了谣言,我今天一是来送小稻,二是来向平郡王和郡王妃求个法子,这事儿上怎么看都像是……”

明白了,阿容心里不由得有些莫明荒唐的念头,竟然是不育症么……其实她想多了。从前的安亲王可是个多情风流的,要真不育就没这么收敛的事儿了,早得名声坏到各楼各院进而去了。

前些时候谢长青去过宫里,当时还给皇帝请了脉,于是谢长青说道:“断然不可能,脉相很平稳,皇上乃习武之人又正值壮年,原本就不能有这些问题。肖大人,你不是需要找我们要法子,有些事用药之人能帮忙,有些事却帮不了。”

有些事?肖校尉心里揣测了一下,然后就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至于内容么还是不在这俩位眼前说比较好:“那……我回去了再劝劝,皇上也不能总这样下去,要不然迟早得招来乱子。”

这时阿容想了想,吩咐人拿了绝笔来,最后在纸上写了四个字——“盛世长安”,写罢了吹干递给肖校尉说:“肖大人,你把这四个字带给皇上,请皇上为这天下长治久安……咳,在保重身体的同时,雨露多施开枝散叶,一切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毕竟同是来人,周毅山在位,总能在某种程度上帮一些忙,比如制药厂里的设备器材和各类东西,比如促进这个时代的医药发展,以及健全医疗体制,这些都需要周毅山……或者说皇权支撑。

“为写这四个字?”谢长青有点想不明白,写得望君珍重之类的或许更合谢长青的预期。

“治了盛世长安我才能继续窝在这里有夫有儿女有安稳日子,所以要盛世长安,为了天下他得多努力啊”阿容说完就不厚道地捂嘴笑了,不知道宫里那位皇上听了她交待肖校尉转达的话时会是样的表情。

表情?

肖校尉把话一说话完就退到一边去了,他可不想被任何情绪涉及,他现在正是幸福美好的时候,可陪不了各种忧伤情绪。

然后肖校尉就在周毅山脸上看到了各种表情,最终却是一声长叹无言以对,沉默良久的木然表情最后也没有松动,末了收好了那四个字,周毅山说道:“拿去裱起来。”

……

自这以后次年末,中宫皇后诞下嫡长皇子,接着三宫六院皆有所出,儿女各不一,有了继承人的周毅山顿时间安稳了,再也没谁有话儿说。

医药分家之事也顺利进行,阿容的《本草集》已然渐渐地取代了药典,成为用药之必备的一本书。更重要的是她的人生终在谢长青这儿得了圆满,这比一切外在的成就都更美好。

而周毅山也践行着他盛世长安的治国之路,这世界……他和她都来过,虽同来却殊途,虽殊途却终各有所属。多年辗转,他们在风雨春秋后,也各得所安,各自圆满

这一世,皇帝会记得一个叫容雨声的女子留给他的两副字,一副是伴了他一生的信念“盛世长安”。

而另一副则是“八卦楼”的“名言”——“若问乡籍,此心安处”。

永嘉十一年,京里多了一座八卦楼,从此以后永嘉便迎来了最繁盛灿烂的时代……

小楼——此生我必践守所有的承诺

(大结局)

或许……明天还有番外……

————————————————————

(奔走相告,姐又写完一本文喽幸福啊我说过要让虐周毅山,我觉得只需要最后几句就足够了,那样就足够了番外写的也许就是这一时期的周毅山,咳,雷者慎入

嗯,这一本文呢太感谢大家陪我一块儿看这小药女的穿越之旅行,每回写完一本文,都忍不住要想起那句话来——“蒙君不弃,愧难倾城”。小弈的文总是有那样这样的不足,承蒙大家关照,一定会更加努力,希望有一天能是“蒙君不弃,已见倾城”。

谢谢亲爱的娃们,咱们下本文见……新文二十号左右开坑,小弈码字以来真的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所以给自己放半个月假。

嗯,同样每本文结束都要祝大家幸福,在这尘世里获幸福,不论是微小的还是很圆满的,都要幸福。

幸福才是人生最重要的元素

也希望我的文在某一刻曾让你们幸福过,谢谢亲爱的读者们,你们真好

所以我会一直写下去,直到白发苍苍,亲爱的读者们,我们就此作约可好,我写到白发,你们看到白发,如此一生也算相伴相守,这便是幸福的一种)

—————————————————()

...